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9|回复: 4

2019年11月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13: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里有一个柔媚到骨子里的女子》

太疲倦
他裹着雪白的蚕丝被
躺在沙发上
睡着了
手机在桌边
亮了一会儿


《刚刚我感觉》

刚刚我感觉
就要写出两首诗
一个念头打扰了我
虽然这个念头转瞬即逝
两首诗也无影无踪了
只好写下这首诗
像在表达对
那两首诗的歉意


《水果捞》

兰心说你们要吃水果捞吗的时候
水果捞已经在路上了
我们吃完晩饭回来没多久
那个彬彬有礼的外卖小哥
就提着一盒水果捞
敲开了臻一的门


《正午》

他们在群里晒吃的
晒诗歌
由于天暖的缘故
那些吃的和诗歌
都显得软绵绵的
我自己也软绵绵地
蹲在影院的卫生间里
突然一阵肚痛
让我很紧张
我赶紧调动了几次呼吸
肚痛和情绪好了些
我感觉自己
躺在柔软的沙发上
像那些吃的和诗歌
但其它的一些事情
又来敲门
那些让我担忧的事情
提醒我
得找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是一天的正午
像其它天的正午一样
人们在各自的位置
忙禄或休息着
星星一如既往地运行
有微小的偏移


《咯吱》

每晚楼上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咯吱的响声
让他彻夜不眠
甚至有几次
他凭借这节奏
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直到一天正午
他自己的旧洗衣机
甩衣物时
也发出了同样的响声


《XX草》

有一种草
叫XX草
我小时候见过
长在石头与石头
松树与松树之间
牛最爱吃
起得早的放牛娃
大都见到过
它有让捕食者
疯癫的功能
但直到
高三的一个正午
我在出租屋的床上睡着了
醒来是在上山的公路边
我才确定
由于不知道它的名字
只能用XX代替


《11月18日,气温骤降》

接待完
走到和谐小区时
天已经黑了
被酒精伤害了的身体
一激灵
才发现
和自己同行的
风声和脚步声
想返回街上
但还是打开了家门


《我需要一个女人》

我需要一个女人
她是凭空冒出来的
她是小吃店的店主
她挽着长发
系着围裙
眼里没有一点杂质
她刚刚向火炉边的那个男子
笑了一下
她有很多
我永远不会知道的过往
这一点
从她的平静可以看出
我一看
就知道她的平静有多丰厚
这平静可不是天生的
这平静经历了千山万水
狂风暴雨
才来到的这里
来到这个女人身上
一看就知道
现在
她已经是一个
只有当下的女人了
她的平静
没有什么能够打破
她在白炽灯下
轻轻
给刚下班的我
递过来一碗杂酱面


《我们开车去野外》

我们开车去野外
把车停靠在路边
迎面驶来同事们的车
他们透过车窗
看到了我们
握方向盘的人
拼命按喇叭
我们张大眼睛
装作没看见听见
他们红着脸走了


《我是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在读大学那会
就经常给自己加餐
经常在校园里疾行
左手一支啤酒
右手一个馒头
感觉自己
牛逼极了
她是唯一一个
因这事
夸我可爱的人


《再没有什么令我狂热的了》

经历了太多的世事
世人
我对他说
再没有什么令我狂热的了
没想到三杯酒下肚
我们又吵了起来
还掀了桌子
第二天在办公室
他边递水给我边说
狗改不了吃屎


《那一年我们太忘形于肉欲了》

不知道你租住的
那两间房子
还在不在
房子的主人
还在路边卖菜
他这一辈子
有卖不完的菜


《在广袤的草原上》

在广袤的草原上
有一窝蚂蚁
女主每天去赶集
带回来一些日用品
粮食主要靠男主
去打猎
有一天男主遇上了食蚁兽
再也没有回来
又一天女主也遇上了食蚁兽
再也没有回来


《那年秋天》

我从草海站坐上
开往贵阳的火车
身上揣着
50块钱
到了贵阳
再坐班车去
花溪
有一块贵州大学的牌子在等着我
一群高年级的学生
在牌子底下
等着抢人


《月亮》

我蹲在深夜的草海边
我看到了水里的月亮
我知道它是假的
真正的月亮在天空中
水里的只是它的影子
我知道只要我一抬头
我就会放弃自杀的念头  
发表于 2019-12-4 12: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欣赏。这些极其个性化的诗,自有其可喜欢的一面。
有可喜欢的一面也有够了。毕竟生活原本就很简单,一到诗人那儿为什么就得复杂起来呢?没有这个道理,也没有这个规定嘛!
艺术高于生活,并没有谁说过一定复杂过生活。

生活有线条的,有画面的,也有立体的,还有彼此穿插的。诗也可以这样。
但这里总有一个“时间”问题。时间仓促,诗人的观察不够,纵然有积累,留给诗人表达的时间也不多,所以线条式的生活必然多线条式的诗。
线条式的诗不等于单调也没等于乏味。

生活中有许多极简的东西,人们却乐此不疲。好的简单的诗,也当有这样的吸引力。
其实一些复杂的“生活”一经拆卸也是很简单的。如同再复杂的机器也是一个个零件组成。只是再简单的生活都有其独立性,这是人和机器不同的地方。也是艺术和科技不同的地方。

有时,一组螺丝钉松了,机器就得停摆,而人有些小毛病,即使是大病仍然得坚持生活。
因此,艺术更应当接近的是生活,而不是以器械为代表的科技,更不应当用科技的手段去作诗。

纳兰寻欢的这组诗章里显然还少了些生活中活泼的元素,有机械化的倾向。
发表于 2019-12-4 12: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有一个柔媚到骨子里的女子(十五首) / 纳兰寻欢


