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8|回复: 23

[头条版务] 2019(大诗·自选〉征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0 02: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creenshot_20191220_020006.jpg


这是大诗界·中国好诗歌微信订阅号首页界面



mmexport1576778946335.jpg



右侧菜单〔大诗自选〕是长期展示平台,至少一年,至多三年




Screenshot_20191220_020051.jpg



这是展示平台版面,釆取分栏结构,方便查阅。关注公众号的朋友可随时接受更新提醒。

下面是征稿说明:






Screenshot_20191220_020118.jpg
Screenshot_20191219_160610.jpg
Screenshot_20191220_020205.jpg

有意参与展示的朋友请在论坛发汇总帖,标题标注〔自选〕方便搜索到即可。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0 02: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不方便发贴,所以非常乱。有不明白的可以留言问我。
由于腰间盘突出不能久坐电脑前,所以包括公众号文章也几乎全是手机制作,故而不适合电脑版浏览,请见谅。
发表于 2019-12-20 03: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 大诗界·中国好诗歌

是值得回忆,也应当留下文档记录的。

点评

请站长置顶。奇怪了,从前可以手机管理版务,现在不可以了。权限是有,操作无响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20 03:04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0 03:04: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12-20 03:00
2017 大诗界·中国好诗歌

是值得回忆,也应当留下文档记录的。

请站长置顶。奇怪了,从前可以手机管理版务,现在不可以了。权限是有,操作无响应。

点评

已置顶。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20 04:34
发表于 2019-12-20 04: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芥 发表于 2019-12-20 03:04
请站长置顶。奇怪了,从前可以手机管理版务,现在不可以了。权限是有,操作无响应。

已置顶。远握!
发表于 2019-12-20 12: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严重支持。
精彩回望,精品回顾。
发表于 2019-12-26 22: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搞懂?是历史回顾?还是要大家精选诗歌作品,贴到此帖?

点评

我想:这只是个年限问题。 比如:2017,那只是包括了2017在内的之前的作品。而2019,那自然是包括了2019在内的之前的作品。但既然收入了2017,那就不再收入2019;当然如果没有收入2017的那是自然可以收入2019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 12:54
发表于 2020-1-1 12: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19-12-26 22:12
没有搞懂?是历史回顾?还是要大家精选诗歌作品,贴到此帖?

我想:这只是个年限问题。

比如:2017,那只是包括了2017在内的之前的作品。而2019,那自然是包括了2019在内的之前的作品。但既然收入了2017,那就不再收入2019;当然如果没有收入2017的那是自然可以收入2019的。


祝蜀道姐新年快乐、吉祥!!!

点评

站长真的很懂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8 02:39
原来如此。谢谢站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8 13:31
发表于 2020-1-8 13: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20-1-1 12:54
我想:这只是个年限问题。

比如:2017,那只是包括了2017在内的之前的作品。而2019,那自然是包括了20 ...

原来如此。谢谢站长。

点评

蜀道姐很忙,大诗界很冷。 回来吧,带一些新的诗友回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3 09:27
发表于 2020-1-13 09: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20-1-8 13:31
原来如此。谢谢站长。

蜀道姐很忙,大诗界很冷。


回来吧,带一些新的诗友回来!!!

点评

现在都热衷于玩网络平台。小圈子自我欣赏,自我陶醉,或互相吹捧去了,他们随便建一个私人公众号,自娱自乐,互相点赞、分享朋友圈......玩法不一样啊?只有我们才喜欢写了东西发论坛、博客。qq空间存稿,要他们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6 20:35
发表于 2020-1-16 20: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20-1-13 09:27
蜀道姐很忙,大诗界很冷。

现在都热衷于玩网络平台。小圈子自我欣赏,自我陶醉,或互相吹捧去了,他们随便建一个私人公众号,自娱自乐,互相点赞、分享朋友圈......玩法不一样啊?只有我们才喜欢写了东西发论坛、博客。qq空间存稿,要他们回来确实非常难了。
发表于 2020-1-30 15: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选二十首


