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69|回复: 1

读天荒一隅的《初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4 13: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夏  

夏越来越近,春花有些伤感。而绿正在深下去
那些馨香挂在播种的篮子上
她用她的手唤起种子再生的欲望。

清晨,雁总是按照生物的时钟衔来朝霞
悠扬坠落的雁鸣,催发渺小的生命。
黑色的土地,用自己的乳哺育万物。

夏从不问津你从哪里来,是人类种植的谷粒
还是风吹来的什么野种子
她用她的温度勾画自然,搭建一座座乡野的桥。  

复苏有些笨拙,新生以卑微的声音,与江
组合大自然的又一个声部
夏为这个旋律欢欣,她喜欢你在她的襁褓中诞生。  
2009-4-26 4:52:44

  春耕夏种秋收冬藏,这四季一年的循球往复,滋养着生生不息的人类。诗人天荒对于自然的挚爱,流动在他的诗行里,在阅读他的诗歌的同时也一次次唤起我对自然的感恩。天荒的诗是自然的平静的,这种平静有如大自然的宁静一样,把浮躁的众生引向崇高,使诗的一次次礼赞,成为诗人对于生存的颂歌。
  在阅读了诗人刚刚完成的大量有关春天的诗作之后再读这篇《初夏》踩着诗行平缓的节拍有如随着自然节律走向了夏天……
  初夏或者春末是容易引发伤感的,前人的诗作这时候表现得更多的是惜春之类的主题。对于这一情感天荒用“春花有些伤感”数字一带而过,因为这不是本诗的主题,诗的主题是随后的一转“而绿正在深下去”衔接得如此自然有如天衣无缝。读天荒的诗有如观赏风景一样,那美不胜收令人陶醉,怡情怡性,但观赏归观赏,自然所付与给人类的需要人类的辛勤劳动做为填充,否则就会荒芜。所以在天荒这些以写景为主的诗作里总是呈现出人类劳动的场景,而且使其成为主体,呼唤生民对于劳动者的追随——劳动是人一生的权利,丧失了劳动力的一是老年人一是残疾人,人类的婴幼儿期童年期不在此类,但几乎在童年,人类就在温习着对劳动的讴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中国是一个农业国,而做为第一产业的农业永远是人类生存的前置,民以食为天。
  “那些馨香挂在播种的篮子上/她用她的手唤起种子再生的欲望。”诗题是初夏,夏种的开始,而种子是去冬的收藏,所以这里用再生一词是何等的精确。诗作是天荒的诗作也是此前收获的诗种的再度播种,这一语双关,让我们对诗人的劳动寄予了更多收成的希望。
  夏,在这首诗里是大自然的代名,大自然是厚爱一切的,无论是谁只要你认真付出你就会有所收获。“夏从不问津你从哪里来,是人类种植的谷粒/还是风吹来的什么野种子/她用她的温度勾画自然,搭建一座座乡野的桥。”桥,是通往彼岸的,是人类至达希望的必经之途,有了桥便“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初夏啊,你让我们憧憬着秋天的果实,也憧憬着天荒更多的诗章。

                   与诗为伍09-04-26记於中国成人诗歌网
发表于 2010-8-1 14: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才看到与诗的评,心存感谢地收藏了。
问候朋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