太疲倦
他裹着雪白的蚕丝被
躺在沙发上
睡着了
手机在桌边
亮了一会儿


《刚刚我感觉》

刚刚我感觉
就要写出两首诗
一个念头打扰了我
虽然这个念头转瞬即逝
两首诗也无影无踪了
只好写下这首诗
像在表达对
那两首诗的歉意


《水果捞》

兰心说你们要吃水果捞吗的时候
水果捞已经在路上了
我们吃完晩饭回来没多久
那个彬彬有礼的外卖小哥
就提着一盒水果捞
敲开了臻一的门


《正午》

他们在群里晒吃的
晒诗歌
由于天暖的缘故
那些吃的和诗歌
都显得软绵绵的
我自己也软绵绵地
蹲在影院的卫生间里
突然一阵肚痛
让我很紧张
我赶紧调动了几次呼吸
肚痛和情绪好了些
我感觉自己
躺在柔软的沙发上
像那些吃的和诗歌
但其它的一些事情
又来敲门
那些让我担忧的事情
提醒我
得找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是一天的正午
像其它天的正午一样
人们在各自的位置
忙禄或休息着
星星一如既往地运行
有微小的偏移


《咯吱》

每晚楼上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咯吱的响声
让他彻夜不眠
甚至有几次
他凭借这节奏
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直到一天正午
他自己的旧洗衣机
甩衣物时
也发出了同样的响声


《XX草》

有一种草
叫XX草
我小时候见过
长在石头与石头
松树与松树之间
牛最爱吃
起得早的放牛娃
大都见到过
它有让捕食者
疯癫的功能
但直到
高三的一个正午
我在出租屋的床上睡着了
醒来是在上山的公路边
我才确定
由于不知道它的名字
只能用XX代替


《11月18日,气温骤降》

接待完
走到和谐小区时
天已经黑了
被酒精伤害了的身体
一激灵
才发现
和自己同行的
风声和脚步声
想返回街上
但还是打开了家门


《我需要一个女人》

我需要一个女人
她是凭空冒出来的
她是小吃店的店主
她挽着长发
系着围裙
眼里没有一点杂质
她刚刚向火炉边的那个男子
笑了一下
她有很多
我永远不会知道的过往
这一点
从她的平静可以看出
我一看
就知道她的平静有多丰厚
这平静可不是天生的
这平静经历了千山万水
狂风暴雨
才来到的这里
来到这个女人身上
一看就知道
现在
她已经是一个
只有当下的女人了
她的平静
没有什么能够打破
她在白炽灯下
轻轻
给刚下班的我
递过来一碗杂酱面


《我们开车去野外》

我们开车去野外
把车停靠在路边
迎面驶来同事们的车
他们透过车窗
看到了我们
握方向盘的人
拼命按喇叭
我们张大眼睛
装作没看见听见
他们红着脸走了


《我是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在读大学那会
就经常给自己加餐
经常在校园里疾行
左手一支啤酒
右手一个馒头
感觉自己
牛逼极了
她是唯一一个
因这事
夸我可爱的人


《再没有什么令我狂热的了》

经历了太多的世事
世人
我对他说
再没有什么令我狂热的了
没想到三杯酒下肚
我们又吵了起来
还掀了桌子
第二天在办公室
他边递水给我边说
狗改不了吃屎


《那一年我们太忘形于肉欲了》

不知道你租住的
那两间房子
还在不在
房子的主人
还在路边卖菜
他这一辈子
有卖不完的菜


《在广袤的草原上》

在广袤的草原上
有一窝蚂蚁
女主每天去赶集
带回来一些日用品
粮食主要靠男主
去打猎
有一天男主遇上了食蚁兽
再也没有回来
又一天女主也遇上了食蚁兽
再也没有回来


《那年秋天》

我从草海站坐上
开往贵阳的火车
身上揣着
50块钱
到了贵阳
再坐班车去
花溪
有一块贵州大学的牌子在等着我
一群高年级的学生
在牌子底下
等着抢人


《月亮》

我蹲在深夜的草海边
我看到了水里的月亮
我知道它是假的
真正的月亮在天空中
水里的只是它的影子
我知道只要我一抬头
我就会放弃自杀的念头


赏析 / 卢兆玉


阅读,欣赏。这些极其个性化的诗,自有其可喜欢的一面。
有可喜欢的一面也有够了。毕竟生活原本就很简单,一到诗人那儿为什么就得复杂起来呢?没有这个道理,也没有这个规定嘛!
艺术高于生活,并没有谁说过一定复杂过生活。

生活有线条的,有画面的,也有立体的,还有彼此穿插的。诗也可以这样。
但这里总有一个“时间”问题。时间仓促,诗人的观察不够,纵然有积累,留给诗人表达的时间也不多,所以线条式的生活必然多线条式的诗。
线条式的诗不等于单调也没等于乏味。

生活中有许多极简的东西,人们却乐此不疲。好的简单的诗,也当有这样的吸引力。
其实一些复杂的“生活”一经拆卸也是很简单的。如同再复杂的机器也是一个个零件组成。只是再简单的生活都有其独立性,这是人和机器不同的地方。也是艺术和科技不同的地方。

有时,一组螺丝钉松了,机器就得停摆,而人有些小毛病,即使是大病仍然得坚持生活。
因此,艺术更应当接近的是生活,而不是以器械为代表的科技,更不应当用科技的手段去作诗。

纳兰寻欢的这组诗章里显然还少了些生活中活泼的元素,有机械化的倾向。
发表于 2019-12-4 12: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一并收入大诗界网刊 总(111期)[诗人之书]

点评

这么用心读且评,辛苦辛苦。谢过谢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4 16:48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6: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12-4 12:13
以上一并收入大诗界网刊 总(111期)[诗人之书]

这么用心读且评,辛苦辛苦。谢过谢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