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2|回复: 8

早上好! 一支晨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5 18: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上好!一支晨歌



晨歌


一支《英雄赞歌》
我自己把自己唱醒

没有舞台
远处的听众
他们带着热烈的掌声
向我涌来……

和着最后的高音
喜悦的我一跃而起——


场景一


怀着抑郁
我独自一人
来到一处僻静的餐馆
食客们
早已散去
服务员——
一群中年后衣衫不整的男女
他们正收拾着餐具、桌、橙
“有吃的吗”
一个低沉的声音
“有”
我坐下来
安静的等待……


场景二


或许
我没有动筷
或许
我眼前就没有食物

我静静的坐着
定有些发怵……

我痴痴地看着
定有点发呆……

只见
还是他们
一群中年后的男女
他们愉快的歌唱起来——


场景三


记不清
他们唱了些什么
也没弄明白
他们为什么如此欢愉

他们唱着
笑着
吹着
拉着

击打着
或许就是锅碗瓢盆
或许更冷门的民间器乐
但定有二胡和琐呐

数曲唱完
他们散了
他们去了
我突然想招呼他们……


场景四



我的招呼还没有发出
他们
已经迅速的散尽……


仿佛又将回到抑郁——

突然间
我的嗓子痒了起来……

其实我是想招呼他们
我也想唱歌


场景五


热情上涌
一下子我回到了童年
回到了逢人就唱
逢歌就学

一唱就有掌声
或吆喝的童年……

我按捺不住
一支《英雄赞歌》从我的嗓音出发——


《英雄赞歌》


(唱)
烽烟滚滚唱英雄,
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
晴天响雷敲金鼓,
大海扬波作和声:
人民战士驱虎豹,
舍生忘死保和平。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场景六


我一边唱着
一边站了起来
缓缓的向门口走去

那声音
是我熟悉的
那歌词是一字不落的

那旋律
是无比准确的……

我的嗓子
从没有如此的放松

我的气息
从没有如此的饱和

我从来没有把这首歌
演释得
如此令我满意……

我向门口走去
坚定的
从容地

一股英雄的气质
唱着英雄的赞歌

在副歌的最后一句
我感觉发挥到了极地……


场景七


回到一

他们向我走来
他们向我涌来
他们彼此的呼唤着
他们……

我用最后的高吭
唱完了最后一个音符

仅仅是一秒
或者数秒
我的兴奋
我的喜悦
我从深睡中一跃跃起……


插一


我深信
这是我最初学唱的歌曲之一
也是
最能让我激起
某种气概的歌

随同电影《英雄儿女》的上映
这首歌就印进了我童年的脑海
数十年来
我不下数百次的
用歌喉或从心里唱过她

但没有一次
唱得如此令我满意
甚至没有如此
完整、准确的
喝完第一段就如此令自己陶醉得醒来……


插二


我并没有即兴的完成这首诗
也没有想写这么长
更没有想
用如此记实的方式
如此清晰地记录下每一个场景

我开始
只是急忙的打开电脑
登陆大诗界
只是写下了早上好!(因为我的愉快)
和第一节《晨歌》

因为节前的约定
我要在早上代替孩子们
在节日期间去打理店铺……
所以我要嗽洗
我要准备去店里——


插三


早餐做好了
却听到孩子们手机里的传呼声
外卖小哥
哦,儿媳打开房门
惺忪着睡眼走了出来——

“怎么?起来了……”
“嗯!”
“那你去把电梯按一下。”
“噢!”

我不喜欢吃外卖
除非没有办法
我最喜欢的是汤饭
一种将昨日的剩饭
直接加水用猛火烧开后再稍煮一会儿的制作


插四


正值我吃完早饭
打算去店里——
他们(很少一起起这么早)
“爸!
你今天不要去了……”
儿子的声音
“咦?”
“哦,
今天徐萍去。”(注:徐萍即儿媳即小雪)
“好!”
我流露了一声既意外又惬意的应和
随后
便再一次打开了电脑……
完成了这篇
或许有些拖泥带水
或许更有点不伦不类
却也可论证创新
却绝不会感觉冗长、滞重的文字。


释一



有多种题旨
可以言志
也尽可抒情
还可演释成卷轶浩繁的史诗
或浓缩著哲理
诚然
绝少如此接地的记实
且质朴
且无华
且不假辞藻
且我行我素
且粗制
却并非滥造
且,不可复制……

