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3|回复: 19

[首发] 自选二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9 15: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哑榴


生活不过是剥落
一些细小的飞翔
从内部开始
剥开尘粒
取出花朵,种子
剥开鸟
取出鸟鸣
剥开鸡毛,蒜皮。争吵,杀伐
取出爱。恨。自由
黑暗由很浅的泥。很薄的皮
覆盖着
世界像一粒微尘等着你
叩开一扇门
去飞


2018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薄翅

简居,单衣,素食。还有一眼望穿的
内心
这颗红色心脏,跳动
拥有飞
栖息到思想前额:
我如此轻,透明
以致于
将大地草木视为,亲人
风中的刀子
视我为敌
我却借助它
将一片“希冀"之彩翼,带到
死寂之地
一次次,轻灵的穿越之后
只作卷刃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怀远

一轮荒凉的月,犁过
荆棘。长出一条路
年年荒凉。踩一次
月光迷离一次。岁月深深
掩着久远的鸟,留守的面孔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折

走在前面的人突然蹲下身来

他忽然看见
一个影子
潜伏着

跟着的人,走不过
这道坎
他,己经过了

跟着的暮色继续跟着他
走回头的夜路
他却走在另一条黎明的路上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的孤独只是一个模型

时间静止。它是虫子,或者
虫子栖息的洞
你也不可能将它拆成,另一只
跳跃到,另一个星球

它会死。拼凑的肉体和灵魂
一切没有模型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墙

我躲在一扇墙后面
桌椅象是脚手架
书是砖头

我躲在书里,一行诗后面
有几个铅字
象破损的砖头,钥匙,和锁

我用铅字砌着,又一堵墙
爬在每个铅字上面
越砌越高

我的心灵,也一直躲着
沿着墙脚,留下一行行足印
我看见所有的墙
都有人在修补,重砌
沿着仄仄的墙顶行走自如
飞檐,走壁

我剩下的砖头不多了
我砌墙的工具也丢在墙缝里
我在墙上忘记了留下门,窗
便拆了又一堵墙

我将自然打通一个透明的窗
我将城市拆成一扇更大的门

20191108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野

诗/哑榴

从田野飞回
冬日的鸟抱团,降落

在村边一隅,密聚歪脖子绿树上
叫得格外悦耳

雪,静悄悄(我是一只孤单的白鸟,远望着

20191114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见巨石


山雨欲来
眼前的山兀立,花雨一般
雪亮的天,与浓墨的云

飞奔的巨石迎面砸来
圆形的疤瘤
像脱离苍穹的野马
掠过矮屋头顶
我躲向近墙三脚的木桌

门前的铁轨驶过破败的轨道车
倏忽断了链
奇怪的一幕发生
机车头倒退
与断链自动连接起来

如死蛇
断了骨,仍连着皮
向前疾奔

我这离的世界,一片漆黑
孤独地逃出这间矮屋

20191205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步行者

走过的路,崩紧橡皮筋
一个人拼命拉长自己的影子
坎坷的道,松了又松

他又轻轻一拉,便将自己
弹到很遥远的地方

一个习惯于步行的人
他将芜杂的世事
成梱扎起
轻易地拉宽了腰围,胸襟

一来,一回,之间
他用粗绳子代替细绳子捆扎
成堆的石头
他用华饰头巾包裹泥土
吃粗粮野菜代替精细配方

他饮用落满稻花的泥水
解燃眉之渴。丝毫感觉不出泥腥

这不,紧箍儿,失灵了
一日醒来,偏头痛消失了

20191216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心

一次次试图找到
一些废弃的根系,埋入诗句
滋养芽苞,花朵

需要一把铲子,闲适的土壤
根系来源于友人的赠送。也许只是
春天的运输车上掉落的一茎“失望"

这是春天。一想到日后那些水灵灵的花朵
我就忍不住四处寻找空闲之地
就像当年的孤寡老人,独自从雪地抱起一个弃婴

。屋顶的石头

檩条朽断,砖墙倾颓
它起先站立在屋顶
风吹雨漏
一头栽到在土砖墙上面

土砖被雨水洗空
那块石头仍横在那里
像老屋的主人
一直躺着,上不接天,下不连地

一些枯藤,朽木,环绕着
悬棺一样。也似一个悬念:
祖祖辈辈倔强的灵魂
仍是如此厚重,难以下葬

。五金店

一把钣手躺在世纪木柜里
做了个梦
梦见锈迹斑斑

时间老人来配置
年轻日子松懈丶断裂的骨节

下雪的日子,青菜猛涨
一位老人用八十年代的报价
购走了那把锃亮的钣手

世界穿着薄薄的包浆。简化成P丶丅、S
……抽像的符号
像一群又一群上班族
不需要内脏

。溶解

一根骨头蚀了又蚀
终不溶于浊世
泛舟清流一一
各种废液腐蚀的人生
立不起
流不动
肿瘤一样
镶嵌在国家肌体里
从来没有一种万能溶剂
可以化解全部症状
但对于某一种痼疾
便对应一位神灵
春风化雨

