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回复: 7

『 角楼西 』『 铺满人间月光的归墟 』『 与被遗忘的交错 』外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1 21: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角楼西 』

漫说。月满。月半。游进身体里的小蛇
都是虚无表象。蛮荒声息填满房间
房门开与关,都不重要。它们
从空寂的白骨中出现,又消散
我不确信,它们可以腾云架雾
或一朝化龙。至少在这个时候,在角楼西
我可以确定的是,它可能是
一杯飘溢香气的茶水,或是自酿的一杯毒酒
一个人成圣,另一个人擦除所有

2020.7.14



『 铺满人间月光的归墟 』

闲里。梦里。七月
影子人
在铺满人间月光的底下
打捞一些的细节
填补漏洞
空空的房间
却再也装不下多余的琐碎
疏如筛子的心肝
应该
割肉还母,剔骨还父

2020.7.14



『 与被遗忘的交错 』

云的遗腹子,从盛唐的西窗
呱呱落下。每一声啼哭
旷野醒过来的梦,总是那么不真实

让风声再紧一些,把如期而至的燥热
发散稀薄。这个清晨,肌肤每呼吸一次
冷楞便加深一分。影子在旷野凉透

我已很久没有喂养,我的小白
肮脏的须发,晦暗从人间间隙拔节
熟悉的笑容,消融在云山头

坐在庭前的人,只等落花

2020.7.15



『冷记忆』

鸟鸣。山色。荒野。枯坟。以及
聂小倩的哭声,都是双刃剑。山野残缺
大山岭的晨昏线,向前再进一步
便彻底泾渭分明。风声过来的时候
松涛渐露。两个人在这个时候
可以画一张通向来路的小船,也可以
归于山居,把偏执进行到底
爱便爱了,恨便恨吧,都作罢
雕梁下的故事,早已随屋檐滴落的水珠
一去多年。从此,花前,月下,灯影里
只把霜露作琼华

2020.7.16



『魂舞』

再见你时,红枫剪落阳光
所有剧情,陷落水面
光线一低再低,低于脸颊
低于你的眉目

最难说出口的话,不是“十年”,不是“问情”
也不是“再见亦是朋友”
所有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
都只化作简简单单一句:“你好。”

梦蝶与叶魂
断肠草
尘埃如云间一只狗

2020.7.31



『醉清风』

夏夜倾落一场大雨
所有脸目洗刷一新
屋檐下的黑影
刻意让自己
露出多一些再一些

剑光闪过芒影
我以旧体
着新衣
以二十年日月
还原一场颜色很深的梦

窗前剑舞
翩翩绕起
那些风声
一道紧似一道
越来越清晰

2020.7.31
发表于 2020-8-1 08: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 角楼西 』


漫说。月满。月半。游进身体里的小蛇
都是虚无表象。蛮荒声息填满房间
房门开与关,都不重要。它们
从空寂的白骨中出现,又消散
我不确信,它们可以腾云架雾
或一朝化龙。至少在这个时候,在角楼西
我可以确定的是,它可能是
一杯飘溢香气的茶水,或是自酿的一杯毒酒
一个人成圣,另一个人擦除所有


2020.7.14
发表于 2020-8-1 08: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 铺满人间月光的归墟 』

闲里。梦里。七月
影子人
在铺满人间月光的底下
打捞一些的细节
填补漏洞
空空的房间
却再也装不下多余的琐碎
疏如筛子的心肝
应该
割肉还母,剔骨还父


2020.7.14

发表于 2020-8-1 08: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与被遗忘的交错 』


云的遗腹子,从盛唐的西窗
呱呱落下。每一声啼哭
旷野醒过来的梦,总是那么不真实

让风声再紧一些,把如期而至的燥热
发散稀薄。这个清晨,肌肤每呼吸一次
冷楞便加深一分。影子在旷野凉透

我已很久没有喂养,我的小白
肮脏的须发,晦暗从人间间隙拔节
熟悉的笑容,消融在云山头

坐在庭前的人,只等落花

2020.7.15
发表于 2020-8-1 08: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冷记忆』


鸟鸣。山色。荒野。枯坟。以及
聂小倩的哭声,都是双刃剑。山野残缺
大山岭的晨昏线,向前再进一步
便彻底泾渭分明。风声过来的时候
松涛渐露。两个人在这个时候
可以画一张通向来路的小船,也可以
归于山居,把偏执进行到底
爱便爱了,恨便恨吧,都作罢
雕梁下的故事,早已随屋檐滴落的水珠
一去多年。从此,花前,月下,灯影里
只把霜露作琼华


2020.7.16
发表于 2020-8-1 08: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魂舞』


再见你时,红枫剪落阳光
所有剧情,陷落水面
光线一低再低,低于脸颊
低于你的眉目

最难说出口的话,不是“十年”,不是“问情”
也不是“再见亦是朋友”
所有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
都只化作简简单单一句:“你好。”

梦蝶与叶魂
断肠草
尘埃如云间一只狗

2020.7.31
发表于 2020-8-1 08: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醉清风』


夏夜倾落一场大雨
所有脸目洗刷一新
屋檐下的黑影
刻意让自己
露出多一些再一些

剑光闪过芒影
我以旧体
着新衣
以二十年日月
还原一场颜色很深的梦

窗前剑舞
翩翩绕起
那些风声
一道紧似一道
越来越清晰


2020.7.31
发表于 2020-8-1 08: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就当一个系列来阅读吧,但还是从单篇开始。


标题:

『 角楼西 』
『 铺满人间月光的归墟 』
『 与被遗忘的交错 』
以下作者列入外三,为什么列入外三尼?它们不属于同一个系列吗,且看:
『冷记忆』
『魂舞』
『醉清风』

它们能够成为一首诗的上下两个部分吗?


总序

这几首诗都比较短,单篇上不构成很强的氛围,那么串成一起呢?当然,如果我们把不是一首的内容,硬解析为一首那肯定是错误的。

(有事了,不得不暂时停下来,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