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0|回复: 3

去上海看女儿看房子(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8 16: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上海看女儿看房子(组诗)

文 唐丝宋瓷

出行

坐上高铁
时速,飞快地踏上每一个目的地
一小时二十分
我心里高呼:上海虹桥火车站到了
从浦东赶过来迎接的女儿与我们一起坐上的士
赶往莘庄的金辉海上铭著
去看
上月收下的新房

海上铭著

在闵行区的莘庄
金辉海上铭著以最低六万多一个平方米的房价
抓住了我们想要有个家的心事
通过借、贷、凑
女儿拥有了一座九十三点五平方的房子
我们有了一个家

地铁

看完新家
我和妻子一定要在年未去浦东看看女儿的租房
从沪西赶往沪东
地铁热情地给我们转接了几次
一个点一个点乘坐过去
终于到了上海浦东的成山路
女儿说,租居三年的房屋
在上南十一村一座楼号的五楼

女儿的租房

我们在一家超市买了蔬菜、水果和一瓶白酒
女儿在网上点了一只考鸭、一只白切鸡
走进村社
女儿打开楼门,我们紧跟
三年了,做律师的女儿住在这里
每天坐四十分钟的地铁去南京西路上班
下午又坐四十分钟地铁折回到这里
一起拼租房子的会计小方去年年底回到了杭州
现在这房子只剩了女儿一人
再过两个月,女儿又要搬到新房子了
今晚,我们一家就住在这里

夜想

女儿在小方睡过的床上,铺了垫被,套了被窝
“晚上我们住宾馆”
我对妻子说,妻子看了看,笑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们没有太多的睡意
我们总是在想女儿出国留学的三年生活
想女儿在上海工作的四年
更多的是想明天回老家
好好工作,好好攒钱
为女儿
 楼主| 发表于 2020-1-9 08: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鼓励
发表于 2020-1-12 13: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收入《大诗界》2020第一期(总112期) -  版主风采


唐丝宋瓷:去上海看女儿看房子(组诗四题)


去上海看女儿看房子(组诗)

文 唐丝宋瓷

出行

坐上高铁
时速,飞快地踏上每一个目的地
一小时二十分
我心里高呼:上海虹桥火车站到了
从浦东赶过来迎接的女儿与我们一起坐上的士
赶往莘庄的金辉海上铭著
去看
上月收下的新房

海上铭著

在闵行区的莘庄
金辉海上铭著以最低六万多一个平方米的房价
抓住了我们想要有个家的心事
通过借、贷、凑
女儿拥有了一座九十三点五平方的房子
我们有了一个家

地铁

看完新家
我和妻子一定要在年未去浦东看看女儿的租房
从沪西赶往沪东
地铁热情地给我们转接了几次
一个点一个点乘坐过去
终于到了上海浦东的成山路
女儿说,租居三年的房屋
在上南十一村一座楼号的五楼

女儿的租房

我们在一家超市买了蔬菜、水果和一瓶白酒
女儿在网上点了一只考鸭、一只白切鸡
走进村社
女儿打开楼门,我们紧跟
三年了,做律师的女儿住在这里
每天坐四十分钟的地铁去南京西路上班
下午又坐四十分钟地铁折回到这里
一起拼租房子的会计小方去年年底回到了杭州
现在这房子只剩了女儿一人
再过两个月,女儿又要搬到新房子了
今晚,我们一家就住在这里

夜想

女儿在小方睡过的床上,铺了垫被,套了被窝
“晚上我们住宾馆”
我对妻子说,妻子看了看,笑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们没有太多的睡意
我们总是在想女儿出国留学的三年生活
想女儿在上海工作的四年
更多的是想明天回老家
好好工作,好好攒钱
为女儿

茶山

文  唐丝宋瓷

故乡的茶树
一垅一垅
从山脚一直围到山顶

如一条一条长龙
餐风饮露
聚山间之气,吸山体之营养
育龙之灵气

山顶
那只紫砂大碗,那只紫砂壶
那四只小碗
泡不尽胸间茶水
提不完盛世茶香


山水间滋生的一丝丝美味(组诗)

文  唐丝宋瓷

看护

草肥地广的原野
有两只野兔
一只蹲下后脚,站起前脚
双耳直挺,眼睛注视
另一只蹲下四脚
耳朵平于草地,眼睛紧盯四周
为自己看护

独山

静静地煮养在绿波荡漾的水域
山脚,山腰,山顶
节节顺气,郁郁葱葱

白鹭

静谧的村庄之外
一湾浅浅的淡蓝色的溪滩里头
一只白鹭
低举着头,涉着水
悠哉悠哉

旗袍

采石砌打的堤坝,六、七米高
平举起八、九户农家
石堤与外围村民的墙壁之间
凹出一条长弄堂
石路上一柱圆花瓶似的蓝旗袍
举着一位美女的细枝
细细地,从弄堂的那头走来
蓝色的细伞,溜亮溜亮

闲聊

丛丛野草
挤身于破裂的石板中
砖墙的白砌线
横的往前走,直的间隔成行
街头的转弯处
有四个老农,靠着墙,盘着腿
谈着日子,话着农活

亮点

几百年前建成的村庄
活到现在
岁月牵着阳光,牵着风霜雨雪
涂抹它
瓦片、墙头,越来越黑
最亮的是,几百年来的祝福
一副副的对联,红的依恋

晒秋

秋天的时候,那七八十户人家
在老屋阳台上晒秋
一根一根的小树
并举小米,玉米,黄豆,辣椒
白的白,黄的黄,红的红
见到这一风景
你就尝够了醇醇的乡愁

古树

蓝天。坡头上
有一株需要两人合抱的古树
五根枝头掉落
另一枝与大树弯成了一个p字
穿红裙子的美女出奇地望着
露出了两条大腿
露出了左手臂,右手臂
露出了长脖子和一头黑长发


粮仓记忆

文  唐丝宋瓷

记忆不停地喊你的名字
喊你的那个又矮又胖的最后一任站长
喊你的那个买米买粮又买油的扎辫姑娘
还有那个管理粮仓的小伙

我真的不知道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又换岗到哪里
每次走到你门口,我会深情地鞠上一躬
也会俯下身,由衷地赞叹一声

往年
交公粮的队伍,送爱心的车队
只要粮站的职工一挥手
就会把一担担的丰收安放在祖国的粮仓

免了农业税
村民们推开大门,拆掉围墙
改建了村文化礼堂、村文化中心
改建了亲子坊、春色园、乡风民俗画廊

如今,粮仓记忆里有激浊扬清的风车
有运送过爱心的独轮车
有耕、耘、犁、耙的农具
有手推石磨,有十五档算盘,还有稻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