20190109

江湖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弓剑手
射落一只,又哺育一只
兔死不尽
他的狗,自然不必烹饪

他佯装大醉
醒眼看醉人。醉人不饮酒,下毒
终究,毒死了自己

从来沒有刀枪不入的人
那只是书上的独撰
他说。但躲过九九八十一次谋杀
仍活着,却是真的

问起不死的奥秘
他说,溜之大吉。江湖嘛
别太当真
人家刺伤了你,也许真的是误伤

三十六计,走为上
溜之,大利!疗伤,到僻静之处
舔啖断骨再生的过程

20190103

。素心

一条小溪习惯了潺潺流淌
细水长流的日子
怕重油。不接油水多的活
胃口也不大
偶尔吃了大餐,头晕
想吐
觉得口袋里装着脏东西
要自己抖出来

20190101

。一只鸟的冥想

飞到餐桌上
有人偷偷关掉门,窗口
封掉
一个戳洞

黑屋子里,不要挡住它
或者,在捉住它之前
想清楚
这只鸟的误入,不至于误伤

或,致命

20190101

。冬宴

大包菜肌肤如雪
大雪前每斤二毛九
大雪后每斤九毛九

雪冻住,又渍透
菜叶呈现蝉翼的透明度
它被冻伤
却甜透了

令我想起故乡。被无辜
挨冻的人们
给予自己的营养,胜似人间
一切物质、精神食粮

20190101

墨痕

白纸如雪,
浅墨一次次加深。
从柳丝到树杈,
最浓的一笔,像一只老鸦。

冰冻住了
它的黑色羽毛。

万物连续保持着飞翔的姿态,
像树,
像田野,山脉,河流。
一切白都演变成深刻的
不死的墨痕。

20181128

悬崖

那永远是一条布满刀光的路
像碎镜子的边缘

碎片垒砌天空
切云,雪,纷纷

芳草从立锥未稳到深入云床
鸣出,啼血的杜鹃

溪涧里堆满云锦
从悬崖的肩膀一直披下历史

洁净的光线被大把收割,枯落
被一只自由的小鸟,啄来,啄去

他已被一再削成秃顶,平地
你却依然减他山头,喊他天

20181118

忘了

你睡了
一只瓶子仍在飞行,携带光
穿过黑漆漆的淼淼

这一刻,你并不知道自己已睡了

你见过的星星,只如海底的迷宫
水草的影子,发光的鱼鳞,或人的面孔

这一刻,你还醒着。倏忽,挣扎
离开了海水。吐一口窒息的胸腔
像一只瓢虫驶离玻璃仓

或一粒萤火虫弹出黑夜。落到
一片黎明的叶子。湿漉漉

那些魔幻的,瞬移的,闪烁的,轨迹
你终不能细刻。甚至也忘了
你在梦里清晰地打听,和牢记

一条鱼,一个人,一片海,一座城
的名字

20181109

荒月亮

诗\哑榴

内心,隐藏那么多月光
被禁运
被遗忘
内心的黑夜,缘于一次次
偶然的良心,发现

发现手不能劳动
足不能跑动
心不能跳动
内心的光,找不到亲人们

趁着夜色,一路狂奔
卸下。安装,一一
至少,还能做点什么,为荒凉的
白天,无所事事

当月儿升起在该升起的地方


20181031

。浮出水面的鬼手

清水,芙蓉。形势大好
骷髅们闭口,沉默
不良的话无法当作证词
手执青梗的人
他己浸染剧毒。口里
不能说出胎死的莲花
人们看见一只沾满油污的手,像刀
划开,死寂的水面

20181031

。玻璃瓶。木塞子

玻璃瓶透明。我说它是我的世界
至于尽量装些什么
我时常被这个简单的问题难到

我装入自已,肯定是
瓶子外面的我,得用木塞塞紧
不让岁月侵蚀
也得常常打开

我在瓶子外面吗
还是在瓶子之内
我手中的木塞变质了吗
还是铅封了死寂的岁月

装入另一个她?不能肯定
这只瓶子太透明了
我贴上的标签试图
遮住她的整个酮体

我仍要不断验证
一只木塞对于一只瓶子
的活性。有一种极限叫做窒息
超出了彼此间的忍耐程度

20180431

观鸟

一群可怜的鸟儿
被驱赶
乘着破旧的马车逃逸

陷入沼泽
鸟儿们聚拢。迅速排成一列
向疯狂的驱赶者疯狂投掷
石头如雨点
落在傲慢和愤怒的人群
头颅开花

那一刻
她像梦一般
抱着写字和唱儿歌的孩子
躲入废弃的窑洞
石头从头顶飞过
她怀抱无名的幻想
继续逃遁
一脚踏空

到处是被石头击中
和被鸟儿啄瞎眼的人们
黑压压的乌鸦一般

20181222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箭矢

他向天空拉弓
没有箭矢
他向天空反复拉弓,惊动了
一只远方的鸟

她慌乱地拍打着翅膀
滑翔到草地上……

后来,他改了行,在地面
种上一种止痛的药丸

再也不敢向天空拉弓,一一
即使,在无聊的日子,手心发痒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花开