。只有花开

树将伤口填满
我一次次看见树的泪
树没有憎恨么
树不痛么
还有人间的刀子
为什么找上树

树并不理会我的打抱不平
一次次将花朵压满枝头
让我看到
只有花开,胜似一切回答

。低洼的花

沉默的人,忍不住在春天开口
死气沉沉的低洼,流水冲积的淤滩
竟然浸泡着星星、月亮
溺水的花朵们一一
有人说,看哪,水深火热的煎熬
她们可不这么认为
小蝌蚪们,游过来一一
在花海里翱翔……踏浪而歌
误将这片洼地当作天堂

。箭矢

他向天空拉弓
没有箭矢
他向天空反复拉弓,惊动了
一只远方的鸟

她慌乱地拍打着翅膀
滑翔到草地上……

后来,他改了行,在地面
种上一种止痛的药丸

再也不敢向天空拉弓,一一
即使,在无聊的日子,手心发痒

。步行者

走过的路,崩紧橡皮筋
一个人拼命拉长自己的影子
坎坷的道,松了又松

他又轻轻一拉,便将自己
弹到很遥远的地方

一个习惯于步行的人
他将芜杂的世事
成梱扎起
轻易地拉宽了腰围,胸襟

一来,一回,之间
他用粗绳子代替细绳子捆扎
成堆的石头
他用华饰头巾包裹泥土
吃粗粮野菜代替精细配方

他饮用落满稻花的泥水
解燃眉之渴。丝毫感觉不出泥腥

这不,紧箍儿,失灵了
一日醒来,偏头痛消失了

20191216

梦见巨石

山雨欲来
眼前的山兀立,花雨一般
雪亮的天,与浓墨的云

飞奔的巨石迎面砸来
圆形的疤瘤
像脱离苍穹的野马
掠过矮屋头顶
我躲向近墙三脚的木桌

门前的铁轨驶过破败的轨道车
倏忽断了链
奇怪的一幕发生
机车头倒退
与断链自动连接起来

如死蛇
断了骨,仍连着皮
向前疾奔

我这离的世界,一片漆黑
孤独地逃出这间矮屋

20191205

雪野

从田野飞回
冬日的鸟抱团,降落

在村边一隅,密聚歪脖子绿树上
叫得格外悦耳

雪,静悄悄(我是一只孤单的白鸟,远望着

20191114

。墙

我躲在一扇墙后面
桌椅象是脚手架
书是砖头

我躲在书里,一行诗后面
有几个铅字
象破损的砖头,钥匙,和锁

我用铅字砌着,又一堵墙
爬在每个铅字上面
越砌越高

我的心灵,也一直躲着
沿着墙脚,留下一行行足印
我看见所有的墙
都有人在修补,重砌
沿着仄仄的墙顶行走自如
飞檐,走壁

我剩下的砖头不多了
我砌墙的工具也丢在墙缝里
我在墙上忘记了留下门,窗
便拆了又一堵墙

我将自然打通一个透明的窗
我将城市拆成一扇更大的门

20191108

。转折

走在前面的人突然蹲下身来

他忽然看见
一个影子
潜伏着

跟着的人,走不过
这道坎
他,己经过了

跟着的暮色继续跟着他
走回头的夜路
他却走在另一条黎明的路上

。薄翅

简居,单衣,素食。还有一眼望穿的
内心
这颗红色心脏,跳动
拥有飞
栖息到思想前额:
我如此轻,透明
以致于
将大地草木视为,亲人
风中的刀子
视我为敌
我却借助它
将一片“希冀"之彩翼,带到
死寂之地
一次次,轻灵的穿越之后
只作卷刃


