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4|回复: 25

[首发] 数点2019哑榴,发表于《诗歌周刊》的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9 11: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哑榴丨归雪

弈。不知地面飞白
中局。雪渐深
残局。只见眼下棋,勾削来时路

将,帅,畅饮,抵足而眠。自始至终
不见神秘对手出现。天下皆白成一家

20190111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51期




微诗二首


哑榴



一片叶子的边缘


泉眼是泉水的枯巢,漩涡是河水的墓穴
一片叶子只是一场大水漫过的疆场
是鸟眺望的远方。它枯死的脉胳
一定指向
另一条永生之河



总是一再地


拆断一日。对折,再对折
折痕,梦见断裂处不再藕断丝连
日子从另半张开始。更多时候,时间被折皱
像一张陈旧的报纸揉成一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56期



微诗三首



哑榴





黑洞



洞穴边缘,湿漉的光
只有潜心……潜到人世之外
才会了无,牵挂
狗的嗅觉,蝙蝠的超声波,让好奇
一步,一步,抵达恐怖与欢呼





破旧氛围



旧毛巾,睡衣,三角裤头
流浪猫。陈旧的时光
饥渴,一直悬挂在风中
倦怠之后,找到一处容身之地,作爱
成瘾,甩出一阵疯狂的雨点




向往南山



在流水线,看不见内心任何东西生长
在乡下,还可以望见大雁
和今年的采菊人告知你
一年一度收获儿孙满堂。惊喜着
不老南山的,全部秘密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61期




五月,抹一把潮湿的江南



哑榴



布谷鸟的叫声
时而在梦里叫醒我
远离麦子和故土
这些年在城市打拼
身体和思想变得越来越干硬



坐下,那不是故乡的泥土
站立,那也不是故乡的蓝天
霓虹灯
那不是故乡水面粼粼的春光



失去了那些花香鸟语
我也不是我
那个曾经抹一把汗水
弯腰,又直立起来
的我呢——



像一株干瘪而苍凉的风
我渴望
那些月圆月缺的日子
那些倾盆而下的雨水……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67期



微诗三首


哑榴



镜子上的伤口


人,站着一面镜子

正面光滑,反面也细腻
直到被一粒无形子弹击中
你再来察看,抽搐,愤怒,一个人崩溃的另一面



雨是一匹马


用雨喂沙,干涸的情感
我忽然想起
一段死里复活的日子,马蹄迅疾,开了花

谁能喂雨?一一雨水淌过的旅途
一路苦涩,难言



浮生与白

旧日子,旧巷
不断被削去的表皮,伤口发炎
老布一样褪白

老乌鸦向我透露,白如骨的枯臂上
小乌鸦,又生出一窝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7-12 12:37)
发表于 2020-1-29 11: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眼下棋,勾削来时路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65期


微诗二首


哑榴






撑开的日子
天下乌鸦一般黑
黑得沿路撞鬼
所有的道路都封闭,喊冤
谁有鬼道,敞开绿灯






长久地沉溺在噩梦,根本
保护不了任何人。找到的对手
全是一张漏网。无底黑洞
它,宁可找到一把冷箭
射穿它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7-3 06:24)
发表于 2020-1-29 11: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皆白成一家——华夏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71期




微诗二首


哑榴



一叶所障


墙,挡着一片枯叶
灯光之水,透过墙缝,渗漏

枯叶,倒塌之后。他看见墙应声而倒
内心的光芒决堤



记忆,灯


他为每一位行人指示
暗红的血。荆棘丛。足印
后来,不见了那盏灯
有人说,仿佛系着足链,手铐。他决别的微笑
一直亮在那里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8-13 22:05)
发表于 2020-1-29 11: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它枯死的脉胳
一定指向
另一条永生之河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72期


微诗三首


哑榴



暗度


锈蚀的表象下面,锋镝潜伏
上岸之前,刀刃不允许一点闪烁
水流的声音掩盖住一切
直到水声再起,溅蹄,魂飞



又一日


捕,一大堆时光的翅
打开库房,放风
这只是个比喻。诗库有几首诗
卧室里有妻子,孩童
今天风大



握别


握住它们
一只放生的龟
一只燃烧过后的贝壳

每一次离别,同时触摸到
两种对立的意象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8-20 08:44)
发表于 2020-1-29 11: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见断裂处不再藕断丝连
日子从另半张开始
发表于 2020-1-29 11: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时候,时间被折皱
像一张陈旧的报纸揉成一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75期


微诗四首


哑榴



在别处生长


风吹落叶,不停地吹,如入无人之境
落叶不停覆盖着,不停地,到处生长
仰躺在落叶之上,久了
倏忽,看见大树,四肢弯曲,如虬
只可惜,你不是树,还得弹起自己



秋色


无人打扫的落叶
未尝不是一种成长
百丈高的树依然百丈高
菊,簇拥着,却吟出一夜,霜白
昭示,活着,另一深层次的意义



白纸


瀚墨,对质白纸
x月x日的铁证如山
一肚子憋屈一一
被口水抹黑的证据纯属乌有
可怜白纸已不再是原来的那张



病愈


秋雨,为失血的土地,打点滴
拨掉针头,伤口仍隐隐地疼着……
厌食,掏空之后一一舌尖的味蕾
重新有了饿疯的,感觉
仿佛,再次品尝逝去的甜蜜岁月?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8-27 21:55)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78期


微诗五首


哑榴






她盛开着。阻止手臂伸入瓶颈
人生,空
很多次,她碎了
人们却并未看穿,瓶底



渗漏


一个极其顽冥不化之徒
正聆听时间。内心的泉
刚刚流失殆尽:

“若开一窍。"风在耳边凿孔



阴阳眼


一些魂,枯萎在硬壳:

一个裸着,决意
去阳间走一趟
引出一串赤裸裸的
蜂,蝶,尾追



诸生灵


神,等着他们
意识到无意间犯下的原罪
主动寻求和解,道歉

神说:“赦免,或流放,全在此刻。"



南瓜引


这一睡,从春到秋。霜降了
活佛们!如古陶,出土
横七竖八躺满田埂,地头

风云,海啸,搬不动
朵朵,夕阳,在岸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9-19 04:06)
发表于 2020-1-29 11: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老南山的,全部秘密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诗歌周刊》386期


悼念袁东胜老师



哑榴



这太空的灯盏
长在生命的长青藤上
被狂风,刮走


那醒世的光芒
已离我们远去



20191212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12-12 19:57,荐稿编辑:张无为、徐长森)
发表于 2020-1-29 11: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霓虹灯
那不是故乡水面粼粼的春光

点评

新年快乐!祝身健笔健,健健康康,2020!!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29 11:35
 楼主| 发表于 2020-1-29 11: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季如歌 发表于 2020-1-29 11:29
霓虹灯
那不是故乡水面粼粼的春光

新年快乐!祝身健笔健,健健康康,2020!!

点评

健康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29 11:5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