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8|回复: 3

[现代] 故乡溢出来的故事(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8 16: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溢出来的故事(组诗)

文  唐丝宋瓷

镜子

故乡的古石拱桥高大
弯下的弓形是一面大镜子
沿儿挂下的几根长短不一的丝瓜藤开着亮亮的黄花
有一根恰好落在深深的水里
静静地钓着水中一只牛儿的笑靥

岸上十几幢房子
裸着身子,高高低低,深深浅浅的
砖头、泥坯与砌线清晰可见
蹲在河边的两位村姑
干净地洗着生活

带上这门镜子
可以带回,几框故乡浓浓郁郁的乡愁

马头墙

水乡古村
沿河的长长的屋檐下
一串串红灯笼
身上竟然亮着一横一横的金黄色的汉字
屋顶上擎立的一道道马头墙一个个昂头挺立
档风,挡雨,档火,挡烟
谁敢碰它
谁敢碰它

归牛

湖边
那细细匝匝的柳丝轻轻地飘逸
那高大耸立的石桥扎扎实实地落地
那河边一层高过一层的古窗外边的一杆一杆衣物
那乌蓬船上丝丝飘着的彩带
那长竹筏上摇曳着的长长的竹竿
一样一样地聚在一起
这满满的乡愁,满满的乡愁

回家

夕阳,在远处的那棵树下静静跌落
小牛回家,顺着长长的斜坡而下
母牛跟在后面
公牛也跟在后面
放牧的大嫂,握着牛鞭、喊着号子跟在后面
下班后赶来迎接的老伴回家的大叔
拖着自行车,跟在最面
赶着乡愁,回家

屋子

爷爷的屋子黑熏熏的
到了冬天
旧屋子里烧一大锅红红的火
屋顶挂着的猪头、肉、肠、肚、蹄,慢慢地变黑
爷爷的长竹烟管懂事
又吸得很深、很深
那一朵朵小烟花
知道爷爷的屋子冬天特温暖,特香特甜
发表于 2019-11-28 17: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组。

感觉唐丝宋瓷兄弟找回了一些前段时间丢失了东西。


现实的不只是信息,更不能有打广告的嫌疑。所以,我们有许多“采风”的诗人,他们的作品是很失败的。败就败在目的性太强。鲜活的现实如同自然,它们的美好也应如自然一样呈现。这就:既是时代的、当下的,也是自然的、永恒的。时代的烙印需要打上,那也一定是已经打上的。诗人没有理由也没有义务去为现实的当下贴金未来——未来的就写未来。

发表于 2019-12-9 12: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入[版主风采]


□故乡,飘来一缕一缕的往事(组诗外二题) / 文 唐丝宋瓷


青山

故乡的秋天一浓烈
湖泊的个子依仗着山体,渐渐地矮下去了
青山露出了黄泥的体魄
水面浅浅地荡漾
等明年的春风一来
湖泊,优开始蓬蓬勃勃地唱歌了

白烟

仄仄的石阶
娇饶在山峦的腰骨
石阶路下是故乡错错落落的居地
周围一丛丛的树影在舞蹈
一轮一轮的黑瓦片,斜躺在旧旧的屋顶上
三两只烟囱倾吐白烟
一大早预先点亮山间的早晨

田野

水稻一镰一镰割完
田野只剩淡淡的黄色
溪旁高堤上的石子一块块挺着自己的精神
弯弯扭扭的田塍凸显在
低低的稻庄上
梯田自顾自地停在斜斜弯弯的山体上
如同一根根
等待身体日益丰满的骨骼

麦草

脱下麦穗
一把一把的麦草,热热闹闹地蹲在山包上
如同游心正浓的孩子
三五成群地,三五成群地
等待老师真诚地指导
这对夫妻,真懂得珍惜
刚收完,就在地里走走停停、捡捡拾拾
畚斗里的麦头
一个一个亮着希望

