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8|回复: 9

[原创] 干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8 04: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干嘛


“干嘛?”
以句为单元。
我们的新诗便有了无穷的质地。
尽管,
她仍然不那么尽如人意:
她的风韵,
她的情致,
她的内心的松动——防御,
还不那么地完善:
她已经完胜了过往的一切!
结论就当如是:称颂。

起于香草美人,
谁说源自屈子?
一打开《诗经》开篇:
那荇菜,
那窈窕,
谁说不是香草?
谁说不是美人?
君子好逑;
贤良美政。
兮字之字,
诗经中俯拾皆是。

比之喻之,
兴之赋之。
一个人的独唱,
并非来自荒芜;
群体的歌阵中,
谁是那激昂的引领?
可惜那王室的唱本不曾署下更多的名姓。
一部《诗经》
抹去了多少诗人的印记,
三百零五篇,
至少不下二百位诗人,
他们在五百年间艰难跋涉。

我们的新诗,
有此前数千年的底蕴。
他不因袭,
他不守遁,
他挑战的不是格律,
他挑战的是束缚——自由,
白话,
奔放——
他的于无尽中尽显着无穷。
他的于可能里竟然着可能。
新诗无疆!

大爱!
每一位诗人,
都是一位猎奇的劲旅。
只要你写,
只要你在,
只要你一往而不却步,
便是一个诗性的全能:
象征,
通感,
拟人,
物与物的交错情与智的纠结……

第三者!
谁是第三者插足?
诗人与读者之间:
不是天堑,
是桥梁,
是高铁,
再远的距离也要畅达——
心与心相通,
骨与骨相连,
一刹那,
便是永恒!新诗不应要解读。

我们呼吁:
写作自由诗的诗人们:
从自身的囹圄里解放出来——
那不是孤芳,
那是囚牢;
那不是面壁,
那是铁窗。
什么叫边缘化呀?
什么叫独善其身?
诗人不与时代为伍,
也应当与时间同行!

“干嘛?”
以句为单元。
而不是迁就分行:
排列——
那视角的美感,
凌乱。
我们在形式上浪费的太多时间,
不下于古体诗对于律韵的追求。
当诗还在以内容为至上,
一部《诗经》告诫我:
全部的楚辞叠加在一起还是略显单薄。


备注:


      
       ”干嘛?“在本诗的两次出现,所突出的就是它所代表的诗句的完整性——尽管只是两个字的疑问句,但它是诗句,而非单词。在诗中,纵然是独词句,它们仍然是句子,从属于这首诗的整体,而不是单词的独立发挥。这是词与句的区别:句子是被约束的,也是再创的;而词是原生,也是任解的和不确实性的。如果一由词解的任意发挥,那么一首诗也就不存在了。比如:某首诗中出现了”天“这个词,而不是从属于诗句从属于这首诗,则对于这个”天“——好事者就能引证出一部天文学出来,那原诗还能存在么?原诗不存在,诗人的创作还有意义么?
       诗人创造美,首先要审美,而不是提供元素——词汇。若只罗织词汇,那么读者去翻阅词典岂不是更丰富?所以,诗是由诗句构成的。



       中国诗有两大源头之说:一是诗经,一是楚辞。而作为诗人,屈原的位置崇高。并且在今学中,一些学人刻意截断两者的联系,以为:楚辞是楚文化的突起,并以”兮“为南音之始,楚辞自然成了它的光大者,而中原为辐射的北方的《诗经》虽然早上五百年,却好像和楚辞没了关系?我在这首诗中的对比,没有贬值屈原的意思,但楚辞和《诗经》比较——只要不怀偏见,《诗经》的文本价值显然地高于全面于楚辞。
       沿着《诗经》我们有了五言诗、七言诗的长足进展,习着楚辞我们滑向了文赋。若乐府杂言或宋词与楚辞有牵连,则”兮“基本尽去。只骚体中还保留着兮字。今人用啊,是感叹、是助词,而兮在楚辞中(《离骚》《九章》等用于句末)更多的是间息——多于四言句式的中间停顿,把兮字去掉大多无改本义。所以楚辞基本上仍然是四言为主的诗经的延续。其实《诗经》也非清一色的四言,只是以四言为主体罢了。又,在楚辞的一些篇章已基本上是文体了,或诗文相间——如《渔夫》。
       自然,楚辞是一次诗体的解放,也可视为创新,它在大体量的出现无疑更适合于现代新诗。但更多的是诗人价值的凸现,抒情主体的壮观。这正是后代将楚辞毋宁说屈原引为源头之一的真正原因。所以有骚体(《离骚》)之说——风骚并称。



       现代诗自朦胧诗以来,屈原的价值更高。尤其以“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认世观为甚,以迎合边缘化、私密性写作,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则尽可能的去之远之,爱国主义,美政思想,基本上没出现在当下大多数诗人的诗中。这也是本诗里,我更举《诗经》的一个当今诗界基本面的原由之一。
       我们承《诗经》当然是它广泛的社会内容;我们承屈原当然是他的理想主义,他的积极的抒情主体的一面而不是消极的一面。
       在今天,当我们走至边缘的极限之后,我们更有理由举重《诗经》回归诗的社会学、人文学、审美学——兴观群怨。诗言志。诗人之志,绝非只有仙山琼阁一途。
       现代诗的出现,意愿上就是更好的更全面地更从容更充分地表现生活和社会的内容。
       现代诗形式的不拘一格,正是为表现广泛的内容服务的。反之,便是舍本逐末,诗歌穷途。


                                                              2020-01-07于大诗界
发表于 2020-1-8 07: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诗还在以内容为至上,
一部《诗经》告诫我:
全部的楚辞叠加在一起还是略显单薄。
发表于 2020-1-8 07: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位诗人,
都是一位猎奇的劲旅。
只要你写,
只要你在,
只要你一往而不却步,
便是一个诗性的全能:
象征,
通感,
拟人,
物与物的交错情与智的纠结……
发表于 2020-1-8 08: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句为单元。
我们的新诗便有了无穷的质地。
尽管,
她仍然不那么尽如人意:
她的风韵,
她的情致,
她的内心的松动——防御,
还不那么地完善:
她已经完胜了过往的一切!
结论就当如是:称颂。
发表于 2020-1-8 08: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新诗,
有此前数千年的底蕴。
他不因袭,
他不守遁,
他挑战的不是格律,
他挑战的是束缚——自由,
白话,
奔放——
他的于无尽中尽显着无穷。
他的于可能里竟然着可能。
新诗无疆!
发表于 2020-1-8 08: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远的距离也要畅达——
心与心相通,
骨与骨相连,
一刹那,
便是永恒!新诗不应要解读。
发表于 2020-1-8 08: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不与时代为伍,
也应当与时间同行!
发表于 2020-1-8 08: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句为单元。
而不是迁就分行:
排列——
那视角的美感,
凌乱。
我们在形式上浪费的太多时间,
不下于古体诗对于律韵的追求。
当诗还在以内容为至上,
一部《诗经》告诫我:
全部的楚辞叠加在一起还是略显单薄。
发表于 2020-1-10 14: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我唱和了您这首诗。
但不敢冒犯您,过几天不以唱和的形式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