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回复: 8

[原创首发] 八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1 18: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哑榴丨八首


。积木

暴徒们砍了树
在城市搭积木
他想一夜之间暴富
一片森林消失
积木搭成了楼群
他就在更高的一层
搭建
积木
越来越高

。老树

树皮的月色
滋养兽皮
千年不褪
心情的月,养出
皎俊肤色
底渊
“德“基深厚。大风难摧

。玻璃幕墙

咣当,咣当
一只看不见的锤子
在城市的上空飞舞
碎玻璃,如飞瀑倾泻
每一条街道
巷口
楼顶
传来尖锐的叫喊
一群被钞票收买的人
成了钞票的雇工
抡起一铁锤
便打碎了城市的玻璃幕墙
也打破了
他的语言:

“爽啊,鸟龟王八,都是扯蛋
什么都是自己打碎的。"

。工地

太阳像一个火球
钻进人们的卧室
天空是一面巨大的红玻璃
燃着火焰的铁块
焊花
从窗外,掉落下来
掉在大街上行人们的身上
暴徒们加班、加点
烧掉彼此防备猜疑的外衣
袒露出
炽热的熔炉
暴徒们大声说话
闪过一道道电孤光
将心灵震碎
防护网下的几朵伞花
被吓坏了

。红灯区

钞票收买
商品诱惑
爱情阉割
成为一串阿拉伯数字

鸡奸、暴力、碾碎、流血
她不愿做性的奴隶
只想做钞票的主人
这是个悖论

沾染了性病
在身体之间传染
红灯,闪烁
刺耳的尖叫出于本能反应

之后,只留下
一个苍白的手势:“嗨。"

。无以申辩的,词语

说不出的“词语"

在棺材里

他醒来
棺材上钉上了钉
封棺的人走套路
也不用耳朵帖近
偏偏碰上
棺材里,有个活人
正大声地申辩:

“我是个活人,还没死。“

。词语

冷语冰人,如风过耳
伤人
又伤己

尖酸,刻薄
从话匣里取出之前
烤了,烤

焦了,糊了
粘成铁饼一张

一个生锈的词语
被烈焰,钉死

。饕餮者

“大神,良药苦口。"

“咽下细菌,病毒,生病的器官
咽下舌头,血泡,腐烂的舌根
咽下奔跑的野兽的死亡
咽下怀孕母兽肚里的胎儿
咽下满口的鲜血。"

“不!它们的蹄子
踢坏了口腔。"

“大神,你呑什么药?“

“咽下按住野兽的双手沾满杀鱼的腥味
咽下刺入心脏的尖刀放出的鲜血
咽下冒着暑气的汤汁,焰火
咽下咽喉里骨刺,血泡
戳穿的咽喉,喷出胸腔。"

“咽下口唇,舌头
口唇生疮,舌头生蛆。"

“明知病入膏肓,还要不停地吞食。”

“大神,你嚼的是什么?“

“咽下自己的舌头
从此失去了知觉
咽下自己的咽喉
从此没有了咽喉
咽下破裂的脑壳,脑浆。"

“大神,火罐里煎熬的是什么药?"

“脓包,在体腔之内
苍蝇,蛆虫,鼠害,瘟疫
肠炎,胆囊炎,胃穿孔,肾结石,肺结核
淋病,梅毒,艾滋病,癌细胞
血栓,中风
狂犬病,疯牛病……还有什么新型冠状病毒
潜伏在尸体里。"

“咽下那一只火罐
咽下火罐里煎熬的苦药。“

“大神,你现居住在哪里?“

“咽下冰,咽下雪山
是什么流入咽喉
那些冰块冻僵了牙齿。"

“他咽下了
雪山上的一切阳光
滔滔不绝地说话……"







发表于 2020-7-31 21: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活人,还没死。“
发表于 2020-7-31 21: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老师佳作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20-8-7 10:13 编辑

。积木。树木,森林,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棵“树”或许也是人生之树,虚抬价值,搭建更高一层,“他”就是要站在世界之颠,让人无可奈何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20-8-7 10:05 编辑

。老树,一个如老树一样的人,竟然身穿“兽”衣,而且“根(德)”基深厚,也算一种恐怖主义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玻璃幕墙,讽刺意味十足,好像彼岸的那个老头子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无以申辩的,词语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20-8-7 10:11 编辑

哑榴老师的作品一如以往烧脑,我这脑袋昏昏沉沉的所读出的意味不到万一,哑榴老师请勿见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