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41|回复: 9

天荒一隅最新作品(09年12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0 17: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雪 于 2009-12-29 00:57 编辑

(小雪辑稿)

[小雪标签]

最新作品,只收录作者本人在中成自09年12月起所发主题,其他先期发表于中成的文字将收入诗选中。
又,别的会员的新作也将从列项的当月起迄。如系旧作,请在中成发贴时,务必标明创作时间,以便收录于诗选中。



绝句 关于海(完整版):

用另一只眼看海(组诗)

文/孔祥忠(黑龙江)


第一次见到海

浪花不停翻卷,却止于沙下。爱,与离别
终日纠缠不清。潮汐无拘无束。

抛散的水珠,衍射刺眼光芒。我在虚无乡
祷告:“命运的最深处,不该都是残酷”
2009-12-2 5:11:38



蓝色的草原,柔板

哦,我的浪子,你终日在沙滩上被打上去
蓝里流出的苦涩,又一次被严寒结晶

时光总是明净的。在银沙滩我的敬畏
被漩涡燃烧,那火飞溅的蓝,不再游吟
2009-12-2 5:30:26



远方的海,憧憬

远方的海,在灰色的天空下荡漾一些温柔
憧憬,脱胎换骨。海床上我的骨骼

不知何时,也成为蓝色。我的爱人
让我无限接近你,亲吻你,融入你的酮体
2009-12-2 5:52:20



傍晚的海,弄潮

傍晚,海天茫茫。桐油浓了渔船木色
涛声韵律依旧。星光点缀缆绳拉扯的天幕

孔明灯升起。这个夜晚我拒绝飞翔,我只接受
海的威严,在波涛里呼喊在浪头上激荡
2009-12-2 16:02:02



褐色礁石的镜像

大河汇入海流,然后在亚细亚的季风之上
亲吻海妖,绽放回乡的欢欣

礁石像久违的兄弟,与浪花无休止地攀谈
一袭帆影,几点鸥鸟。安谧归于更深的蓝
2009-12-2 16:29:03



沙滩,想起漂流瓶

岛外,沙滩扬起炽烈的旗帜。五月
的漂流瓶,暗藏一个前世易碎的约定

连绵的清波,不必停靠不必倾述。蜡封
的无缘的青花瓷,我该怎样敲出你的密码
2009-12-2 16:56:29



在渔村胡编故事

海蛇游动,发出罂粟开花的声音。海水
无毒。海雾透露几丝白光,大洋深处

一场婚变被移花接木,海边开遍白玫瑰
飘雨的夜。一只海豚在讲风流韵事
2009-12-2 17:25:08



真实,海市

海把沙漠的影子铺开,叫卖一轴画卷
那幅干燥的潮湿,丢魂失魄

忧郁躲躲闪闪,甜蜜的时光太过短暂
崂山道士穿墙而过。我在海边有点晕
2009-12-2 17:43:42



与故人书

尘世,日升日落。我无法将大海
归为己有,还有铠甲和海盗的旗子

海洋末路。坠落的夕阳重温旧歌,引领夜鸟
寻找庸俗的约定,光阴被芸芸虚度
2009-12-2 18:00:32



图瓦卢,致命的暗示

蓝的芬芳,在阳光下蒸腾。盐--
永恒的钥匙,守护人类的命运之门

这个世纪,海不再神圣,海平线被愚蠢
侵蚀。12月,哥本哈根,你该开放怎样的花瓣
2009-12-2 6:43:15

注:如果任由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50年后,图瓦卢(南太平洋岛国,很小)人难在故土找到一块立足之地。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0: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桦林恋歌

那些留鸟飞过冰湖,在针叶上跳跃
我看见你携着瑞雪寻找遗失的果实
榛丛在田头挣扎着,白色的火走出暗夜
爱情来自秋季。桦树林包容不幸的人
它的黑眼仁洞穿远处的村庄
平原,谷穗压弯了你的腰
碾子正脱去谷壳,裸露碧玉般的迷恋
月光用银色抖落一些枫叶
却难以抖落你红里带泪的忧伤
花开叶落,沉浮随缘,谁又能够拒绝
秋后的冰霜。你已成为我霜花里的风景
你在我的深渊,一落千丈
谷底阴影里,你向我述说——
那些白梅花,那些花间鸟
那些亦真亦幻的景象。可我知道
那些都不容采摘,都不容我
用稍高一点的温度去温暖你冰冷的心