。飞

生活不过是剥落
一些细小的飞翔
从内部开始
剥开尘粒
取出花朵,种子
剥开鸟
取出鸟鸣
剥开鸡毛,蒜皮。争吵,杀伐
取出爱。恨。自由
黑暗由很浅的泥。很薄的皮
覆盖着
世界像一粒微尘等着你
叩开一扇门
去飞

。重心

一次次试图找到
一些废弃的根系,埋入诗句
滋养芽苞,花朵

需要一把铲子,闲适的土壤
根系来源于友人的赠送。也许只是
春天的运输车上掉落的一茎“失望"

这是春天。一想到日后那些水灵灵的花朵
我就忍不住四处寻找空闲之地
就像当年的孤寡老人,独自从雪地抱起一个弃婴

。屋顶的石头

檩条朽断,砖墙倾颓
它起先站立在屋顶
风吹雨漏
一头栽到在土砖墙上面

土砖被雨水洗空
那块石头仍横在那里
像老屋的主人
一直躺着,上不接天,下不连地

一些枯藤,朽木,环绕着
悬棺一样。也似一个悬念:
祖祖辈辈倔强的灵魂
仍是如此厚重,难以下葬

。五金店

一把钣手躺在世纪木柜里
做了个梦
梦见锈迹斑斑

时间老人来配置
年轻日子松懈丶断裂的骨节

下雪的日子,青菜猛涨
一位老人用八十年代的报价
购走了那把锃亮的钣手

世界穿着薄薄的包浆。简化成P丶丅、S
……抽像的符号
像一群又一群上班族
不需要内脏

。溶解

一根骨头蚀了又蚀
终不溶于浊世
泛舟清流一一
各种废液腐蚀的人生
立不起
流不动
肿瘤一样
镶嵌在国家肌体里
从来没有一种万能溶剂
可以化解全部症状
但对于某一种痼疾
便对应一位神灵
春风化雨

20190109

江湖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弓剑手
射落一只,又哺育一只
兔死不尽
他的狗,自然不必烹饪

他佯装大醉
醒眼看醉人。醉人不饮酒,下毒
终究,毒死了自己

从来沒有刀枪不入的人
那只是书上的独撰
他说。但躲过九九八十一次谋杀
仍活着,却是真的

问起不死的奥秘
他说,溜之大吉。江湖嘛
别太当真
人家刺伤了你,也许真的是误伤

三十六计,走为上
溜之,大利!疗伤,到僻静之处
舔啖断骨再生的过程

20190103

。素心

一条小溪习惯了潺潺流淌
细水长流的日子
怕重油。不接油水多的活
胃口也不大
偶尔吃了大餐,头晕
想吐
觉得口袋里装着脏东西
要自己抖出来

20190101

。一只鸟的冥想

飞到餐桌上
有人偷偷关掉门,窗口
封掉
一个戳洞

黑屋子里,不要挡住它
或者,在捉住它之前
想清楚
这只鸟的误入,不至于误伤

或,致命

20190101

。冬宴

大包菜肌肤如雪
大雪前每斤二毛九
大雪后每斤九毛九

雪冻住,又渍透
菜叶呈现蝉翼的透明度
它被冻伤
却甜透了

令我想起故乡。被无辜
挨冻的人们
给予自己的营养,胜似人间
一切物质、精神食粮

20190101

墨痕

白纸如雪,
浅墨一次次加深。
从柳丝到树杈,
最浓的一笔,像一只老鸦。

冰冻住了
它的黑色羽毛。

万物连续保持着飞翔的姿态,
像树,
像田野,山脉,河流。
一切白都演变成深刻的
不死的墨痕。

20181128

悬崖

那永远是一条布满刀光的路
像碎镜子的边缘

碎片垒砌天空
切云,雪,纷纷

芳草从立锥未稳到深入云床
鸣出,啼血的杜鹃

溪涧里堆满云锦
从悬崖的肩膀一直披下历史

洁净的光线被大把收割,枯落
被一只自由的小鸟,啄来,啄去

他已被一再削成秃顶,平地
你却依然减他山头,喊他天

点评

收到。谢兄弟支持!  发表于 2020-2-8 02:35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02: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20-1-1 12:54
我想:这只是个年限问题。

比如:2017,那只是包括了2017在内的之前的作品。而2019,那自然是包括了20 ...

