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2|回复: 42

推荐《小雪的诗和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3 21: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童年(散文诗)

小雪



童年,是一枝春芽插在树梢上,童年是绿色的。
在母亲的孩子里我是最小的,我插在哥哥姐姐之间,我是绿色的。绿色的我无忧无虑,绿色的我总让人喜欢,让人喜欢的我,心里总装满喜悦,无论我走到哪儿我就把歌声带到哪儿。
唱歌不仅可以有糖果吃,也可以有煎饼吃。呵呵,你别小看了这煎饼,主人也不一定舍得吃呢?但她拿煎饼换我的歌听。如今她早已不在了,此刻我多么想回到从前拿我的歌换她的煎饼吃,直到她笑哈哈地说:够了够了……



童年,是大人的开心果,是母亲的倾诉,是奶奶的叮咛,是邻里的桥梁,是父亲从乡下回来必须搂在手里的小可爱。童年象一个迷彩的球,在大人们的身边滚来滚去。
童年,我的话比哥哥的话管用,比母亲的话受听,童年,一发生纠纷谁的话也听不进的嫂嫂,只要我一劝,她一准就会从床榻上起来吃饭,然后什么事也没有似的一路风赶去上班。
邻里们事后笑话嫂嫂,母亲也在笑,哥哥也在笑,可嫂嫂毫不介意。我也记不清我每一次都说了些什么?但我想,那时我一定搔到了嫂嫂的痒痒。虽然多少年过去了,也不知发生了多少可以改变人生的事,但一直没有改变我童年的记忆。



童年,是少年的弟弟,是成年的天使,是中年的传书,是老年的记忆,是返老还童的仙丹。童年是上帝送给人生的最珍贵的礼品。它包裹着,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释放它永恒的绿——直到成为一片明净包容憔悴的人生。
童年是绿色的。绿色的我无论走到哪儿都把歌声带到哪儿,无忧而无虑,一如你所说的天真。

09-06-01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1: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分行》

小雪

原有的
 分行
  已经
   被肢解,
诗再也不能保持它的纯洁。

那个装腔作势的女孩
还在做着纯情的梦
那个
 装腔作势的女孩
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她发呆
她在想
那些男孩异样的目光
为什么在她的身上到处寻找
那些男孩

09-06-20

“分行”是中成诗界关于现代诗的自我定义。小雪积极参与了这一过程,并以“分行”解析当下诗歌写作中的茫然状态。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1: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是陆地上行走的兽

小雪

我的近邻或者远亲
有过肌肤相亲的暧昧关系的昔日情人
我今日的爱侣啊,重复着我的情话
为你们祝福我心底的至诚



从湍急的流水中抵达爱河的对岸
我就是我了,你就是你
我们都想拉一下衣衫不留昨日的水痕
可水分子的蒸发如一声阿弥陀佛



我们还来不及想像浑身已粘满了尘埃
无法再回到水中,纵然有激流、漩涡、暗礁、石矶
纵然有水中的舵手领航员的罗盘
我们是陆地上行走的兽

09-07-19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1: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的蜡羽化了(分行)

小雪

我说的
是观云的《飞翔》
那个每周一题

其实我们的心比天宽
可以装下无数个太阳
比方在有限的银河系里
在无边的宇宙中
你知道了宇宙的无边
你的心不是比宇宙更宽么

观云的蜡羽化了
但观云的心在
一个用心飞翔的人
一定会飞出他的世界

小雪于中成
09-07-11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2: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观云的《诗人之书》

小雪

你是一颗宝石么
可以镶嵌在珍珠中

你是一粒珍珠嘛
千万被埋在沙堆里

你纵是一粒沙尘
那就明摆在桌子上

09-12-16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2: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句诗(九首)

《丢三落四的老者》

昨日老者把“扌”弄丢了,他今天能找回来么?