2009-12-10 9:30:22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0: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与一栋空房子对话十六拍



你已腐烂,即将坍塌。乌鸦
就在你相邻的老杨树上解开扭曲的时光
那些疙瘩,有些现在依然
像枯藤,到死都缠绕成死结
弯曲的阳光,深入根部为遗失的种子
取暖。风向变了,老鸦的基因
与前世尚无丝毫变化。因为雾
空气吹来的潮湿蒙受着不白之冤



时空隧道,逆时针旋转。那一年
冬季有些伤感。你扩大器无形的手
控制,舞台上悲壮的宣誓
放大到整个小镇。洪亮的声音
像书包里的红宝书释放些许失真
枪杆诗,燃起年青人最初的激情
一群阳光青年,高举红色的旗子
踏进难谙世事的光阴



风尘雪野。路一次次被西北来风颠簸
汽车如蜗牛背着重重的壳
在白色波涛间翻滚
你空洞的肠胃蠕动多余的盐酸
那些荒凉,不时袭击你的喉
语录歌按乐谱由弱到强,却不断
淹没在空洞的说教里
远处的村庄,那是你朝圣的天地



彩绸在腰间舞动,欢迎锣鼓响彻
边远小村。有谁知道
那些冰雪上朴实的人群,将进入
你终生的记忆。而记忆之外
你的青春的色彩正在流殇
有谁知道,这难忘的仪式和炫耀的光环
正成中国历史上难以评说的
壮举或流放青春的葬礼进行曲



你用我青春赌明天。再教育
说教像幽灵,徘徊于火热的理想
屋檐下,你的小喇叭常以
三突出的英雄壮志京腔京韵
纸媒介,迟到的三报一刊
字正腔圆玩弄你于掌股之间
煤油灯圆珠笔不断勾宝书四卷
茅屋啊,你见证了一个虚伪的党员



是的,你唱的语录歌多数
由劫夫谱曲,见了你们格外亲
则由马玉涛演唱。真正的艺术
与御用文艺鱼龙混杂
就像我锄地良莠难分。惆怅
被劳累粉碎在广阔天地
我挥洒的几点汗血,比起贫下中农
难以诠释世道转来转去



五月的田野,草香正浓
布谷的鸟鸣都有一种芬芳的味道
你在马尾巴后面融入另一个世界
你在春季播种新的希望
你用带老茧的手描绘那些庄稼
你把日子暗藏在蓝皮本子里
你在月亮进入云彩后里入睡
你的神情俨然像个朴实的农民



岛屿像一把镰刀,更像一艘船顶风逆水
江流,几十里水路秋光粼粼
浮生,注定在水一方
那些菖蒲已熟。苇荡开阔淡远
往南涌动白浪。在无人的彼岸
你扬起黑发眺望秋水
遥看浪子一颗游荡的心流落桑田
年华苦乐,向谁诉说



无形的绳索,让你无力挣脱
只有我疲惫的心灵与你相携
默默守望大江潮起潮落
不知名的鱼与水草为伴,江坡
蝼蚁钻进洞穴探求草根底下的奥秘
漫坡的绿,偶尔绕着我促膝谈心
石竹一花独放,却被我默默贪恋
小知青啊,这可是你一厢情愿



浪打沙石的声音仿佛渔夫咏唱
晚归的舢板宛若处女
摇得波光玉碎。你岸边的小村野渡
已落日西藏。孤独的水鸟
几声哀鸣只是寻常景象
你我同饮终是恍然一梦
愁酒一浇,不知所终
恍惚的心如抽刀断水欲说还休

十一

月亮荒芜着。梦里你我享受孤独时光
你的回声,像正落的雪一样
飘忽不定。直到天明
你若醒若梦,我似懂非懂
我想转身离去,你说--
人生如棋,你不妨盘算几步
该怎样下好这盘棋局
总不能玩耍光阴,虚度浮生,没有梦想