站长真的很懂我。

点评

我不懂你,也当不了兄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2-8 19:22
发表于 2020-2-8 19: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芥 发表于 2020-2-8 02:39
站长真的很懂我。

我不懂你,也当不了兄长。
发表于 2020-2-9 19: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选9首。

伙伴

这农家的篱笆,在东北十分寻常
墙外,杨树挂满毛毛狗
这些待放小生灵,探头探脑
在褐色的衣胞缝隙,窥视春天

那些窖藏一冬的萝卜白菜
在院落深处翻了翻身,打着最后的哈欠
这个季节,它们将被主人的土篮子
吊上地面,栽到菜园里生儿育女

看家狗卧在篱笆根晒太阳
蚂蚁们忙碌得不可开交
旧日屋檐青苔依旧,一群燕子掠过
村庄的天空,忙着寻找往年的所在

我轻叩柴门,叫醒时光遗忘的影子
院里,老伙伴已无旧时打扮
他撂下迟疑,重复撩起衣摆擦手的习惯
随后两张老脸,把皱纹笑成菊花


江心岛外侧的江叉

这个靠近左岸的江心岛
草木葳蕤,江叉子水流比主流那边
有一点缓慢。秋沙鸭
喜爱这纯洁的流速。清澈见底
一点点波动,倾斜往水那边的稠李子树
树荫的影子动感着。小鸭崽子
跟在妈妈周围,戏水。忽而扎猛子
忽而振翅欲飞,可惜它们
尚不会飞翔。成长的快乐是
真正的快乐,夏季的美好是真的美好
我划着舢板子,对它们多少
有一些搅扰,母鸭子用异样的
目光瞅了我一眼,便不再理睬我
她似乎知道,我爱着它们


家什

1969年,我插队在黑龙江畔的兴东村
插队时,我用过如下家什
铁锹,山槐把。最常用的工具
锄头,椴木把。春夏锄草
尖镐,柞木把。冬季刨粪、修水利
片镐,柞木把。刨地、背垅
镰刀,柞木或柳木把。秋收割大豆、冬季割柴火
朝鲜镰刀,杨木或椴木把。夏天割小麦
二齿钩子,柞木把。和泥、扒庄稼垛
四股洋叉,柳木把(黑龙江边的水柳)。装车、和泥
四齿耙,柞木把。刨苞米茬子搂草
木头叉(两叉的),柞木棵子做的。打场翻庄稼
木锨,买现成的,杨木把。扬场
鞭子,皮子鞭稍竹子杆。赶车或放牧
扁担,柞木。挑东西,水啊肥的
水桶,洋铁皮的。挑水,包括吃和浇地
土篮子,树条子编的。挑东西,但挑粪肥最多
绳子,麻撮打的。捆车上的庄稼,细的背庄稼、草
斧头,柞木把。砍柴火、劈拌子
刀把锯、快码子锯。放树、拉木头
……

我的这些家什,在知青点里算是最好使的家什
可再好,它们都是挨累的家什(都过了快50年了,可能有遗漏)


入夏

立夏,一个唤醒。江边的土地
开始躁动,拖拉机们
红色的,绿色的,橙色的继续着春天的开放。
几条支流,像飘带系住黑土地
留它们在江的怀抱。
播种里,当然有梦想。潮湿的空气
滋润大地。青苗一钻出来
就滴下晨露在自己的那一片小领地。
鸟鸣,从春的序曲,进入
第二乐章。白云仅是一个伴随
成长的新能量——
来自阳光。根基呢,总该扎进更深的土地
那些苗儿本能着。