2010-2-2

《给观云忘我》

你忘我于每一片行云中如同滴水汇于流动的大海。

2010-2-4

《美术家和诗人》

美术家迷恋在色彩与形体中,幻美的诗人沉浸在语言里。

2010-2-4

《向领导提意见》

我看见多位领导,只发一贴就走了,仿佛批复“圈阅”一般。

2010-2-4

《诗人的天真》

不是诗人要天真,而是诗性使然——潜台词不要笑我天真。

2010-2-7

《〈性爱与情歌〉题跋》

当人体横陈于诗中,你不觉得好美么?回答:当然。  

2010-2-24

《春花是你》

阳光温暖着春天,春天温暖着花朵;我温暖着你,你绽放在爱的枝头。

2010-2-20

《等待》

其实我等待的不是时间,是时间的器皿,是那个让滴哒贯穿始终,如同盛满阳光的你!

2010年3月23日

《彻底》

让诗成为亲切的话语吧,使她能够在生活中流动!

2010-3-26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2: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好

小雪

一万次的祝福,
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一万次的问候啊,
“新年好!”

听见了欢喜,
过后就忘掉,
没有人问好,
便是真正的孤独。

小雪寅虎年元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2: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吻代花呈中成诗界》

小雪

片片雪花如吻,
代花示爱。
献给:
今岁中成哮寅虎,
去年诗界老黄牛。

大年初一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2: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和观云相会的时刻(组诗)

小雪

为什么时光这么短暂
用一天写下友谊
胜过人生千年的缘分

*一天的行程

小老头,其实不老
我们在一起步行诗歌
那凌云的步伐
观云的人也是一朵祥云
没有一点杂色
纯洁的白镶着金边

“诗歌是人生的脚步
踏出来的音符
在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
无论是都市还是乡村
你的足趾就是牢牢的吸盘”
那用头颅走路的人

思想在血液里流动
空气就是他的营养
“你看到了什么?”
“都市的噪音群立的大厦”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除了你和我还是你和我”

观云的微笑真的忘我
这一刻突然明白了诗歌
在隧道狭窄的空间里
一样如广阔的草原


*回贴是一种幸福

没有人这样说过
“回帖是一种幸福!”
可从观云的嘴里说出来
仿佛比诗还要诗

“因为我们在阅读中
在不写诗的时候
仍然和诗同在
你的生命便持续着诗意人生……”

*简洁将多余的去掉

“你可能会产生误会
诗的丰盈为什么要把多余去掉
那样骨感的女人
是一种美增一份减一份
都是无益有损

常常地我们会犯
同样的错误
以为书写得越多传达便越丰富
忘记了诗歌不仅是时间的艺术
还是空间的艺术

在通往记忆的大门时
记住的也许只是一个眼神”

*忘不了今日是清明

“动物的属性
已成了人类自我的认同
只有感觉到的才那么真切

可人是唯一用心
行走的动物它的思想
才是宇宙间最快的速度

忘不了今日是清明
行在路上心已回家回到先人的坟前
我们现在一样可以谈诗”

2010-4-5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树·那未来与今日何干》

小雪

(一)

死灵魂仍然在无声地哭泣,那焚尸千人的天葬啊,将永远铭刻在世界屋脊!

(二)

生者们渴望的未来,并不能弥补那永恒的伤痛。

(三)

重新立起的玉树足下,根系着先民的血脉,别走远了,天空中永远的弥撒。

(四)

坚强是给幸存者留下来继续前进的动力,它可以重竖玉树的明天,但昨天的玉树确实在公元2010年4月14日让一次地震给摧毁了。

(五)

记住了这一天,就是记住了一个的曾经的玉树,那样冰清玉洁。

10-4--22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给中成•小说林》(随笔)

很感谢您——中成诗界,开了这个专栏:

其实,我从来没有写过小说,而现在却不得不动笔试试了……若干年前的我也曾迷恋过小说,尤如现在的迷恋诗,但也只是迷恋而已啊!并没有真正去写过一篇小说。
这会儿,想想,我如今的迷恋诗,是不是也和当年迷恋小说一样地其实对诗一无所知呢?只因为有人说这是小说,是长篇的;那是小说是中短篇的;这也是小说,只是它是微型的。还有人说,这是章回小说,那是新小说、抒情小说、科幻小说等等什么的……就仿佛“哦!”了一声,什么都知道了似的,其实对小说一无所知。但当时,我确实地迷恋着、幻想着有一天我也写出众多的小说小说出来,成为曹雪芹、巴金,成为雨果、巴尔扎克,成为托尔斯泰,成为……但那时始终在幻想,始终没有动笔地就成为伟大的小说家了,比好梦成真还容易。我迷上了诗,一样地,当我写下第一句分行时就仿佛步进了伟大诗人的行列,甚至,我在想我写下的一定是最出色的,是绝无仅有的,是大师级的……但我一首诗也没写成,可我会写成的。
现在,我真的开始写小说了,写最小的小说——微型小说,而且是微型的抒情小说。但显然我已不再幻想什么伟大的作家了……我只在想,如果这些文字能让人还觉察出有点意思,能点个头首肯一下,我就心满意足了……然后我会继续,继续。有一天或更长的时间以后,当我真的写作诗歌的时候是不是也持这样的心态呢?
读者不仅是上帝,也是真正的权威。但有的读者放弃了这一权威,放弃了做上帝,而做起上帝的造人来了,比如那个亚当或夏娃什么的。于是每一个初学写作的诗人或小说家是不是都是亚当和夏娃呢?他们生活在乐园里,享受自然的果实,然后因偷尝禁果而被放逐出伊甸园,自食其力,接受来自自我的挑战和死亡呢?
神是不死的,读者是不死的,但作者会死去,伟大的作者都会死去,终止他们的创作,画一个句号。尽管这个句号会留在某个空间里或被放大或被缩小,但作家死亡了,创作终止了,成为天空中一颗和上帝同在的星,但那么多星,有多少是有名字的呢?有名字的,又有多少人知道它们呢?
大多数人只知道太阳、月亮,只知道九大行星,可九大行星的位置在天空什么地方呢……啊,其实对于生存,也许知道太阳和月亮就够了,天圆地方与地圆天方有什么关系呢?若干年后,我们一样地不知去向,不为人知。人们,大多只知道自己身边的事……
我这样想着,写着,把它们记录下来。这可以是一篇小说么?一篇微型的抒情小说?我迟疑着,但还是发上网来……它们已搁浅在我的写字台上有两日了,这些忐忑不安的文字。

                         小雪
                         2010-5-9
发表于 2011-1-13 23: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的微笑真的忘我
这一刻突然明白了诗歌
在隧道狭窄的空间里
一样如广阔的草原


喜欢小雪的这些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双行)

《新界面感观》

你新鲜的文字怎么像落在一页旧纸上,
仿佛那被激活的记忆跟踪遗墨的芬芳。

10-5-5

《相视恩爱》

岁月在你的双手留下磨砺的痕迹
你的脸也同时忠实地记录下它们

小雪

10-5-22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诗有感——寄给王芥》

小雪

我愿意去猜,
因为我喜欢。
若你不要我猜呢,
我一定心存感激。

10-5-20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内转》

打出这两个字,我心生窃喜——怎么会突然想到“内转”并以此作为帖子的标识之一呢?也许在网络之上只有小雪一人可为了。因为小雪从来不自以为是,而又乐于助人,所以才得他人之助,包括灵感来临。

