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2|回复: 15

网刊《大诗界》第二期(总113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8 04: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20-2-28 04: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卷首(责编 编委会)
 □ 寄语(编者书)/ 卢兆玉
COVID-19 热词-新冠病毒、口罩、宅、逆行(责编 观云忘我)
 □ 新冠病毒
   一只只蝙蝠不害怕冠状病毒 /哑榴
   歌颂白衣天使 / 清寒如斯
   病毒 / 梅海
   致新型冠状病毒 / 江从超
   有感于新型冠状病毒 / 卢兆玉
 □ 口罩
   口罩模式(组诗)/ 赵华奎
   诗歌与口罩 / 老实诚
   戴口罩的日子 / 梅海
   白口罩 / 哑榴
 □
   宅婆的絮叨(组诗)/ 蜀道人生
   全民宅兵 / 丁建生
   宅家(二题)/ 山城子
   宅 / 梅宇峰
   被宅的日子 / 古剑
   宅 / 观云
 □ 疫情
   没有疫情 我们一样写诗 / 卢兆玉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 / 清寒如斯
   如果没有疫情 / 信步游
   我和疫情 / 哑榴
 □ 逆行
   在风暴中逆行(组诗)/ 赵华奎
   逆行者 / 哑榴
   二月春风似剪刀 / 江从超
2020诗展(一)入场式(责编 王芥、哑榴、与诗为伍)
   大诗界2020诗展献辞 / 卢兆玉
   沉默(外一首 重回古镇)/ 亚子
   在春天里种植大面积情人 / 阿麦  点评 / 王芥
   月亮睡不着了(十首)/ 阿尔斯楞
   我是草地上一个散淡的人(组诗)/ 清明 点评 / 阿尔斯楞
   暮色里(六首)/ 水香怡
诗界十二家(责编 编委会)
 □ 王芥诗选
   温度
   赠诗
   雨水
   云淡了
新会员活页(责编 编辑部)
   绿映村(组诗)/ 孙淮田
   养老院(七首)/ 闫殿才 点评 / 卢兆玉
   在曾经的日子里(组诗)/关门雨(内蒙古) 简评 / 山城子
   关于鸟及其他(外一组)/ 澧有兰
   情在冷香深处(外二首)/ 老实诚
   隔离的春天(六首)/ 一拂烟云
   圈子 / 张勇金
诗人之书(责编 编辑部)
   贵州 寒山红衣:冬天的音符(外六题)
   陕西 空也静:笼子【10首】
   晓君一生何求:我该把什么送给春天(六首)
   赵华奎:见字如面(外一组)
   中明:越界(三首)
   蓝蓝天:谁更无辜(九首)
   周建好:小院 (短微三组)
   梁银:最后的曙光(外一首)
   纳兰寻欢的诗:瀑布 (十六首)
版主风采(责编 编委会)
   晨奕:失眠的弗洛伊德 (外一些)
   梅宇峰:国士无双(四首)
   江从超:早春(外三首)
   唐丝宋瓷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日子里(外一组)
   六季如歌:心中的世界(五首)
   叶剑锋:演剧(外二首)
   赵安琪:青天下(组诗)
管委冲浪(责编 编委会)
   与诗为伍的诗(12题)
   山城子的诗
   天荒一隅的诗
   蜀道人生的诗(十四首)
   陈铭:隔离日记(选四)
网络淘诗(责编 天荒一隅、山城子)
 □ 微信诗选
   臧棣| 双盲测试(外一首)
   白地| 你在阳光的罅隙中看到我(外一首)
   侯倩| 水 事
   帕瓦龙| 钻石公主号(外一首)
   汪剑钊| 有愧于雪的纯洁
 □ 博客诗选(新浪)
   我们寻找我们的神 / 金迪
   馈赠 / 流泉
   紫云英感赋 / 尧鲁
   雨水 / 徐和平(江苏)
   因为爱着 / 梅山子
   所有的等待都在一条河的两岸 / 吉颇尔夫
   春天 / 风无怨言
   珍爱 / 蒲公英阿伟
文苑-评论(责编 山城子、与诗为伍)
   杭州路十号 / 亚子 小说 / 于德北 鉴赏/杨晓敏 诗对话/ 亚子-卢兆玉
   简评 诗展2020(一)/ 山城子
   随笔 马致远 / 庄晓明
   今年春节,别有一番 / 蜀道人生
   等待春暖花开 / 信步游
编后记(责编 编辑部)
   过程 / 观云忘我





点评

转发朋友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28 08:31
发表于 2020-2-28 07: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辑老师们辛苦了
天荒老师辛苦了

转发!