界江晨曲

雾在散去,阳光衍射的光晕
掉进清波里。舢板
影影绰绰,添加了说不清的彩色

一条船扑打,扑打。还有欸乃
搲棹子节奏出,再不过熟悉的声响
簌簌,网。入水好动听哦

岸上,渔火渐熄。江滩寂静
唯有小波浪
轻来轻往,拍打卵石的心


七月,小蛇

山间的小路,迂回着向上
一条小蛇,有时候
像一截陈旧的绳子躺在台阶上
享受夏日阳光。
不经意间,我差一点踩上它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我曾因此受过惊吓。
但这一次真的没有惊诧
以后也不会了。
这司空见惯的蛇,司空见惯的事。


轨道

一辆绿皮车,正通过这个小站
花池里,梅花鹿冲它
无声地鸣叫着,这样子近乎多年
夏天的露水,加深了鹿的颜色
让雕塑愈加完美。
几条铁轨,很像似田野的线谱
锃亮的,和满是锈斑的
在道岔那儿分道扬镳,我的视线
也在那儿分开去,一道留在
小站,一道奔向远方。


浮生

青浮在水面。微小的波动
让山动感起来。那些树,不光是树叶
连树干都在随云彩飘动
鱼儿上树。胡须,在变黑
惊吓了鸟儿。它飞翔,无落脚之地
它无法飞出水面,波澜的密度
--水分子在挽手。
水底下的石头,光滑得无法爬上
沙滩。小龙虾游动
不如说是,随波逐流。水草比
山上的草更幸福,它享受着
水,空气和阳光的三重营养。
人海里,枯黄的草,在一天天
幸福地老去,不再忧郁和焦虑


在春季,第六感官

丛林里,依旧满是冬色
一个人靠在粗壮的桦树后面
躲避春寒的擦伤

那一年,春风来的很晚
不要说归雁了
林边的野水,上面的雪是化了
可冰还硬挺着

喜鹊和乌鸦,各自叫着早春
的调子,按照它们的理解
报告春信

太阳,一天比一天暖和
它用无形的手
送来良药,医治你的第六感官
你一敏感,她就来了
发表于 2020-2-9 19: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你弄得太高深——怪怪的,那个也打不开!!
发表于 2020-3-4 09: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自选诗20首

2019年自选诗20首

《大海》

有一次大海
来到我梦里
她轻轻地
轻轻的
摇晃
在我以为
她要摇晃到我眼里
并且住下来的时候
她猛地一荡
去了远方
隐匿不见
剩下美丽
柔软的沙滩
我睡在上面


《》

他们带来了梯子、桌子和斧子
我感觉他们就要对房子进行大修了
我仿佛看到了修好后的房子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可是他们只是
一个站上桌子
一个爬上梯子
一个递上斧子
往屋顶钉了一颗钉子
便离开了


《四个人》

三个人
在山路上走
由于太远了
分不清男女
走着走着
其中一个人
突然停下来
看着另外两个人
消失在远处


《么站》

我给她寄去一封信
信封上写着
么站
某某某收
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假期
我终于在东门
看见了她
我尾随她过了上官顶
过了上帝庙
到了石关口
我壮着胆子
问她

收到我的信没
她说
我不知道
多年以后
我才知道
我们威宁县
有一个么站镇
和我们盐仓镇的
么站村同名


《一本小说》

少时读过一本小说
书名忘记了
(这让我很难受)
写的是一个历经波折
屡建功勋的军人
从一次会议里走出来
走在向晚的广州城里
断垣残壁中
硝烟尚未散尽
暮色又逼上来
他正在离开他的部队
去执行一次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伤人的是
这就是书的结尾)


《太阳雨》

我们在田里插秧
热火朝天
大汗淋漓
突然下起雨来
岔沟那边还挂了一道彩虹
好半天我们才反应过来
田埂上面的洋芋地
竟然是干生生的
用手去摸
还是烫的
于是我们就有得玩的了
爬上田埂又跳下
爬上田埂又跳下
妹妹突然滑倒在田里
爸爸妈妈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正站在彩虹下
哈哈大笑


