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回复: 2

草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5 10: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草包

一团草包爬上人
只找出一天的宽敞

一小桶的自命不凡
就搅浑浊了
残枝败叶缓慢浮出视线
就一定大人物只能用腰说话
用手指头走路
用脸开门
用脚吃饭
用屁股思想

三两句闲言碎语
就能让胸膛发酵沸腾
解放了地狱
直接地狱深处打开一个缺口
让长期累积胸中的野蛮残酷
强劲喷涌

任何思想都是鬼魂
饿慌了只会不顾一切抢夺吞吃
青山绿水青与绿的瞬间
迅速膨胀
地狱似乎天堂
人间只有胜利再无善恶

一团草包爬上高位
只找出千年的巍峨高耸

非要五湖四海的自命不凡
调红搅汹涌了
自会草包自行散开
茎叶分明缓慢遛出远方
就只能大人物用鼻孔做爱
用眼睛呼息
用嘴巴排泄
用毛发睡觉
用肠胃飞翔

能够滴水不漏控制住言论
说你行你才行
说你谁你才是谁
只需一个手势便沦陷了人间
直接地狱撑起天堂
只居住着更多的魔鬼
人又是什么
发表于 2019-11-27 09: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自古以来,都是统治阶级统领着文化的大方向,也是对自由文化的一种禁锢,,,欣赏佳作,问候诗友!
发表于 2019-11-27 09: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左思有一首诗: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