大诗界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山城子

《大诗界》总第115期·自诗自评专刊(请自己来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7 16: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卢兆玉主编点评
发表于 2020-10-29 09: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卢兆玉诗人
发表于 2020-11-17 22: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诗他评:诗歌三首


诗歌作者:澧有兰


高楼大厦

四面高楼林立,而城市广场
几位烈士露宿街头,成为无房户

仿佛他们制造的不是
楼盘
像一门门炮弹
2020/9/10


在宠物店

不是我,不想干人事
不是我,不想说人话

是想找个地方
说人话
做人事
2020/9/7


非常正常

放牛娃怎么了
朱元璋不照样是皇帝吗
流氓地痞怎么了
李卫不是同样当上了从一品
贪官污吏怎么了
不高官
怎么可能成为巨贪
2020/9/4


诗歌评论:古不为

《高楼大厦》仿佛他们制造的不是/楼盘/像一门门炮弹:这些炮弹是愤怒的吗?要射向哪里?烈士们希望射向哪里?

《在宠物店》不是我,不想干人事/不是我,不想说人话/是想找个地方/说人话/做人事:言外之意,想干人事,说人话,根本就找不到地方;现有的地方,都不能说人话,干人事。这是地狱啊!藏而不露,知而不言,含蓄蕴藉,言在此而意在彼,手段实在是高。

《非常正常》放牛娃怎么了,朱元璋不照样是皇帝吗/流氓地痞怎么了,李卫不是同样当上了从一品/贪官污吏怎么了,不高官/怎么可能成为巨贪:一句一问,层层递进,抽丝剥茧,引而不发,杀人不见血,真是一把犀利的快刀!

诗短意长。微诗之要,类似武术中的寸劲,关键看发力时机,即所谓沾衣发力,随沾随打,一击致命。这三首小诗最能体现寸劲发力的特征。点赞问好!



发表于 2020-12-23 11: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之后
文||刘苏慧

孙儿送进乐园,电驴赶进南山
这一日始于忙乱,还将终于重复
这是成长,豁达者自我慰藉
而我深谙,夕阳的余辉
会被新生的希望吞噬
正如公路隔离带上
那些被强行切除了部分肢体的景观树
站立着別人的意愿,托举空泛的向往
春天不远,怀抱风雪
走在几个节令之后的路上
扫落叶的保洁工,手持水枪
喷卷残秋,驱散劳作的沉重枯燥
就像我,小坐片刻
听从洗衣机嘀嘀召唤
走向阳台,一件件晾晒
儿孙绕膝的幸福
和被幸福窒息的流水落花


自评:
这首诗创作于2020年的小雪节令之后一天早晨,是个偶然。那天早晨送幼儿园的路上,看到路上景观带上的风景树,齐刷刷被剪去了伸出来的那些曾经开满花的枝丫。入冬了,这是对这些景观树的必要措施,这样子到了春天新长出来的枝条才能如人所愿。当时一见心有感慨,说不清啥滋味。把娃送到幼儿园,回来的路上,再次被那些光秃秃举着拳头一样枝干的景观树打动。回到家,坐下来刚休息一会儿,洗衣机就在提示我,该晾晒衣服了。退休以后,本想着可以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过得自由浪漫些,做一些自己想做而从前上班没有足够时间来完成的事,可是女儿让我去帮忙带外孙。中国式家庭,好像父母给儿女帮忙带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心不去相帮,又怕女儿受苦累,只得答应了。可是心里总还是不甘于就这么耗掉了几年大好时光啊。这种心情,也不能跟孩子们去说,只有写进诗行里自我倾诉调节。这是这首作品的一个作用,往大处看,其实代表的不仅仅是我自己的处境。在小区里遛娃,经常遇到一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中老年人,他们背井离乡,来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带孙辈。有的儿女们孝顺的,还能考虑到老人的心里感受,平时休息了,就自己把孩子带去让老人放假,有的就是觉得老人带孩子是应该的,甚至包括家里所有的家务。这些年轻人虽然生了娃,还以为自己是娃。我可以把感受寄托在分行里,那些不会写诗作文的老人呢?有几位老人和我聊起来,就一边说一边流泪,说他们从山西来,从安徽来,从浙江来,从东北来,有的是夫妻俩兵分两路,一个在大儿子家,一个在小儿子家。带娃,洗衣,做饭,搞卫生。更有甚者,有一家的媳妇儿让婆婆手洗衣物,包括自己换下的内裤。稍有不顺心,还要给婆婆看脸色。所以,我写了这首小诗,不仅仅是倾诉我个人的一些无法言说的心事,也是整体这些儿孙绕膝的父母辈们的一部分人的共同心声“走向阳台,一件件晾晒/儿孙绕膝的幸福/和被幸福窒息的流水落花。”
诗歌来自生活,高于生活。我的诗观就是我手写我心,记录我来尘世行走的痕迹。这首小诗,一如我其他的作品,写的是小我,借以抒发心胸,同时也融入现代色彩因素,是小中见大,让诗歌有一定的承载。

