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4|回复: 3

[首发原创] 天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5 22: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冬

一堆乱石。瓦砾。硬土之上
天冬藤蔓高至丈余,叶似茴香

它将纺锤(块茎)打入硬土之下
一条草藤下却能长几十个块茎

一发,而挂千钧
这一根细细的茎需要穿透多少苦日

少年上山采药。挖掘乱石之下
像个红薯“地窖"。天冬们挤满五世同堂

一些腐烂成土。一些只剩下包皮。一些肉质饱满
一齐密封在鲜为人知的“地窖"……

沸水蒸煮。挑掉不透明的细心(很苦)
凉干。入药,入味,入诗

偶然的遇见,潜心,深入的挖掘
那个珍藏多少年年的“地窖"

正是爆棚的诗意,可遇不可求
数十年枯荣,靑丝添白发。地表之上

青藤倒刺,己老。猛然发现
天冬,绝对是一首好诗

20191115
发表于 2019-11-16 06: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偶然的遇见,潜心,深入的挖掘
那个珍藏多少年年的“地窖"

正是爆棚的诗意,可遇不可求
数十年枯荣,靑丝添白发。地表之上

青藤倒刺,己老。猛然发现
天冬,绝对是一首好诗一一一一赞!

点评

早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16 06:53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6 06: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季如歌 发表于 2019-11-16 06:33
偶然的遇见,潜心,深入的挖掘
那个珍藏多少年年的“地窖"

早安。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头条汇编


墙(八题) / 哑榴




我躲在一扇墙后面
桌椅象是脚手架
书是砖头

我躲在书里,一行诗后面
有几个铅字
象破损的砖头,钥匙,和锁

我用铅字砌着,又一堵墙
爬在每个铅字上面
越砌越高

我的心灵,也一直躲着
沿着墙脚,留下一行行足印
我看见所有的墙
都有人在修补,重砌
沿着仄仄的墙顶行走自如
飞檐,走壁

我剩下的砖头不多了
我砌墙的工具也丢在墙缝里
我在墙上忘记了留下门,窗
便拆了又一堵墙

我将自然打通一个透明的窗
我将城市拆成一扇更大的门

20191108


陪你走到这里

诗/哑榴

熟透的紫葡萄
挂在葡萄架上,等
秋深
雪落
等,被雪裹着。浓缩长久的涩,甜
等啊
等酿成葡萄酒

秋,真的深了
雪,真的落了
你还是那粒口里噙不化的紫葡萄
酥软的胸部
裹成了透明的冰

我的舌尖
透出浓浓的葡萄酒味
你说
为了爱情这东西
陪你走到冬天,一路等了又等

等着吧

20191110

最后的飞鸟


诗/哑榴


(1)

我梦见
田野
她的背脊裂开

像一只快要蜕出的新蝉
她说,救救我,弓射手
正在赶来

不然,她会死掉
毫不犹疑,我咬破指尖
让她躲过一劫

20191111


。最后的飞鸟(2)

她飞过头顶
折返
为了她的孩子

有人偷走了她
孵化的“希望"
等于要杀害哺雏的母亲

我梦见飞鸟的呻吟:
长年,累月。洪水冲刷,漫过
那只小巢是她的村庄

我的笔尖流淌着忏悔、复仇


20191112


。最后的飞鸟(3)

