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回复: 3

年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8 06:5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轮

        ——写给自己

太阳,月亮
我剥不开它们
它们的光反过来
一轮一轮地照亮

我的小,我的大
我的酸甜苦辣
在一圈圈间隙里
放大、沉淀、沸腾
晚霞垂挂的天边
注定像我的墓碑

为春天生,为秋天生
为青山生,为大海生
我的天空
爱情鸟,飞跃
为你美的百合花
撑开日子

一层一层的碾实
有一天
只剩下我的诗歌
发表于 2020-11-8 09: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单节,都还可以。但串在一起呢?好像失去了有机的衔接。
而任何时候:诗都是一首整体——连看似最无足轻重的句子,都是诗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就告诉我们:诗无废词。这或许就是诗和其它文体最大的区别之一吧。集中、凝练、鲜明。它们的关系固然有彼此的衬托,却不应是一首诗中可以删去的部分。
短诗且不必去说了,纵然如长诗,它们之关联在诗人那里也是不可切割的。
如:《登乐游原》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若我们只从“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着眼并由此引发开去,而忽略了“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则必不是义山之此诗了。
再如:《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若我们只扣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而无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则此词之思乡也不过是常人的思乡而非李白之仙风道骨之作了……近人有谓此诗为最平常之作,若换了他人恐怕连留传都留传不下来……其实是大谬!试问李白九百多篇什里,何以唯有此诗夺中国诗流行榜排名之冠?非李白之专名,而是此诗最为浑然天成,无一字矫揉造作。比之“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更是超然得归真。
又再如张若虚之《春江花月夜》本为思妇之词。
一开篇“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可谓如赋一般洋洋洒洒之开局主旨却全在为后段思妇之铺垫。若仅观止于此而不及下言,则此作纵然风流绝伦,也失却了幽怨之绵绵无绝期之哀痛……起篇一”连“一”共“为本篇结构之弘旨。所以此诗以词胜,以结构胜,以才情胜,洗尽铅华却终难脱才子佳人之气。美则美也,艳则艳也。难登诗言志之大堂。因此,一首诗须贯通起来读,方得其要领。否则真以为背熟了此作,便可以雄视唐诗了……岂不大谬。
由此看来,结构问题仍然是中国诗有待突破的根本命题之一。现代诗的恢宏,首先在结构上。机理与结构的统一不失为一个正确的方向。


2020-11-08

点评

卢老师,谢谢你精彩的述说!让我受教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8 19:07
 楼主| 发表于 2020-11-8 19:0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20-11-8 09:14
每一个单节,都还可以。但串在一起呢?好像失去了有机的衔接。
而任何时候:诗都是一首整体——连看似最无 ...

卢老师,谢谢你精彩的述说!让我受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