近来,中成颇受广告困扰,一天下来广告帖肯定是多于其他类型的主题帖之总和,可中成又不让存在非文艺类广告,除设定新手限发外只有删除。广告也是商人们开发的,所以有广告商之说,为做广告他们绞尽脑汁,用尽心机,创意,总之往你的心里走,你想什么?他们便能做出什么,也会说出什么?视、听、思、感,他们几乎满足了客户的需求,目的只有一个打出广告品牌推广并促销他的产品。车模,托儿,宝贝,那不要钱似的纸张你走到哪儿,他塞到哪儿,明知道你可能看都不看一眼,但他就是不辞余力,电视有广告,书刊有广告,凡有人迹之处,定有广告。形成了具有综合实力的广告文化。网络更是广告之福地,商家之福音,加之网络购物,更兼相得益彰。其实广告并不可恼,可恼的是它常常乱发,是它的不择场所,至于商品伪劣那不是广告商的事,是生产商的事,所以各究其责。广告原本就可以夸大其词的。

因此,中成诗界这与商品无缘之所,你来做什么?广告,非文艺类,删!删就删呗,但有时不免也需浏览一下是不是广告,尤其是隐藏在那类盖头文字下的广告——他们用链接的方式,潜伏一来。但凭心而论这些盖头文字,在我这阅历肤浅的人看来,还真的有写得不错的,比起一些莫明的分行来也许还略胜一筹。起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并删了。删后,也为那些盖头文字可惜,想一想到处都是,也就没什么了。但转念又一想若处处都删了,不真的就可惜了这些创意么?能不能再用呢?商家有商家的智慧,小雪有小雪的聪明,于是我只揭了盖头把那些链接删了,ID删了,然后便根据盖头文字的内容转帖到会员俱乐部来了……起初用的是转帖。但从何转来?无法注明。于是便有了这内转二字。

你取自何处,应不关我事,但你贴在中成,我根据版块属性为你转贴,如此而已算是心存怜惜,也不负你来了一趟。当然这些盖头文字,应是可读的。

不当之处,请领导批评。小雪立即纠正。

10-5-15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给版主会议》

小雪

当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
小小的中成永不知停息
那来自深海的潮是诗的天国
诗歌无界我们作浪兴风

哦,请再给我一座岛屿
在千岛之外第一千零一座暗礁
它浮出水面时是刚散热的火山灰
别害怕啊,地球的火焰并不为伤害人类

万象共存,你不熟悉的未必就是异端
地球,立体着呢它不止是一个平面
等分的数学始终不知道地曼
几何也难以想象它火浪的图形

中成啊,你的分栏还没有落定
我又想象到另一片景区诗友联线

10-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推崇一个人》

推崇一个人,不定要五体投地;
推崇一个人,也不定非得洗耳恭听;
推崇一个人,就像观云忘我这样:
“我们一起来听山城子老师讲诗!!”

10年6月3日

这是一首分行格律诗的四行体,它不同于由两个对句组成的四行诗,更不同于分行自由体的随意分行,它坚持了分行格律诗的一行一句,在由三个特殊的分句构成的一个完整的诗境中,标点符号起着分行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不标点,这可能被误读为随意的分行。

小雪练笔。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泥石流》

小雪

不是亲历,是网络、电视又一次传播泥石流的恶耗……云南怒江

山体松动
科学家
将进一步论证
泥石流形成的原因

看来我们久居的地球
纵然进一步缩小
要把地球村的事情办妥
也不是一件易事

不象写一首诗
或者呼几句振兴的口号
支持或者挺住
就能止住泪水

天是要下雨的
没有雨水的地域
人活得比泥石流还苦
生物临界死亡

处理好地球村的事
就要想到地球也是生命

2010年8月19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天时·夏日汉徘三首



酷暑天有时,
只要不在烈日下,
心定自然凉。



不与人争锋,
何来怨声复载道。
天公恒守笑。



夏日如流火,
阴阳最为亲近时。
人汗流浃背。


汉徘从日本古徘而来,定格为575言。成形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平仄及押韵要求,近来较宽。

10年7月31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 23: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蝉》



切切蝉鸣早,
已临盛夏酷暑时。
天热天不知。



鸣蝉复知了,
露水清晨须更早。
报于人知道。



我若是蝉儿,
也会这般地歌唱。
六十天时光。

10-8-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