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8|回复: 10

《大诗界》总第115期·自诗自评专刊(请自己来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 09: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诗友们自己动手来贴稿
 楼主| 发表于 2020-9-1 11: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的自诗自评


野菊
文/山城子

生来不懂大红大紫
只餐风饮露,闲散着年华
逶迤的山山岭岭,
多么壮美辽阔的家


【自我简评

曾有那么几年,每至中秋前后
我就随同老伴儿到山上采撷
每次都是满满的两大塑袋儿
回来在储藏室门前铺开晾晒
干了之后装枕芯,剩下的泡茶
倒不是为了这小小的用途
高兴的是锻炼了身体又能赏花
坐在山石上,风儿清拂
灵感已经在左右悄悄蹦跶
就发现它们朴实闲散如我年华
或者说,就是在写照我的心情
写照我清贫又乐观的五口之家
于是以《野菊》为题为喻
写下这首小诗坚守我的豁达

2020-08-18
于夏云镇


石竹花的传说
文/ 山城子

千百年前,千百年前,北国的大山里
一户人家,母子薄命相依,薄命相依
一年四季,风风雨雨,雨湿风凄,霜冷雪弥
日子,过得干干巴巴,没滋没味,无意无趣

且说儿子名叫石竹,石头的石,竹子的竹
他不幸患上了夜夜尿床的病,被子湿漉漉的
湿漉漉的。散发出很难闻的气味,令人窒息
这就不好办了——想娶媳妇谁家姑娘说愿意

别说天有不测风云,地有不测风雨,总是世事难料
难料也不能屈服,不能气馁,八十岁没让狼赶上
赶上怎么样?怎么样?咋也得跑,跑不动也得跑
那不光彩的病就是狼又咋样!有母亲,就有希望

母忖:欲娶个媳妇必得先治好了儿子的病
于是,母亲决定上山采药,不管大山有多高
再高也要爬上去,爬上去才能找到那种药
是一种什么药呢?母亲也没有具体的样貌

反正得找,找到了才能把病治好,把病治好
“把病治好”这四字,是支撑、是力量、是目标
于是乎天天上山,山高路远,乱石嶙峋荆棘荒草
难免,难免要遭遇豺狼虎豹,熊瞎子立起来挡道

没什么了不起,哪怕是雷霆万钧,风狂雨暴
没什么了不起,哪怕是刀山火海,火势嗷嗷
布鞋,磨坏了一双又一双,磨得双脚起了血泡
血泡磨破流着血,血染山石,血染山道

那都是从母亲的心,流出来的呀,流吧,流吧
为了儿子哪怕流干了,只要能把儿子的病治好
只要治好,要怎样就怎样,包括摘星星,揽月亮
只要治好,什么都敢,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重要

一年过去没找到,两年过去没找到,三年了还找
有心的花仙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怜可敬啊
美丽善良的她,被感动了,被感动地停在云霄
仙袖轻拂,飘飘摇摇,落于林深处,等母亲来到

母亲将到未到之时,仙子已经把五瓣儿红花开好
开在路旁,如火如荼,山风一吹,仿佛都在笑
谁家的姑娘?母亲看见仙子,心里嘀咕好好漂亮
若是给我儿子当了新媳妇,该是多么多么美妙

仙子抢先搭话说,这位婶子您好,我是邻村的
听说您要为您的儿子,找一种医治尿床的草药
这个我最熟悉了,就是这路旁的开着五瓣红花
采撷回去,用水煎服,喝够了十天,保证治好

母亲喜出望外,说谢谢姑娘,说真好真好真好
于是采撷了一篮子,回到家就生火添水开熬
可怜天下父母心,没了父亲只剩下了母亲的心
母亲的心,是大爱的心,是坚韧的心,是热心

十天之后,儿子的病治好了,母亲乐得真开心
于是托媒人到邻村,去找那位漂亮的姑娘
还真真地找到了(百花仙子有意变成那位姑娘模样)
呜哇嘡,呜哇嘡,鼓乐喇叭吹着娶来那位姑娘

这传说太美丽,太理想,歌颂了母亲的伟大
天大地大,地大天大,也不如母亲的恩情大啊
这治疗尿床病的花,还没个名字。村人们说
就石竹的名字给这花吧,这花就叫做“石竹花”