点评

倦客好! 预祝新年吉祥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2-29 20:04
发表于 2020-12-29 20: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陵倦客 发表于 2020-12-23 11:45
小雪之后
文||刘苏慧

倦客好!

预祝新年吉祥快乐!
发表于 2021-3-11 11: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肯色的旷野的风

阿肯色的旷野的风吹拂
乱石穿空
一条无名的河奔流
万壑沟涧
一只小鹿惊张
回眸 消失
山野的枫叶铺满山谷
不知名的野花覆盖山涧的小径
远处的山坡处
一处炊烟点亮这个即将入夜的夜晚
那个疲惫的旅人回来了

我回来了
春风雨露的山间
鸟语花香
我锦锈前程的旅途上
一些风沙和黄昏后的夜晚不能忘记
一些空旷的风
遗失 拾起 树叶被遗忘
我的回忆被再次搁置。

点评

一首给人带来阅读流畅感的诗,自然亲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4-20 17:21
发表于 2021-4-20 17: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礼岳 发表于 2021-3-11 11:15
阿肯色的旷野的风

阿肯色的旷野的风吹拂

一首给人带来阅读流畅感的诗,自然亲切。
发表于 2021-4-21 16: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卢兆玉站长
发表于 2021-4-25 11: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卢兆玉站长
发表于 2021-5-22 06: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锦瑟

哑榴


一轮浩月当空,他向声音的源头望去
玉石山上发出奇异之光
锦瑟之声,绕梁三日
“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
蝴蝶沾着雪粉,闪闪发光
古老的鱼,长着白髯须,游向大海
声音,正穿越三千年丝绸的时光
也穿过了一座死寂的石头城
一堆,空心的,乱石
正做着淘金的碎梦
却,什么也听不见


[哑榴浅评]

自个评自个,多少有点王婆卖瓜。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也更抵近原诗的最初的意义。

古之山水孕育了博大精深的古老文化。代代宗师。这是有渊源的。古鱼,白髯,我有所指代。浅沟涸泽断然长不出这模样的巨物。

纵观今日,淘金疯狂,谁去滋养内心那块含玉的碧石?空心石头其实是空虚。空壳。空心的石头多了,山川怎么会奏出大音?只有一片淘金的碎响,一地空号。
发表于 2021-5-23 17: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37.饮影
哑榴/安徽

老树下的影子们
聚而散。分又合
从未走远

这回轮到老树,在酒盅里
泡着夕阳如血
慢慢咽下一一

“大地的阴影会升到天堂。”

[哑榴浅评]
最孤独的影子是自己。聚只是此刻。谁都有饮到人走茶凉,只剩一人。直到一个人也不剩。

那一瞬,夕阳落下,不见夕阳下的长影。
那又如何?黎明照样升起。
所有的影子会夺路四散,落荒而逃。

天堂没有孤独。
发表于 2021-5-26 16: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卢兆玉站长
发表于 2021-6-9 15: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卢兆玉站长热情点评
辰奕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21-6-16 14: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诗展公众号|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留言薄|中国成年人诗歌界限网 ( 苏ICP备14046093号 )

GMT+8, 2021-11-29 00:57 , Processed in 0.10004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