十二

秋的山楂树,红了满天星
命运的琴不再平庸
你不再用宿命的节奏,弹拨无序的人世
你时常求证自己--
青春之车该怎样逃逸庸俗的轨道
匆匆过客,卑微的帆
该驶向何方,远方的时光与此
并无二致,逃离终被黑土遗弃

十三

孤寂像一条枯树上的藤,难以游走
鸟巢因无奈而荒凉。秋叶的火焰
越来越弱。落叶下荒草凄凄
混杂其间的果实,被硕鼠收藏
农历的节气与事物的联系
相当微妙,青藤在死树上开花
结籽,黑手掠去的种子
却医治好你的困扰已久的神经衰弱症

十四

你无法深入发霉的事物的内部。为此
你同房脊的蒿草一样落寞
蓬间雀,衔来脱落的羽毛絮窝
我和它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稀薄的云在月光下终结
饥饿躲进孱弱的草房
寒号四起,孤苦伶仃的两行足迹
成为隆冬时节归乡路上的幻影

十五

你暗示我,在农事里搏击需要擦亮
铁锨锄头犁铧和所有铁器
与庄稼为伴,应视泥土为
自己的亲密爱人,要朝朝暮暮
面向沃土背朝青天。于是
我开始在老玉米的叶脉上抒写
人世的烟火,为小说家描绘苦涩的情景
在这遥远的地方制作原型

十六

你还说,在乌云密布的夜晚
你要做提灯的仆人,亮一抹烛光
小心伺候留在四季的劳累
生怕它轻咳一声吐出哀怨的气息
你温存的手总是像慈母一样爱抚我
颤抖的肋骨抽搐的肌肉
而今夜,我只想为你的灶膛
添几根劈柴,延续将尽还红的炉火

2009-12-15,于凤翔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0: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 生活被秋装在光阴编织的筐子里(外)

生活被秋装在光阴编织的筐子里

秋光很高,山崖低下来
叶子充满激情。溪水站起来歌唱
他从岩石间隙爬上瀑布
云彩浅薄得被秋风融化,而梧桐树
一枝独秀,像一个幸福的农家女
在林子里独享采集野果的快乐

树影里,林蛙鼓起红肚皮
钻入秋雨打湿的草丛。榛蘑菇如释重负
将才摆脱了腐殖质的纠缠
山玫瑰橘红的浆果比花朵更鲜艳
这些好看不中用的小妖果让人垂涎
蕨老了,他把一夏的能量藏进根须

生活被秋装在光阴编织的柳条筐子里
解构很简单——
追求让人劳累一生总不歇息
他距目标总差一步之遥
可他说,我不惧怕贫穷。过程比目标更快乐

2009-12-16

沉船记

信天翁在翱翔,窥视海底下掩埋的记忆
光阴被褐色的船体典藏
黄沙里——
史前形成的盐,在残存的瓷器上
刻画明朝兰花

珊瑚按自己的轨迹开放,木桨和桅杆
已不知道去向
那些水手留下的遗恨,被不整的衣冠包裹
他们走过的路,比前人
要高远,比后人更深沉

一条河流,又一条河流汇入大海
被海接纳的还有一副副
黄色的脊梁,随后是风暴,残云,木头和骨骸
大海,作我的知己吧
我终归要驾驭你,去往未知的远方

2009-12-15 3:55:58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0: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场雪,露出狰狞的记忆

起初,飘飘缓缓像一把软刀子
不知什么时候,它脱下伪装露出狰狞的记忆
上世纪
60年代的冬季

西北风合着尖叫。肆虐乡野,扫荡
我的村庄
它在一切可以钻入的地方,疯狂吞噬
人间的暖

牛皮靰鞡羊皮袄,狗皮帽子的
抵御。被宣布无效

逆风,时而侧逆。泪
滴在怀抱里的十字镐上


成冰

我倾斜身姿行走,脚失去最后的知觉
鼻子冻了

雪野茫茫,我不知——
该去何方
真不知
该去何方

2009-12-17 6:41:28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1: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不是终结,雪也不是