熏肉

老屋楼底
猪头、脚蹄、条肉、火腿、肠子,酱鸭
在棍子上挂着
炉子里时时不断的松柴烧着烟火
举着长长的脖子,咬着、舔着、熏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肉黄了,黑了
农家的生活陈乐,香了


芦花荡里回扬着的一个一个生机(组诗)

文/唐丝宋瓷

芦花塘

春天的芦苇,相互拉扯着
一节一节站起来
无限的绿意也在人们的心里拔节
趁夏天没在意
秋天一不溜烟地逼近
湖里的水儿一点一点下降
连绵的山,孤独的山
一座又一座,下身露出黄泥皮肤
芦苇一片花白

芦花白

芦苇花儿一开
整个湖里,都飘扬着洁白的雪片
芦苇
如同搭上一列飞快的高铁
一个劲儿地后仰
还带出轻轻的声响
水上一片秋色、白色
水里漾着涟漪,推着芦苇的影子

船桨

唉唉的船浆
在芦苇荡里激起一橹撸新歌
摇着七八个游客
姑娘的乌篷船儿,慢游在水路上
边沿的芦叶
一张张与乌篷船握手而过
游人们的欢声笑语
与野鸭叫声一样
静静儿地散发在深深的芦苇荡里

近远

金秋来了
浅水石子丛里的芦苇
如同水中洗过似的,亮亮地发黄
芦苇蓬松着尖挺的叶子
芦花点缀在上
远处的树枝落叶了
近处的石子还彩色地亮在水中

淑女

堤上的芦苇雪白
小小的拱桥上站着一位窈窕淑女
白帽,红衫,白裙
楚楚动人
水里也倒长着芦花和树枝
涟漪里倒长一位姑娘
白裙,红衫,白帽
水灵灵的美

芦影

夜深了
借着一道光
三两丛芦苇白白地闪亮在黑夜中
九枝芦苇亮着金黄的芦叶
头上的芦花点亮了
外围,一围白色的光
一种一样的温暖,亮在生活里


故乡溢出来的故事(组诗)

文  唐丝宋瓷

镜子

故乡的古石拱桥高大
弯下的弓形是一面大镜子
沿儿挂下的几根长短不一的丝瓜藤开着亮亮的黄花
有一根恰好落在深深的水里
静静地钓着水中一只牛儿的笑靥

岸上十几幢房子
裸着身子,高高低低,深深浅浅的
砖头、泥坯与砌线清晰可见
蹲在河边的两位村姑
干净地洗着生活

带上这门镜子
可以带回,几框故乡浓浓郁郁的乡愁

马头墙

水乡古村
沿河的长长的屋檐下
一串串红灯笼
身上竟然亮着一横一横的金黄色的汉字
屋顶上擎立的一道道马头墙一个个昂头挺立
档风,挡雨,档火,挡烟
谁敢碰它
谁敢碰它

归牛

湖边
那细细匝匝的柳丝轻轻地飘逸
那高大耸立的石桥扎扎实实地落地
那河边一层高过一层的古窗外边的一杆一杆衣物
那乌蓬船上丝丝飘着的彩带
那长竹筏上摇曳着的长长的竹竿
一样一样地聚在一起
这满满的乡愁,满满的乡愁

回家

夕阳,在远处的那棵树下静静跌落
小牛回家,顺着长长的斜坡而下
母牛跟在后面
公牛也跟在后面
放牧的大嫂,握着牛鞭、喊着号子跟在后面
下班后赶来迎接的老伴回家的大叔
拖着自行车,跟在最面
赶着乡愁,回家

屋子

爷爷的屋子黑熏熏的
到了冬天
旧屋子里烧一大锅红红的火
屋顶挂着的猪头、肉、肠、肚、蹄,慢慢地变黑
爷爷的长竹烟管懂事
又吸得很深、很深
那一朵朵小烟花
知道爷爷的屋子冬天特温暖,特香特甜
发表于 2019-12-9 12: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诗界需要您的支持与互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