树将伤口填满
我一次次看见树的泪
树没有憎恨么
树不痛么
还有人间的刀子
为什么找上树

树并不理会我的打抱不平
一次次将花朵压满枝头
让我看到
只有花开,胜似一切回答

。低洼的花

沉默的人,忍不住在春天开口
死气沉沉的低洼,流水冲积的淤滩
竟然浸泡着星星、月亮
溺水的花朵们一一
有人说,看哪,水深火热的煎熬
她们可不这么认为
小蝌蚪们,游过来一一
在花海里翱翔……踏浪而歌
误将这片洼地当作天堂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5: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选二十首


。只有花开

树将伤口填满
我一次次看见树的泪
树没有憎恨么
树不痛么
还有人间的刀子
为什么找上树

树并不理会我的打抱不平
一次次将花朵压满枝头
让我看到
只有花开,胜似一切回答

。低洼的花

沉默的人,忍不住在春天开口
死气沉沉的低洼,流水冲积的淤滩
竟然浸泡着星星、月亮
溺水的花朵们一一
有人说,看哪,水深火热的煎熬
她们可不这么认为
小蝌蚪们,游过来一一
在花海里翱翔……踏浪而歌
误将这片洼地当作天堂

。箭矢

他向天空拉弓
没有箭矢
他向天空反复拉弓,惊动了
一只远方的鸟

她慌乱地拍打着翅膀
滑翔到草地上……

后来,他改了行,在地面
种上一种止痛的药丸

再也不敢向天空拉弓,一一
即使,在无聊的日子,手心发痒

。步行者

走过的路,崩紧橡皮筋
一个人拼命拉长自己的影子
坎坷的道,松了又松

他又轻轻一拉,便将自己
弹到很遥远的地方

一个习惯于步行的人
他将芜杂的世事
成梱扎起
轻易地拉宽了腰围,胸襟

一来,一回,之间
他用粗绳子代替细绳子捆扎
成堆的石头
他用华饰头巾包裹泥土
吃粗粮野菜代替精细配方

他饮用落满稻花的泥水
解燃眉之渴。丝毫感觉不出泥腥

这不,紧箍儿,失灵了
一日醒来,偏头痛消失了

20191216

梦见巨石

山雨欲来
眼前的山兀立,花雨一般
雪亮的天,与浓墨的云

飞奔的巨石迎面砸来
圆形的疤瘤
像脱离苍穹的野马
掠过矮屋头顶
我躲向近墙三脚的木桌

门前的铁轨驶过破败的轨道车
倏忽断了链
奇怪的一幕发生
机车头倒退
与断链自动连接起来

如死蛇
断了骨,仍连着皮
向前疾奔

我这离的世界,一片漆黑
孤独地逃出这间矮屋

20191205

雪野

从田野飞回
冬日的鸟抱团,降落

在村边一隅,密聚歪脖子绿树上
叫得格外悦耳

雪,静悄悄(我是一只孤单的白鸟,远望着

20191114

。墙

我躲在一扇墙后面
桌椅象是脚手架
书是砖头

我躲在书里,一行诗后面
有几个铅字
象破损的砖头,钥匙,和锁

我用铅字砌着,又一堵墙
爬在每个铅字上面
越砌越高

我的心灵,也一直躲着
沿着墙脚,留下一行行足印
我看见所有的墙
都有人在修补,重砌
沿着仄仄的墙顶行走自如
飞檐,走壁

我剩下的砖头不多了
我砌墙的工具也丢在墙缝里
我在墙上忘记了留下门,窗
便拆了又一堵墙

我将自然打通一个透明的窗
我将城市拆成一扇更大的门

20191108

。转折

走在前面的人突然蹲下身来

他忽然看见
一个影子
潜伏着

跟着的人,走不过
这道坎
他,己经过了

跟着的暮色继续跟着他
走回头的夜路
他却走在另一条黎明的路上

。薄翅

简居,单衣,素食。还有一眼望穿的
内心
这颗红色心脏,跳动
拥有飞
栖息到思想前额:
我如此轻,透明
以致于
将大地草木视为,亲人
风中的刀子
视我为敌
我却借助它
将一片“希冀"之彩翼,带到
死寂之地
一次次,轻灵的穿越之后
只作卷刃


