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3|回复: 4

流逝的时间 组诗 阿尔斯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8 22: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晨 || 阿尔斯楞

五点多,晨光平淡,没有一点儿做作。
萨如塔拉沐浴在明亮之中。
羊群的体表在光的照耀下银丝缠绕。
昨夜的酒还未醒,
牧羊人的呼噜声还在蒙古包低垂的
昏暗里游走,整个荒原沉静在
某种松弛当中,
正好利用这个时机
荒原用庞大身躯吸收着最初的火焰。
苜蓿花的影子开始舞蹈,许多发亮的羊粪珠
在晨辉下闪动着令人看不懂的音符。
偶尔会有风吹来,它试着潜入
黄金搭建的剧院。
大地慢慢汲取阳光最初的热力,皮肤染成褐色
于无垠中醒来。

2020.4.5

荒原的范畴 || 阿尔斯楞

直到此刻才看清,这个四月赖以生长的荒原
是什么样子。几缕光
从草木的缝隙间穿过,犹如乐器上的弦
敏感而细亮。巴彦塔拉像熟睡的婴儿
躺在催眠曲的片段中。
时空的轮廓愈来愈浑浊,黑暗开始拥挤,
很快占领了所能到达的领域,
这种领域是万物经遇的恒定。
于是,行星移动到
距离太阳最适当的位置,来到一天中
光照不到的傍晚。
一缕光似乎很微弱,但它斩断了黑暗的路径,
为迷途的人照明。
炉火依旧燃烧,它不需要追赶黑暗,
它只需要燃烧自己
并为你的感官提供所需要的热量。而荒原
经过光的抚慰,进入自我沉睡的范畴。

2020.4.5


四月的黄昏 || 阿尔斯楞

时间变慢了,四月像落伍的那只羊。
火炉上的水壶还冒着汽,茶碗里的奶茶
热腾腾烫嘴。
而在远方城市,那些拥挤的车流仿佛要把
某人拉到更宽阔的领域。
黄昏来临,
荒原犹如一块铁器沉入水中。
溢出来的黄昏,
仿佛是内心压力放松的一个过程。
我的造访使宝力道惊讶不已,
他说黄昏代表消失的时间,
而出现在这里的我,也将成为回忆的人。
忽然,我听到了哭泣声
那哭声像婴儿,更像一位老人,
从荒原深处传来。

2020.4.6

流逝的时间 || 阿尔斯楞

我们继续交谈,喝酒吃肉
时间在不觉中流逝。动车拉近了城市的距离,
关心动车是因为有发小在铁路工作,
因而成为对他牵挂的空间,就像思念某个人时
总会寻找与他相关话题。
坐在窗边的人,询问列车经过的站点,
有无停车的可能。喝下几瓶酒
风似乎迷失了方向,不断敲打玻璃询问。
速度减缓下来,
大家仍然保持着对交谈的渴望,
都希望从荒原说起。
我推开门出去撒尿,有出站的感觉,
场景陌生而熟悉。
我看到羊圈里有很多只羊飞出来,有的
立即消失,仿佛被时间取走,
有的留在山坡继续吃草。
醉酒的我扶着羊圈的土墙,抬眼遥望几朵云
被风吹的毫无定力。

2020.4.6
发表于 2020-4-9 20: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笔下的风景,是平原或江南小桥流水所没有的雄浑。赞
发表于 2020-7-30 17: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 || 阿尔斯楞



五点多,晨光平淡,没有一点儿做作。
萨如塔拉沐浴在明亮之中。
羊群的体表在光的照耀下银丝缠绕。
昨夜的酒还未醒,
牧羊人的呼噜声还在蒙古包低垂的
昏暗里游走,整个荒原沉静在
某种松弛当中,
正好利用这个时机
荒原用庞大身躯吸收着最初的火焰。
苜蓿花的影子开始舞蹈,许多发亮的羊粪珠
在晨辉下闪动着令人看不懂的音符。
偶尔会有风吹来,它试着潜入
黄金搭建的剧院。
大地慢慢汲取阳光最初的热力,皮肤染成褐色
于无垠中醒来。

2020.4.5

荒原的范畴 || 阿尔斯楞

直到此刻才看清,这个四月赖以生长的荒原
是什么样子。几缕光
从草木的缝隙间穿过,犹如乐器上的弦
敏感而细亮。巴彦塔拉像熟睡的婴儿
躺在催眠曲的片段中。
时空的轮廓愈来愈浑浊,黑暗开始拥挤,
很快占领了所能到达的领域,
这种领域是万物经遇的恒定。
于是,行星移动到
距离太阳最适当的位置,来到一天中
光照不到的傍晚。
一缕光似乎很微弱,但它斩断了黑暗的路径,
为迷途的人照明。
炉火依旧燃烧,它不需要追赶黑暗,
它只需要燃烧自己
并为你的感官提供所需要的热量。而荒原
经过光的抚慰,进入自我沉睡的范畴。

2020.4.5


四月的黄昏 || 阿尔斯楞

时间变慢了,四月像落伍的那只羊。
火炉上的水壶还冒着汽,茶碗里的奶茶
热腾腾烫嘴。
而在远方城市,那些拥挤的车流仿佛要把
某人拉到更宽阔的领域。
黄昏来临,
荒原犹如一块铁器沉入水中。
溢出来的黄昏,
仿佛是内心压力放松的一个过程。
我的造访使宝力道惊讶不已,
他说黄昏代表消失的时间,
而出现在这里的我,也将成为回忆的人。
忽然,我听到了哭泣声
那哭声像婴儿,更像一位老人,
从荒原深处传来。

2020.4.6

流逝的时间 || 阿尔斯楞

我们继续交谈,喝酒吃肉
时间在不觉中流逝。动车拉近了城市的距离,
关心动车是因为有发小在铁路工作,
因而成为对他牵挂的空间,就像思念某个人时
总会寻找与他相关话题。
坐在窗边的人,询问列车经过的站点,
有无停车的可能。喝下几瓶酒
风似乎迷失了方向,不断敲打玻璃询问。
速度减缓下来,
大家仍然保持着对交谈的渴望,
都希望从荒原说起。
我推开门出去撒尿,有出站的感觉,
场景陌生而熟悉。
我看到羊圈里有很多只羊飞出来,有的
立即消失,仿佛被时间取走,
有的留在山坡继续吃草。
醉酒的我扶着羊圈的土墙,抬眼遥望几朵云
被风吹的毫无定力。


2020.4.6
发表于 2020-7-30 17: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欣赏,收藏,收入大诗界网刊2020·8(总114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