点评

这一期是值得转发的。 我们结合了时事出刊,还衔接上了“诗展”,此外将【三人行】改为了【管委冲浪】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一些管委将会归来,因为也有了“用武之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28 08:47
发表于 2020-2-28 08: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谢谢转发支持,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28 08:49
发表于 2020-2-28 08: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兄辛苦!
发表于 2020-2-28 08: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20-2-28 07:49
编辑老师们辛苦了
天荒老师辛苦了

这一期是值得转发的。

我们结合了时事出刊,还衔接上了“诗展”,此外将【三人行】改为了【管委冲浪】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一些管委将会归来,因为也有了“用武之地“。
发表于 2020-2-28 08: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刊和编辑的任务都是很重的,值得我们的诗友尊重。

 楼主| 发表于 2020-2-28 08: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转发支持,远握!
发表于 2020-2-28 15: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兆玉兄,山城子老师,天荒一隅老师辛苦!
发表于 2020-2-28 16: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们辛苦!


发表于 2020-2-28 16: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们提起笔,很少有那激情澎湃的时候,如今我们的诗篇虽不算可有可无,但确切也是闲适中的文字,且还有着不尽兴的压抑。如果诗的功利性消失了——离社会和读者渐行渐远,则诗的抒情性减弱之后,诗人的自娱价值也将消失。文字就只剩下了文字。诗也就只剩下了诗。随着时光的流逝,大多成为无考之残页。人没了,诗也圆寂了。

这其实是一种悲催,又何尝不是种种浪费。但我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生计之外的那些闲雅。且毕竟还有些功利性的写作,如入会啊,诗协啊,荣誉啊,虽然不那么潮流,但也总算有那么点收获,一进入某些圈子之后,更是可以互捧臭脚的。

诚然,我们有自命清高且也确实清高的人。但他们纪事而不抒情,咏物而无寄托么?那这份清高也就是看着自己的分行,心生舒服感而已而已。

我个人倾向于《寄语(编者书)》一诗中所阐述的编者的立场。虽然陈述委宛,但这里不仅有发自内心的呼唤,更有对诗的良性的认知,还是对前代诗的种种概括式的小结。

  无论是疫情还是诗展
  我们取最优的诗篇进入网刊
  这是每一位编者的责任
  也是一份刊物的情怀
  我们包容但不包揽
  个性与共性都是普遍的存在
  最大的包容里
  总喜欢那独具最令人惊喜

  惊艳、不限于词藻
  还有思想——这机智这勇敢
  这一腔热血中
  不可压制的宣泄激情澎湃

  诗人应当站得更高
  不止于表现自我一次超爽的快感
  意淫、梦呓,柏拉图精神胜利法
  生活的写照时代的标签

  “造化合元符,交媾腾精魄。”
  狂欢于狂欢之时
  萎靡于萎靡之际
  纵然孑然一身也在寻找象征的森林



  2020-02-21

如首节”无论是疫情还是诗展/我们取最优的诗篇进入网刊/这是每一位编者的责任/也是一份刊物的情怀“直展抒情之风,且直言不讳。虽然有些硬,但却至诚,很符合作为这次诗展的发起人和网刊主编的身份,更是在面对疫情肆虐时,将其列于首位。这里说编者的责任,刊物的情还,又何尝不是在反观诗人更要有责任感和情怀呢?最优的诗篇是什么,当然是有责任感、有情怀的诗篇。一篇以陈述为主的寄语,开篇就立意很高,出语不凡。接下来,更是游刃有余,承上启下,从情怀出发:

  我们包容但不包揽
  个性与共性都是普遍的存在
  最大的包容里
  总喜欢那独具最令人惊喜

简直大笔如椽,平出之后,笔峰一提,将矛盾中的个性与共性列于同一个平面,包容是落实的情怀,不包揽说的是刊物的实情——每一期刊物都容积有限,照应了”取最优“,在个性与共性同列时”总喜欢那独具最令人惊喜“什么是独具——题材、主题、艺术手法的独具一格。作者省略了一格,不是为了缩词,而是减负。是啊,当下的诗有多少能称为独具一格的呢?能有那么点既结合责任、情怀,又有独具感的已经是“个性与共性”统一中的令人惊喜了。加一最字,说明不多。第一节的最说的是量,这里就是质了。观云之诗,除了结构之外,每一个字都精心出来的。一首诗不仅有词汇的外表,更应有或者同时有内在的结构、起承的严谨,着笔的用心。

  惊艳、不限于词藻
  还有思想——这机智这勇敢
  这一腔热血中
  不可压制的宣泄激情澎湃

“惊艳、不限于词藻”这里承接得多好啊,节奏、语感上的天衣无缝。潜伏在上节独具中之一的词藻,一下子被拧了出来,且冠以“惊艳”二字,既肯定了词汇在诗中突然的地位也叩合上节的惊喜并更上层楼。若惊喜为虚,这里惊艳就是实了。但笔者的境界无疑更高,从起笔的立意到此仍然上扬,且进入述理之作中罕有的抒情:“还有思想——这机智这勇敢/这一腔热血中/不可压制的宣泄激情澎湃"整个一节是对独具者最优诗篇的深层次的阐述,也是作为编者对好诗的渴望和展怀。且赋予思想以机智、勇敢、一腔热血、宣泄至激情澎湃,这哪里是只是枯燥的思想,分明是知性与感性的结合,情和理的交融,是情感化的理性,热血的人,而非冷血动物。这才是诗人之所以是诗人,仍诗人所写之诗乃人之诗。这是观云一惯的诗学理想。