《一篇文章》

那篇文章
它可真是吸引了我
它是关于宇宙
认知方面的文章
它让我脑洞大开
又莫名伤感
它至今还存在
我的收藏夹里
它是我读过的
最好的文章之一
且它最特别
我想写它的人
也是挺特别的
他因为写出了这篇文章
显得尤其特别
我本来想
把这篇文章介绍给你
但想来想去
又作罢
说不定哪天
我会删了它


《月亮》

女儿从门缝里冲出来
挂在我身上
仰着头说
爸爸你好高
她保持着
这个姿势
好半天后
又幽幽地说
但是没有月亮高


《浮世》

深夜回来
掏出钥匙
找不到锁孔
待找到锁孔时
钥匙掉了


《倒立》

我的下面是云彩
云彩的下面是天空
天空的下面是星群

我顶着地球
在空中飘


《栀子花香》

你说那是栀子花香
后来又说不是
浩渺星空下
有人从围墙外走过
又有人从围墙外走过
那年
气象站的夏天
是全县最好的夏天


《水果捞》

吃完晩饭
兰心说你们要吃水果捞吗的时候
水果捞已经在路上了
我们回来没多久
那个彬彬有礼的外卖小哥
就提着一盒水果捞
敲开了臻一的门
  

《我需要一个女人》

我需要一个女人
她是凭空冒出来的
她是小吃店的店主
她挽着长发
系着围裙
眼里没有一点杂质
她刚刚向火炉边的那个男孩子
笑了一下
她有很多
我永远不会知道的过往
这一点
从她的平静可以看出
我一看
就知道她的平静有多丰厚
这平静可不是天生的
这平静经历了千山万水
狂风暴雨
才来到的这里
来到这个女人身上
一看就知道
现在
她已经是一个
只有当下的女人了
她的平静
没有什么能够打破
她在白炽灯下
轻轻
给刚下班的我
递过来一碗杂酱面


《我们开车去野外》

我们开车去野外
把车停靠在路边
迎面驶来同事们的车
他们透过车窗
看到了我们
握方向盘的人
拼命按喇叭
我们张大眼睛
装作没看见听见
他们红着脸走了


《再没有什么令我狂热的了》

经历了太多的世事
世人
我对他说
再没有什么令我狂热的了
没想到三杯酒下肚
我们又吵了起来
还掀了桌子
第二天在办公室
他边递水给我边说
狗改不了吃屎


《月亮》

我蹲在深夜的草海边
我看到了水里的月亮
我知道它是假的
真正的月亮在天空中
水里的只是它的影子
我知道只要我一抬头
就会放弃自杀的念头



《威宁的冬天》

其实,我不知道有多冷
我对数字没什么概念
形容能力也不行
那天我们走在街上
天很冷,我们都有点发抖
我对青春说,威宁也就这样冷了
没过几天,就下雪了
我站在雪中
感觉和那天的冷差不多


《我站在冬夜的冷风中》

我站在冬夜的冷风中
脚下身畔是猎猎作响的垃圾
头顶是倾泄而下的星河
在上世纪末的威宁县城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忘记了他经历的一切


《家有悍妻》

每次在餐馆吃饭
特别在大型的酒店吃饭
看到一个美女
我都想她看着我
向我走来
说好久不见
说终于见到你了
我以为你死了呢
然后眼泪就吧嗒吧嗒
掉了下来


《少年》

为了砍到煮猪食的木柴
我来到松林里
专捡顺丝的
挥动迟钝的斧头
雪落在长发上
松蜜油粘在的确良衣服上
没有风
一只兔子是一个幻觉
一声鸟叫是一个幻觉
不知道砍了多久
人已是山的一小部分
山已是天的一小部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