雪地上的孩子们
降到田野里

白雪为稻茬茬戴上白色的绒帽
飞鸟们,反复翻阅收割后出奇的寒冷

被帽子盖住,隐身
又一起将带雪的帽子丢到空中

飞起,乱哄哄的一片

20191111



荒草。暖阳


诗/哑榴


阳光从云层透了个窗
也就一顿饭的工夫
坐在一块废弃的黑色煤石
脱掉外套。四处,瞧一遍

鬼针草,紫茉莉,葎草……

我有一个疑问
具体到某一只虫子
它长着几对足,长相如何
这一刻可以盯着,细看

这很像我拿起厚厚的辞海
看到第几页
第几行
第几个字
其中一个字的笔画,图解,正如眼前的
某叶,某虫,某足,某腿

草虫们,小蝶们
采摘秋天最后的花朵
这与春风里的奏鸣,翻飞
略有不用。像记忆里,淡忘的诗句

如果我此刻不在这里
也绝对不会想到它们

也就一首诗的距离。这些
鬼针草的种籽带着刺钩
紫茉莉的种籽,一个红喇叭吹出一粒
球形的黑豆
葎草又猖狂地蔓延了一个春秋
潦草地收宫。(伴着蛇衣。)

一株油菜从荒草丛中
提前越过了冬天
它像一首野生的诗歌
粗大的茎扦葡地而生,躬蛇一样蔓延

它也是暖暖的。在这个荒凉的正午
刚刚经历一朵暖阳
顷刻,冷风吹过,被寒冬逼近

20191114


草药

诗/哑榴

丹参,蓝紫的花,朱红的根
少年采药的小篮里,还有天冬,黄连……

那是人们从未到过的一隅
荒丛中,还长着几乎绝迹的宝贵的“时间"

年年发芽,开花,遗传
等候一个人。等候一个爱人

雉鸡。野兔。不会伤害她
蛇,也不会

等候一个爱人,爱她
而不会因为爱,不假思索,将她挖走

挪移到,自家的花园
她在等候一个伤,一个痛,一个命

她只为一个知音,而生


20191115


天冬

一堆乱石。瓦砾。硬土之上
天冬藤蔓高至丈余,叶似茴香

它将纺锤(块茎)打入硬土之下
一条草藤下却能长几十个块茎

一发,而挂千钧
这一根细细的茎需要穿透多少苦日

少年上山采药。挖掘乱石之下
像个红薯“地窖"。天冬们挤满五世同堂

一些腐烂成土。一些只剩下包皮。一些肉质饱满
一齐密封在鲜为人知的“地窖"……

沸水蒸煮。挑掉不透明的细心(很苦)
凉干。入药,入味,入诗

偶然的遇见,潜心,深入的挖掘
那个珍藏多少年年的“地窖"

正是爆棚的诗意,可遇不可求
数十年枯荣,靑丝添白发。地表之上

青藤倒刺,己老。猛然发现
天冬,绝对是一首好诗

20191115


原地


原地,立着,一个海
虫子。飞鸟。我。构成海的元素

风,浪,从远方撵来
淹死在海里

我的虫子,飞鸟。喜,怒,哀,乐
仍然是它们自己的,帆

我的爱,恨,情,仇
却已种下,船

2019112


梦的尾巴

诗/哑榴


我睡醒了,
迷糊地梦见一首诗。
这成了习惯。
上一下网,又睡去。
(白天尽量不去想诗,上班。
大部份创作在早晨六点左右。)

我梦见农田的圆篾晒盘。
裸着的女人,丝稠。
我梦见我在纵情歌唱:

“你古老的方式解剖了我
眼神
揉碎

吼一声太古的风唻,
阿拉古丽裸在圆圆的篾晒盘上。"

……

我在梦里流出这些诗,
便挣扎着醒来。去找手机,记下这些。
我再用这语言的尾巴,试图
还原成那条爬行的,大诗行

20191117


[点评] 卢兆玉

其实梦更像电影——蒙太奇式的剪切。
我们有用蒙太奇写诗的,有用小说写诗的,有用散文写诗的,还有用说明文、新闻报道式写诗的,现代诗的表现手法非常丰富。但纯粹的诗风还是用诗写诗,再杂一点的是楚辞、宋词。当然最杂的最丰富的是现代诗。所以我们放大了看,现代诗就是无所不包,那些芜杂其实是空间——只不过读者在外面看——显得凌乱,其实诗人是有序的。
但问题来了:诗人如何将自己的有序清晰地呈现给读者呢?所以还得用诗的方式写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