天短到了头,今夜的暴风雪
就从边地刮到千里之外
再往南,它累了
歇歇脚滴下的泪就开了花

桃花有约,燕子在飞
稻田的方格子里,秧苗钻出
平静的水
有一片雪花,晶莹地
亲她一下

冬不是终结,雪也不是
萧条
零落
还有疲惫,都是待放的
芽孢花蕾

2009-12-19 5:50:38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1: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的面具是过时的旧报纸

发黄的纸是你看到的脸面
老照片埋在第三版
里面藏着
陈年的种子
一只蛾子从里面飞出来
假设它中了油墨的毒
体面,成了黑色
爱不得已
愚不可及
痛被卷在纸筒中央,从不示人
头版的评论
多么虚假,它总让别人流泪

2009-12-19 18:01:14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1: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湖蓝色日记本(外2)口语的,请砍

湖蓝色日记本

它是64开的小笔记本,中间
夹杂的彩页
都是红色时代的宣传画
和经典的革命口号
那些语言千锤百炼很精致
酷似圣经,胜似圣经

好些个已入脑入心终生难忘
像,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
解放无产阶级自己
像,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备战备荒为人民
像,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好儿女志在四方,等等等等

这个湖蓝色硬壳笔记本已丢失多年
自己写的字都忘了
只记得
烙印在心脏肉壁上那些
激情年代的经典
至今,我不知怎样才能对自己解释
那记忆从何而来
2009-12-24 5:29:46



那时我在流浪

此流浪非彼流浪,那时我还不会抒情
只会用麻利的泳姿建造诗歌
惬意之事--
黄昏在江水当中凫水搏击
我或他用手掌推起
清凉的水花,袭击同伴

这时,恰巧,或如果
有那个女生在岸边洗头洗脸
更会给你增添
无名的力量
你会停下中流击水
停止水中打斗
偷看她,然后奋力游向她的影子

有谁知道,她不在偷看你呢
那时间,我在忘情流浪
江水,则向东流
向东流
直至呈现出更深的蓝
2009-12-24 5:59:15



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我的灵魂早就被改造过。那时还年轻
小小的地盘不敢见人
老人家说要斗私批修,我就读宝书
背老三篇,把他的话
牢记在头脑里融化在血液中
老人家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我和我的伙伴
就打着红旗背起背包去乡里扎根
作一个农夫
顺便讨个小芳作老婆

现在退休了,我还保持这个良好习惯
时常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解剖自己狠斗私心
尽管我的小芳温顺随和
我依然要严于律己
除了上网写诗
还要勤奋些,多做家务
不逛商店不花钱
该买的东西让她去买
让她过购物瘾,反正她也很仔细
从不乱花钱
2009-12-24 4:59:08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1: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短暂的白昼将到尽头

温暖在冬季的腹部骚动不安,短暂的白昼
到了尽头,小野兽们的希望
被再次拉长,山雀用彩色的羽毛
蘸雪为墨,书写春天的回声
山林下面,埋藏多年的金属混杂在乱石里
闪烁其词。它为此庆幸不已

我们怀念的地方已不复存在
森林被光阴涂上白面孔,它的精灵
长满锈色。我们的盾因失去原有的规则
而越来越加脆弱。极地正与潮水对持
它头上,双刃剑滴下瓦斯蓝般的血液
哥本哈根--
太多的暖,带来太多的失望
2009-12-27 19:38:40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1: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鱼在秋季摇尾离去

水声叹赏石头上的绿苔,溪流
怪怪地流
它已失去固有的气息,这使我
很难猜出河滩上留有那种小野兽的印记

久远的烟火发生在秋季
凋零无声无息
一个寻找老巢的啄木鸟,陷入
黄叶的迷阵

孤独跌入更深的幽暗
一种渴望,被杂乱无章掩盖
背负的大叶子让蚂蚁感觉到世事沉重
洞穴来风,怕是蓄足凉意

秋花凋落。风用剪刀裁冬天的衣裳
杜鹃唱罢挽歌就将离去
一棵芦苇插在湖心,我扬扬手
鱼躲过波澜,摇尾游向平静深处
2009-12-28 4:31: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