。飞

生活不过是剥落
一些细小的飞翔
从内部开始
剥开尘粒
取出花朵,种子
剥开鸟
取出鸟鸣
剥开鸡毛,蒜皮。争吵,杀伐
取出爱。恨。自由
黑暗由很浅的泥。很薄的皮
覆盖着
世界像一粒微尘等着你
叩开一扇门
去飞

。重心

一次次试图找到
一些废弃的根系,埋入诗句
滋养芽苞,花朵

需要一把铲子,闲适的土壤
根系来源于友人的赠送。也许只是
春天的运输车上掉落的一茎“失望"

这是春天。一想到日后那些水灵灵的花朵
我就忍不住四处寻找空闲之地
就像当年的孤寡老人,独自从雪地抱起一个弃婴

。屋顶的石头

檩条朽断,砖墙倾颓
它起先站立在屋顶
风吹雨漏
一头栽到在土砖墙上面

土砖被雨水洗空
那块石头仍横在那里
像老屋的主人
一直躺着,上不接天,下不连地

一些枯藤,朽木,环绕着
悬棺一样。也似一个悬念:
祖祖辈辈倔强的灵魂
仍是如此厚重,难以下葬

。五金店

一把钣手躺在世纪木柜里
做了个梦
梦见锈迹斑斑

时间老人来配置
年轻日子松懈丶断裂的骨节

下雪的日子,青菜猛涨
一位老人用八十年代的报价
购走了那把锃亮的钣手

世界穿着薄薄的包浆。简化成P丶丅、S
……抽像的符号
像一群又一群上班族
不需要内脏

。溶解

一根骨头蚀了又蚀
终不溶于浊世
泛舟清流一一
各种废液腐蚀的人生
立不起
流不动
肿瘤一样
镶嵌在国家肌体里
从来没有一种万能溶剂
可以化解全部症状
但对于某一种痼疾
便对应一位神灵
春风化雨

20190109

江湖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弓剑手
射落一只,又哺育一只
兔死不尽
他的狗,自然不必烹饪

他佯装大醉
醒眼看醉人。醉人不饮酒,下毒
终究,毒死了自己

从来沒有刀枪不入的人
那只是书上的独撰
他说。但躲过九九八十一次谋杀
仍活着,却是真的

问起不死的奥秘
他说,溜之大吉。江湖嘛
别太当真
人家刺伤了你,也许真的是误伤

三十六计,走为上
溜之,大利!疗伤,到僻静之处
舔啖断骨再生的过程

20190103

。素心

一条小溪习惯了潺潺流淌
细水长流的日子
怕重油。不接油水多的活
胃口也不大
偶尔吃了大餐,头晕
想吐
觉得口袋里装着脏东西
要自己抖出来

20190101

。一只鸟的冥想

飞到餐桌上
有人偷偷关掉门,窗口
封掉
一个戳洞

黑屋子里,不要挡住它
或者,在捉住它之前
想清楚
这只鸟的误入,不至于误伤

或,致命

20190101

。冬宴

大包菜肌肤如雪
大雪前每斤二毛九
大雪后每斤九毛九

雪冻住,又渍透
菜叶呈现蝉翼的透明度
它被冻伤
却甜透了

令我想起故乡。被无辜
挨冻的人们
给予自己的营养,胜似人间
一切物质、精神食粮

20190101

墨痕

白纸如雪,
浅墨一次次加深。
从柳丝到树杈,
最浓的一笔,像一只老鸦。

冰冻住了
它的黑色羽毛。

万物连续保持着飞翔的姿态,
像树,
像田野,山脉,河流。
一切白都演变成深刻的
不死的墨痕。

20181128

悬崖

那永远是一条布满刀光的路
像碎镜子的边缘

碎片垒砌天空
切云,雪,纷纷

芳草从立锥未稳到深入云床
鸣出,啼血的杜鹃

溪涧里堆满云锦
从悬崖的肩膀一直披下历史

洁净的光线被大把收割,枯落
被一只自由的小鸟,啄来,啄去

他已被一再削成秃顶,平地
你却依然减他山头,喊他天
发表于 2020-1-29 19: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居,单衣,素食。还有一眼望穿的
内心
这颗红色心脏,跳动
拥有飞
栖息到思想前额:
我如此轻,透明
以致于
将大地草木视为,亲人
发表于 2020-1-29 19:54: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20-1-29 15:30


诗\哑榴

祝福老师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20-1-30 07: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留守的面孔
发表于 2020-1-30 07: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的暮色继续跟着他 走回头的夜路 他却走在另一条黎明的路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