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4|回复: 4

寒山红衣:语言之茧,隐形的薄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6 09: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寒山红衣:语言之茧,隐形的薄翼

文/哑榴

寒山红衣的诗,干净,纯粹,像泥土里的诗茧,破了壳。闭眼一想,便有薄薄的羽翼在眼前飞翔。这个破壳的过程,诗歌诞生的过程,便印入了脑海。我从大诗界论坛上挑选了下面一些诗歌,揭开冰山一角,我们来一首一首分享其中的奥妙:

雪夜

雪花
飘白了工地上的棚屋
夜;半支




一个民工,灵魂的手捧着痴肥的的眼睛
诗的彩蝶
与雪花共舞

“痴肥的眼晴"。画龙点晴之笔。活现了一个雪日一个农民工呆看落雪,大脑空置的情景。夜深,雪落,烛火,让人思想脱窍的凝神。这个面孔深深地印入到读者大脑中。

菜园

太阳,或月亮的印章
鸟声呖呖
伸出音乐之手

扑打绿幽幽的诗行------

我最爱坡上那块:简约,纷繁
唧唧的虫鸣
为一叶叶长势持满知识,而
忙碌

我从菜园一端走去
脚步轻轻
生怕小小的动
惊散老父亲弓身握锄的灵感

太阳。月亮。印章。菜园是有归属的。鸟声伸出音乐之手拍打诗行,颇为神奇。菜园的鸟是琴师,用翅膀拍出一行又一行诗,跳动的诗。虫子忙碌,叶子生长,长势竟然“持满知识。"
虫鸣忙碌,这就有趣了。
最后一句,作者不说惊动父亲,而说惊动灵感。原来作者正在构思一首诗,生怕灵感飞了。我们也有类似的经历,构思一个灵感的过程中,生怕出现眼前的事物和人搅飞了。
我的童年也在农村度过。对瓦房门前屋后的矮石墙,菜园也有深刻的印象。长尾的大鸟从绿荫间拍打出较大的响声,小鸟的叫声则如雨滴一样的音符。各种昆虫成了自己最好的老师。四季的蔬菜变幻花样,埋到土里的种子,裸露在地面的种子一样发芽……泥土里长出了写不完的诗意。


春天的早晨
  
燕子和背书包的小学生赛跑
一声声昵喃
掠过千万朵油菜花
拖拉机驮着树苗,轮子生风,扑动一池春天的
心事

(拖拉机,扑动一池春天的心事。独特的发现和视觉,一幅春景,涟漪荡漾,仿佛可以池水里油菜花,孩子们的影子。)



几缕暗香,煮熟了黄昏
一只只手掌,拢燃了粉红的羞涩,想象是一枚止渴的果子

为钓捉一只蜜蜂
我的瞳仁,穿过了风雪的冬天

(花的瞳仁竟然“钓"蜜蜂来袭,恋人的心思如火,一心盼的就是白头偕老。)

白色鸟

白色鸟,我闻到空气中
雪梨花的香

抬头的人都能看到:一匹织好的绸布
微微抖动
上面绣满海星星的幻想

触及手心之外,光的阶梯
更接近精美的乐器

少女的谈话,在树枝高处淡了
短短几分钟

天,蓝得有些刺眼,有人取下画夹,修理
脚下的路

还有的人,对
她的思念,由我的嘴说出
像天空一样晴朗

(真美啊。少女谈话,光的阶梯。有人为少女作画,有人看见有人与少女相恋忍不住赞美。)

下面,再搜索几首诗,让大家品味寒山红衣诗歌的炉火纯青的艺术魅力。

候车厅

一个剥吃橘子的
农妇

一个老男人
一个佩带红袖套的老男人,躲在大立柱
侧面

他斜乜的眼盯着橘皮

老男人,脑袋闪了一下, 罚款条
颤动了一下

候车厅, 跟着晃了一下
接连
晃了几下

妻子住院

手术室的刀剪
嚓嚓有声,想象中,移动的深秋
箫条冷落

或是一支温婉的乐曲
缓缓被栽植------

无法收割的呻吟
跌进不眠的峡谷
搓成病友一缕缕窃窃私语

镜中
我看见一棵有血性男子的树
不到冬天
已覆盖上层层白雪

同学

冷藏了
半个世纪
他那音容,笑态,醉姿……
全被光阴
碾碎了
一个个影子
顺着雪山的沟渠
流下来

花红花白

花红花白
在戴口罩的日子
眼睛
超强的功能是
真实

憋不住了

嗓子里痒痒
实在憋不住时
咳了出来
一个个,口罩封住了嘴巴
把肺炎
吞进肚里

咳嗽

抗疫情的日子,我咳嗽了
几声
并憋了几声
就看到亲人之间,在窗口悄悄嘀咕
很轻,听不到
声音
但从他们眼神和嘴唇密切的配合程度,我能觉察到
他们的心也像感冒了
最后
我那憋在喉咙里的一口浓痰
实在按捺不住
朝天,喷怼了
出来

母亲说:我没有病

母亲说:"我没有病"
于是,她用双手,把胸脯拍打得
咚咚响
嘴里念词
"我的手好有劲!"

我懂,她想出院;平时她总念叨
"住院费太贵
我是近九十岁的人,不要
浪费钱了"

她躺在床上,时或举起两只胳膊
一上,一下,反复伸缩
像孩子玩游戏
闭着眼,说:"崽呀,从那么远回来看我
照顾我,又累,又苦
我心里好难过……"

经医生诊断
母亲的病,很多,很严重;有
急性脑梗
肾衰竭
严重贫血……

病中的母亲

我从贵阳来到了36度
高温的南昌
而我母亲,却在经历比高温更高的生命的
火炉
她日夜昏睡
闭着眼,时或哼唧:哎唷,哎唷
时或,在颤抖中
用尽全身的力气咳嗽
吐出干瘪
撕心裂肺的痛苦
常常,饥饿之虫把她咬醒;我日夜给她喂饭
轻轻捶背……
母亲
已经认不到我了
我只好站在窗前
星光月色里,我的影子
和母亲一张麻木的脸
交织出
心底的伤痛,和
悲凉……

后面几首,是作者近作。在语言风格上,比先前有些转变。变隐形的飞翔为直裸着灵魂。这些诗亦如难以破壳的茧:“我那憋在喉咙里的一口浓痰/实在按捺不住/朝天,喷怼了/出来/"在作者心血渍透之后,终于伴着生命之疼痛,奋力一博,化蝶而出。

灵视,是大师的眼晴。这是一只只隐形的诗蝶。只有你有一双灵视的眼,作者诗歌里到处都会遇见一只这样的蝶,多彩的蝶。


20200306












发表于 2020-3-6 13: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郭老师敬酒!!


诗人需要酒。
发表于 2020-3-6 13: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哑榴倒茶!


评论者需要茶。


祝贺哑榴批评之风的转变——任何的批评只有结合具体的作品才具有意义,而不是只摘其词汇任意张扬、重塑。为哑榴的这种变化点赞。
发表于 2020-3-6 18: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品诗!!精品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