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3|回复: 1

给我一个吻(外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 09: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20-1-12 09:33 编辑

给我一个吻
文/辰奕

从夜里的灯火之中,抽取一些模糊不清的光亮
温暖一下我们冷愣了许久的话语,打扮一下暧昧语言的试探
让彼此,以之为缓兵计,可以继续拥抱剩余不多的真诚

走近窗台,这跟月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其实是我们
早已经习惯了沉默彼此,走进夜里,放纵想要的哭泣
再多一句的话语,都是给予自己滥用爱情的名义

还要怎么样,才能把落下帷幕的独角戏,在冬夜的冰层以下
让委屈盲从一点点掩埋未尽的痛苦,堵住许多说不出的伤口
我能给你的云间白羽,以及全部,却又不是你想要的时光支点

其实,你同样清楚,如果放任脚步,在冬夜的雪地里渐行渐远
也一样会迷失在雪野。归途的方向,来时路上,一深一浅的印记
早已在另一场雪中,掩映深藏。人间的冷暖,徘徊衰退在梦里不前

如果告别,真的可以止住漂泊无所着落,你又是为了什么
不肯让我拥抱着认输,还要在大雪落尽之时,用雪寒的花枝暗示
一朵梅花相遇月光的吻痕,花香澄澈

2020.1.12




我喜欢你是纯真的
文/辰奕

花两三年时间,忘记一句话。与花上十年时间
二十年时间,赔上一头白发,没有区别
生命的终止,终归回到黑土里,埋葬自己
腐朽的木头会枯木逢春,而重生
与冷月,笑着夜黑不溜秋
都是一场笑话

以一个月为界限,隐忍彼此
不适合认输,勉强各自坚强
你常常解析着说出口的话:
“我想拥有所有美好,浪漫是我的全部。”
其实,都不需要解析,柴米油盐的日子
我给不了你全部,我们从一开始便是结束

2020.1.11




我喜欢你是纯真的(同题)
文/辰奕

以坦荡的名义,摆在沙摊上
水流一涨一退之间,洗涤暗示
沙子在暖阳的窗口里,净洁

你爱与不爱这方蓝天碧水,都没有关系
沙滩上的遮阳伞,在其间点缀人间
既不是爱情,也没有模糊不清地割裂

俗世之流音,你负与不负,也都没有关系
我只想在这光色重叠的时光里
以你的名义,放飞一只只海鸟

海潮退却,在你白衣飘飘的身形之后
错落有致地,在还原一个个日子的颜色
一粒粒闪光的珍珠,遗落在沙滩上

2020.1.10




顾念
文/辰奕

失去草绳的人,编织了半只青鸟
契合,无法飞翔之鸟羽,唯有停下来
沉默一颗枯草,在风中摇摆不定地
逼进幽暗森林,把那些藤缠树
演绎成有的无的苦果,紧缚自身
在一滴滚烫的泪珠之中,沉入心底
自此,那根断线的香蒲草
在一张苍白的纸上,优柔寡断着
洒满疼痛。涌动贫瘠之梦寐

2020.1.10




老鹧惊天
文/辰奕

阳光落下,在丛林的灌木丛中
滋生出定式,包括腐朽
冬日里,光秃秃的枝头
漫不经心地,侵蚀原野
时光总是如此,不为约定信守检索

老鹧,在黄昏落下的时候
于口中含下玉蝉,把堆积圆满的翅膀
根植枯骨,在青铜器孟上
销蚀出锈迹斑斑的先祖图腾
声声叫唤着,象形饕餮

2020.1.9




浅墨淬轻寒
文/辰奕

天蓝水绿着墨于画布上,寻香傍柳
江南雨巷,花开绵绵,饮露朝霞
却也形容不出天籁之声,嘶哑了一整个季节
在一张相片里消隐,泛白、着黑

该如何把轨道拉伸得更长,承托一节节的列车
在旧日站台里,张牙舞爪地哐哐当当开过来
又在白地之城的汽笛长鸣声之中,滚过去
无休止地,用雪水沾湿梅枝?

北山过来的风,鼓胀船帆,不忘初心
在孩童踮着不丁不八的步伐,站立如松的稚嫩身体之中
交出所有种子,回归土地,直待暖阳初开
向与窗绿,浅墨淬轻寒

2020.1.8




失眠的弗洛伊德
文/辰奕

电话里,已过去了许久,你还在沉默着
思考那只夏天里出生的小猪,是如何长出翅膀
飞回到树上巢穴的。你要知道,那一只有着粉红身子
爬到树上,夹在一颗双生树两根枝丫中,肥肥的小猪
它在你的话里,停留了太久,还要多长时间
才能想起飞翔,扇动翅膀,从恐龙尾巴上撤退
回到马车车厢里,坐下来休息

请原谅我,从你的修辞中,无法明白你演绎的
一只只小蝌蚪,是如何在夏天里长大
又如何坐在荷叶上,用笔尖着墨
在天地之间作画,用舌头标记着一只只小虫子
那些云朵,还有亭台,九曲长廊,小船,江南雨滴
以及那些岸边芦苇丛里失神的水鸟,在这方画布里
争渡一片天色,它们嗡地一声散了开来,又聚合

飞翔云间的白羽,向上升起,卷起透明的气流
一只新生蛋,飞天小猪破茧而出,在一艘小船上
飞滑而下,冲开浪花,呵气成云
失眠的“弗洛伊德”,你在午夜的电话那头断断续续地
说着这些的时候,你的婴儿
是否超越于梦,超越了羊群,超脱在草原
此刻,它是否正在笑脸如花,眉眼如画?

2020.1.8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20: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微不好写,长诗又怕啰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