现代诗
有多少诗人
就有多少种可能


释二


山城子兄
兄台、长兄
我习惯上不停交织的称谓
也即李德贵老师
大诗界的园丁

他长我十七岁
相差近一代人
但我们是忘年交
我们植根于大诗界
且深厚于诗

我们见过两次面
我拜见了他两回
我们的沉默
短于略比沉默稍长的交谈
诗及其艺意会于心

没有比作品
和赏析
没有比彼此的信任
和欣赏
更能证明坚实的友情

115期(月刊)大诗界
山城子兄
建议了:
自诗自评专刊
我举双手赞成


结局


这是一次尝试
一次不可逆转的尝试
我用我的这篇分行
来做明证

证明:
在现代诗的大背景下
象征不是
诗的唯一
朦胧不是
诗的唯一
晦涩不是
诗的唯一
含沙射影
不是诗的唯一

装萌卖傻
不是诗的唯一
撒泼撒娇
不是诗的唯一
理想
现实
不是诗的唯一
梦幻
写真
行为
不是诗的唯一

传统
继承
发展
创新
现代
后现代
超现实
先锋
不是诗的唯一
没有唯一
只是其一


现代诗
向着标准的
形而上的高度
践行着
形而下的
非标的跋涉……
每一个诗人
每一首诗
都可能成为一座坐标
但放在诗海里
漂流在诗的银河中——
那璀璨的群星外
流失着
更多的星(诗)际尘埃

诗人
需要一些群体的力量
需要
一些英雄的情怀
需要
把能激活把量释放……


2020-10-05星期一 上午于大诗界

自评:

此作,通俗、易懂、清晰、流畅、自然、直接……是我喜欢的也是我追求的那类型的风格。
记录一个梦,释放了一些情怀,还传达了我及二代人不三代人的一些零星的信息……和关于诗的议论。在我的诗作中是一个另类,也是一次实践。我喜欢,但不等于读者喜欢;一些读者喜欢,但不等于阅读过的人都喜欢。
但无论喜欢不喜欢,作为一次尝试、一次践行,希望有缘阅见到这篇分行的诗友、诗长、青朋……给予留言回帖。     ——观云忘我叩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10-5 19: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评:

此作,通俗、易懂、清晰、流畅、自然、直接……是我喜欢的也是我追求的那类型的风格。
记录一个梦,释放了一些情怀,还传达了我及二代人不三代人的一些零星的信息……和关于诗的议论。在我的诗作中是一个另类,也是一次实践。我喜欢,但不等于读者喜欢;一些读者喜欢,但不等于阅读过的人都喜欢。
但无论喜欢不喜欢,作为一次尝试、一次践行,希望有缘阅见到这篇分行的诗友、诗长、青朋……给予留言回帖。     ——观云忘我叩谢
发表于 2020-10-6 08: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学习节日快乐

点评

三县早上好! 节日快乐!! 一种尝试,让诗的表达更加从容、自如。或许这就是新诗本来的目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0-6 09:05
 楼主| 发表于 2020-10-6 09: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 发表于 2020-10-6 08:38
好  学习节日快乐

三县早上好!

节日快乐!!


一种尝试,让诗的表达更加从容、自如。或许这就是新诗本来的目的。
发表于 2020-10-6 21: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味道
生命的轨迹
情真意切
释放的文字
暖暖

点评

谢谢醉卧书山诗友! 祝共同进步!! 敞开情怀,释放诗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0-7 04:43
 楼主| 发表于 2020-10-7 04: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醉卧书山 发表于 2020-10-6 21:00
生活的味道
生命的轨迹
情真意切

谢谢醉卧书山诗友!


祝共同进步!!


敞开情怀,释放诗歌。
 楼主| 发表于 2020-10-7 04: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神上的不健全
比肉体的残缺更可怕


反证:

学会宽容,一切尽显生态。


精神上的不健全,
一样可以同情。
发表于 2020-10-16 09: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总好!



回来,静心打理论坛。微信圈及公众号再一次告诉我:那不过是三流的编辑+加未入流的诗人们的作品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的转帖。各个论坛间的比较也许好不了多少,但是从前瞻性来看一定比微信圈和公众号好许多。并且论坛是公信的——它本质上没有圈子的属性——这是和微信圈及“公众号”根本的区别。

大诗界的方向是向前的,但其基本的方向、定位不会有质的堕落……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