  诗人应当站得更高
  不止于表现自我一次超爽的快感
  意淫、梦呓,柏拉图精神胜利法
  生活的写照时代的标签

我们讲诗的批判的精神,理论同样是要这种精神的。这里作者以身作则,接下了上节中的勇敢,毫不客气地批评了(对不起唷,作者也是写的诗,就不怕得罪同行么?所以是勇敢)当下二类流行且流弊的写作方式——”超爽的快感“与”意淫、梦呓,柏拉图精神胜利法“后者看似扯远了,其实是在挖新诗老祖宗的墙角。柏拉图是西方代表,精神胜利法是东方的法定。这里柏拉图和精神胜利法之间所以没有隔开,也许笔者意在强化精神的联系,毕竟柏拉图也是理想国精神恋爱的始祖。作者在这里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回旋的余地和退路。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不是,作者是认定个性与共性的统一的,诗应当来自生活,具有时代标签的属性。屈原的诗,陶潜的诗,王维的诗,李白杜甫的诗……其背景哪个不与生活时代相关切。王维称为诗佛,那也是佛教在中国流行广展的时代,陶渊明的不为五斗米折腰和大量的饮酒诗不正是魏晋士大夫的另一种遗风么?屈原生于战乱,李白杜甫也经历了唐的盛衰,尤其是杜甫处在战乱之时。我们说唐诗宋词。只是诗人词人的才情么?不,还有他们或明或暗的人生际遇。这就是诗,诗的内容和这些内容的情感折射。有此众前贤的垫铺,作者自然是敢于秉笔直书。可以说勇敢中不失机智。

  “造化合元符,交媾腾精魄。”
  狂欢于狂欢之时
  萎靡于萎靡之际
  纵然孑然一身也在寻找象征的森林

作者顺势地一转,巧妙地引用李白《草创大还,赠柳官迪》中主旨的诗句”造化合元符,交媾腾精魄。”以道之修为阐述人之修为诗之修为。自然之道人之道也诗之道。道者迹也。万物皆有迹可寻,诗也如是。我们避开那些史诗性的著作,暂且不提。一首诗就那么几十行,数百个字,字字相抠,纵然上天入地装神弄鬼忽然东西,也还是能理出个头绪,但明眼人一见即是乱麻一团时理它何益?所以自以为是而非是者之诗,即便天花乱坠也多无人问津,熟悉的人凑上来美言几句,是为捧场而已。诗以朴素、本分、真挚为本,常在直率与曲折之间作调整,为诗之需而取舍。长短不一,长短也有别,但该长则长、当短得短,是为诗之节律,强行的增减整体上对诗无益,“狂欢于狂欢之时/萎靡于萎靡之际"是说诗该表现什么就表现什么,而一句”纵然孑然一身也在寻找象征的森林“无疑是对艺术性高度肯定,并再一次指证诗人不应当以孤独为孤独,那象征(是现代最常用的手法之一)的森林,也应看成诗人在诗中的伴侣。否则”心字已成灰“时什么也没得表达了。

一首二十五行的诗话诗《寄语(编者书)》让我们领略了论家的纵横捭阖及与张驰有度高度结合的辩辩艺术和真知灼见。   2020.3.2-3阅读于《大诗界》网刊

点评

谢谢! 希望能开启阅读网刊之风。 网刊不是同来收藏的而是方便阅读的。假若”诗到语言止“在诗人哪里是成立的,则在读者那儿应是“诗从语言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3-3 12:13
学习!大师之作,之评!仰望之!敬佩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3-1 20:34
发表于 2020-2-28 18: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出刊!策划、编辑们辛苦!
发表于 2020-3-1 20: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诗为伍 发表于 2020-2-28 16:21
当我们提起笔,很少有那激情澎湃的时候,如今我们的诗篇虽不算可有可无,但确切也是闲适中的文字,且还有着 ...

学习!大师之作,之评!仰望之!敬佩之!
发表于 2020-3-1 20: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选诗、评诗、编辑的老师们辛苦了!向老师们致敬!这样汇在一起看起来更方便
发表于 2020-3-3 09: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并感谢出刊!祝贺上刊诗友!
发表于 2020-3-3 12: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诗为伍 发表于 2020-2-28 16:21
当我们提起笔,很少有那激情澎湃的时候,如今我们的诗篇虽不算可有可无,但确切也是闲适中的文字,且还有着 ...

谢谢!


希望能开启阅读网刊之风。

网刊不是用来收藏的而是方便阅读的。假若”诗到语言止“在诗人哪里是成立的,则在读者那儿应是“诗从语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