【山城子写后】

信息时代,采撷知识真的太方便了,没有什么可以不知道
有一阵子,我写花卉微诗,每种花卉,都有传说
我就“百度一下”,度来啰哩啰嗦的关于那种花的传说
为了成个像样的文章,于是我就努力缩编,稍稍地润色
然后附于那首微诗的下面。每天一花,记不清写了多少
今天突发奇想,花的传说可不可以改成诗的形态呢
于是就动笔,仿佛春耕一样趟垅播种,或如插秧了
一垅垅,一行行,又像赶着一群词语的山羊踏上山岗
改编这事,不比创作。创作是靠灵感的支持,很有力量
这总有些心力不足,仿佛是把散麻搓成绳子,很是费劲
费劲就费点劲吧,就算做一次改编的试验,成没成功呢
成没成功,那就得看叫不叫诗了。可究竟什么是诗呢?
一人一个说法,统一认同的说法当是文学的语言的艺术
其实叙事很难艺术起来,最好是能渗透一种真实的情感
于是我就抓住了母爱,并且为了强化这种伟大的母爱
就不时地反复、回环、排偶、排比、复沓,稍稍艺术化
稍稍,咋说呢?就是稍稍算是诗?稍稍有了些诗的味道
有味道就好,有味道就可以封存起来,深藏于窖
只有深藏于窖,才能慢慢地发酵,稍稍就不再是稍稍
而是真正的好味道。这算不算经验之谈,毕竟谁能知道

2020/8/21
于夏云镇



从临屏走廊溜了出来

/ 山城子

从临屏走廊溜了出来,主持人给出的根本已经忘记
恍然到了辽西。故乡依然是前岁的秋后
萧索的苍茫回忆着各式各样的果实
都在繁忙时被腆着肚子的商业鼓鼓囊囊裹挟而去
这样就好,氛围至少符合我一个人徜徉的孤寂
乱叶中忽然趟出一穗又一穗亮眼的金黄
薄雨洗过的月白的花生脚脚儿也让人惊喜
不停地哈腰之后腰不酸背不痛
编成串的拎着聚在塑袋里的提着都是高雅的乐意

2010-1-23
于贵阳市金阳新区

《大诗界》小雪留言:
老城子也有采菊东蓠之所?!
羡慕,很很地羡慕!

《大诗界》主编卢兆玉留评:
城子的诗,很多是生活化的。他还诗歌于生活之本来,质朴而自然。
诗言志。此志所在啊,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生活里的诗并为之努力。

山城子自评:
    “临屏”,这里是指正在参加诗舞活动。活动中,我就溜号了,忽然想到2018年秋,在故乡度过的很惬意的捡拾玉米和花生的情形。这是在大姨姐家做客。半个多月的时光,闲ian得没事又闲不住的我,天天就在辽阔的大地里徜徉。收过的玉米地里踩着垄沟走,不时就有遗落的玉米硌脚。于是就拾起来。每天都能捡到半袋子。雨后的花生地,就更吸引人了,白白的花生脚脚儿,很显眼,就像一双双亮眼睛望着你。你就捡吧,一个又一个。
其实,也不值几个钱。这不是钱的事,而是一种同于儿时一样的乐趣。生活在乐趣当中,心情就大地一样地开阔起来。
我的诗文本,总是如实地行走,但其间不时地要艺术一下。一下、再一下、又一
下。有几下,就艺术起来了,就诗性了。
本诗的艺术在于:
  • 起笔的“溜出来”是动补式短语的化虚为实的活用;
  • “回忆”是拟人式的词类活用。遂使“苍茫”人格了的同时,名词化了;
  • “腆着肚子”是拟人式活用,于是,“商业”也人士起来了;
  • “孤寂”是形容词活用为名词了;
  • “金黄”也是。
  • “乐意”,是心理性动词活用为名词。

   词类活用,属于积极修辞。在当下的诗写中,被广大诗友有意或无意地无痕地运用于文本,从而灵动美丽了诗歌本身。

发表于 2020-9-1 18: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的芳华


诗的芳华
来自语言
但更直接的来自生活

来自电饭煲式的
煲饭的记忆
来自

煲盖的紧致
一道密封圈式的
加密

水的沸腾
和热的鼓励
使每一粒米膨化

疏软
香甜
揭开热气腾腾

就热着吃吧
每一粒
透亮晶莹

浪漫
是在怀里的时候
怀抱着的不许泄气


2020-09-01即兴小诗一首 《呈山城子·诗的芳华有一个密制的过程简单而激情如电饭煲煲饭一般》

http://www.shigetang.com/thread-91742-1-1.html


点评

这个比喻生动形象,使诗的创作过程上升到了全面的感觉!  发表于 2020-9-2 10:37
或标题《即兴小诗一首-呈山城子·诗的芳华有一个密制的过程简单而激情如电饭煲煲饭一般》  发表于 2020-9-1 18:07
发表于 2020-9-1 18: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诗友们加油!!!
发表于 2020-9-3 06: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 词类活用,属于积极修辞。在当下的诗写中,被广大诗友有意或无意地无痕地运用于文本,从而灵动美丽了诗歌本身。”
                                                                                                                                                                         ——山城子


      如果说“精辟”、“经典”、“经历”这三者之间有关联,那就是时间——

     我相信:时间可以让山城子老师的“ 词类活用,属于积极修辞。在当下的诗写中,被广大诗友有意或无意地无痕地运用于文本,从而灵动美丽了诗歌本身。”这段文字成为经典!

       早读为快!

点评

谢谢朔南老师的鼓励!问好!敬茶!  发表于 2020-9-3 17:47
发表于 2020-9-3 07: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尽管有寻章摘句之说,有诗句之说,但始终没有语法之说。
中国古典诗的句子是由词直接构成的。
进而在章法上也是浑然无迹,赋比兴交叉使用。
自诗经至楚辞至乐府至五七言诗至律绝至宋词元曲,莫不如是。
中国的现代诗歌是与现代语法或文法互生的,这一文法或语法的存在,让诗能够写得很长而不凌乱,这也是西语诗能够动辄几千行,而畅通无阻、摇曳多姿的结构保障。至现代派以来,西诗的这一传统被颠覆,但语法文法没有被扬弃,而沉淀于现代派的表现之中。但尽管如此,打乱了的文法与语法,已使其再难从容不迫……这一成果是由东诗西进引起的。
而我们的现代诗却是由西诗而来。当然这一西来,包括了西诗的传统与现代,更包括了语言在反复转译中所存在的介质之杂乱之交媾。随着现代人的多语特征和交际频繁——全球主要语体文化的一体化,因此现代诗的东西合流必成自然其翻译中的介质杂乱也将沉淀或被淘汰。
如果朦胧诗之前,中国现代诗的进程主要得益于西诗的传统,那朦胧诗及之后则主要得益于西诗的现代。
从中国古典诗歌中吸取营养或继承一直停留在意愿之上。
这一,表现在中国古体诗,尤其是律绝、宋词的影响,始终在形式上定格。没有或极少出现古体诗的新形式。
之二,现代诗中的寻根,回归,说白了就是历史名词的重新现出和泛化使用。有些,直接地在现代语境中嵌入了诸如唐朝,青花瓷甚至历代名人作为回归寻根的象征。大多连《雨巷》、《再别康桥》这样的化境都没有达到。
之三,中国古体诗一直归入在韵文之中,而且是韵文中至高无上的天尊。这一形意的结合,沿袭了数千年直至今天的古体新作,仍然非韵不诗。而现代中国诗,可以说已经远离了韵律的区域进入了语言的旷野。说明一下:韵,不只是声形的,还是音容的——那些协韵的词首先是表意的。当然在中国的古体诗中也不乏为韵而韵的诗例。
之四,中国现代诗对于古体诗的继承(没有继承就谈不到发展)既然停留在意愿之上,那么作为现代诗自身的发展,必然沿着现代新诗一百年的潮汐前行逐浪……
中国现代诗的历程:
一,中国现代诗是文化运动的产物,是在群体的意识推动下产生而发展而壮大的。思想性,即是现代诗的诗性。
二,既然是基于文化运动的,那么就是社会化的、时代化的。这一点不仅体现在朦胧诗之前也体现在包括朦胧诗在内的之后。
三,朦胧诗后的各种思潮无一不体现在现代诗的诗中。西诗的东进无疑说首先是思潮的东进。而这一东进的历程又以89年学潮为界,从显性转向隐性,从明喻步入象征。
四,89年之后,诗人的自我流放与社会化的重新崛起。这不仅体现在精英和草根的写作,也包括由此所派生的一切流派,名称很多,但姓氏有限。只是主流意识中诗人们还在继续流放……社会化的草根写作,受着精英化评论的压抑。而这正好和现实相反。
五,由朦胧诗揭开89年学潮激发的矛盾还将继续着在中国现代诗的历程之中……由是,中国现代化的发展是社会的也是诗的必由之路。侧重点在选择的方向。
六,至于形式问题,见鬼去吧。一切的形式,都可以是诗的形式。包括格律的,自由的;押韵的,无韵的;分行的,不分行的;散文的,小说的,戏曲的。凡语言之形式,皆可成为新诗的形式。而最常见之形式:分行,押韵或无韵。排列,齐整或自由。在诗的进一步散文化之后,散文诗失去了独立的意义。诗小说或诗剧,将呈现上升的格局。而中国诗的短制,这一基于即兴的抒情的现代化的运作之后,仍然占据着中国现代诗的主体。
语言,一说是诗的根本问题。
中国现代诗的语言渐进:
尝试派只是一带而过。中国现代诗的语言便朝着白话的包罗更广的现代汉语方向前行。通俗,易懂,语体化,散文化,便成为一条主流。
那么什么是通俗
通俗即通众。俗,不等于低俗,也不等于庸俗,是习俗,习惯,是大众或民众、民俗的方式,是群体的表意,民族的文化,也是时代的倾向,其中不乏新潮流的涌动,总之她是大众或群的拥有,而决非一个人的独创或独立。那一将个人置于大众或群体之上的方式,即不是通俗的方式。如:过度的标新立异,咬文嚼字,引经据典中的穿凿附会,修辞学中的隐喻而至晦涩,拐弯抹角下的含沙射影,玄学中的玄之又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消极而非积极的取舍,凌乱、破碎、支离、词不达意……都不是通俗的方向。
而易懂是通俗的同位一体。通俗的一定易懂,易懂的必定通俗。
所谓的精英化写作,不是逃离大众,而是将通俗、易懂更加文明化、精练化、文本文体化、现代化,即通俗易懂下的去芜存菁。
语言,大体包括口语、书面。新学中提出脑语之说。即存在于大脑中的语言体系。这是一个人的长期的语言积累,也是他口语、书面的习惯与方式。其方程式是经过了脑髓(思想与情感)的洗礼与过滤,是一个较之于口语、书面的个性化自愿化自觉从而精确的选择。而说出来的便是口语,写出来的便是书面,不说未写而驱动于肢体时便是形体的动作语言,作为诗人把肢体的行为动作描述出来的便也是书面。这就是现代语言的特征,也是脑语的不能例外。那一过分夸大脑语体系中意识与潜意识合流的能动性而神秘化的表述,是对脑语来源、形成、积淀的歪曲和故弄玄虚。一个人的经历,阅历,都存在于他的脑语的体系中并经由着长期的酿化。但相比于社会、大众、时代生活中动态的鲜活的随机的口语仍然缺少一触即发的现场感、真实性和过于程式化、固化;相比于辞典、辞海,仍然略显语言的贫瘠。
现代诗是由诗人经由个体独立完成的。这已经成了共识。超史诗的跨年代的作品最终仍然由少数人整体而成。单件的民歌、民谣依然出自个人。也正此,诗被误导为纯粹个人的产物。但,我们忘了——诗人,首先是人。纵然是少数,这个少数也仍然分散地存在于多数之中。因此,作为诗人仍然是社会的或群体的一分子。一个完全独立于世外、自然、和他人(如今的线上线下)的人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的说这只是万万分之下。死囚还与外界有关关系。





点评

赞同兄弟的论述!!  发表于 2020-9-3 21:20
发表于 2020-9-12 21: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身后眼前 于 2020-9-13 07:01 编辑

同一题材短诗两首——

《岳母回家》
文//身后眼前

年近八旬,岳母年年嚷着回老家
城里的儿女们不答应
他们都是很孝顺的孩子

岳母仍然固执,她的话就是一句
“年纪大了。”
她没有说落叶对根的眷恋

她不知道南山,不懂采菊
更唱不来“胡不归”的歌谣

回到老家的岳母唯爱在后山上转悠
她弯腰弓背,比肩山脊,以及身旁的一座坟茔

2019.10.2.晚。

-------------------------------------------------
《草木之春》
文/身后眼前

城市留不住年迈的母亲
母亲执拗不再在城里长住的原因,儿女们也都明白
大家都没有说出那一个字

回乡下之前,母亲照例将儿子屋内的旮旮旯旯清洗了一遍
出发的时候,母亲一脸灿烂的微笑
像要去赶赴一趟乡约,集会

如今通讯发达,虽然远隔千里
儿女们与母亲的交流依然不断。儿女嘘寒问暖
母亲絮絮叨叨,千叮嘱万叮嘱

通讯总归不能代替身边的陪伴,却也无可奈何
母亲说,儿女们都很忙,回不来乡下
儿女却怪母亲为何不总长住在城市

那一天终将到来。届时
儿女决不会缺席,哪怕是万里之外,他们也一定要星夜兼程
赶回老家,与母亲做最后一次陪伴与永诀

设想,未来四月细雨中的一天。老家坟地
又多了一抔黄土。儿孙们照样摆上花圈,烧香,鸣放鞭炮,念叨
跪拜,让周身的黄土与草木高过了头顶。看漫山遍野的草木绿过了又一回


2020.9.12.

自评:
     所作实有其事,有感而发。前者就事论事,后者对主题进行了拓展,主旨——“人生一世,草木一生”。想来,人在世间万物中也不过是一份子,亦如白驹过隙,造物主真乃威力无边。
     至于艺术上,采用的是最朴素的口语,摈弃自己近年多使用的“现代派”手法,倒也非故意,而是信手拈来,顺其自然吧。
     写这诗我也是动了真情的,也希望能够感动观者。若不能,则证明写作失败。

   2020.9.12.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