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4|回复: 4

家事,嚼甜我们20年生活(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5 13: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件家事,嚼甜了我们二十年的生活(组诗)

1999年,我们在县城买下了一个家

1999年,国家住房公积金开始执行
学校第一次给我们交了1%的住房公积金
首付4万,公积金贷款6万
乡下教书的我们,在县城买下108平米的家

我和妻子月薪工资总共700多
月还贷500多
生活是困难一点,可是我们坚信
日子会一天一天过去,工资会一年一年上涨

过去了16年,我们换了四所学校
住的几乎全都是十几个平方米的宿舍
因为没有卫生间
入住的时候,我们都要带上自己的一只痰盂

2000年我们收了三室二厅一厨两卫的套间
水电,泥工,木匠,油漆
一工紧接一工,一步紧跟一步
三个月下来,新房被装潢得越来越具有磁性

进屋那一天,父亲和亲友从乡下包车而来
送上一担稻谷,一个火把
一下车,在小区门口
赤溜溜一声,父亲又重新点燃了火把的热情

中午的喜酒宴会上
父亲细说着1961年建造房子的故事
母亲回应的每一声都是点头
父亲的话语听得我们对自己的新房倍加珍惜

父母离开我们十几个年头了
但他们的老屋被我们保护得十分完好
四兄弟三姐妹的我们
疼疼地守护着自己新建的或自己新买的世界

2008年,我们家买了一辆别克轿车

2006年,还清了住房公积金贷款
骑摩托去乡下教书的我,忍不住关节的酸疼
想买一辆轿车开开的野心
拱着头绪,一天比一天大,时时地撞击着我

自己只有一万
四位同事说,只要我买,他们每人借一手指
妻子赞许,学着购房,贷款买车
女儿说,有了车,我们家的生活就有了方向

2008年起始的十几个周末
我依着县城的每个车店一家一家地转
五月的最后一次,相中了一辆白色别克轿车
妻在家定色,我在店里定合同

有了车,再也不用带雨披,再也不用带头盔
每日上班下班,进进出出
每个周未,回自己的老家,或丈母娘家
全程来来回回,要有多少幸福就有多少幸福

2018年,女儿在上海买了一套新房

2015年,日本大畈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女儿
在上海,做了一名律师

2018年,平日租房生活的女儿跟我们商量
落户上海了,想贷点款、买套房子住住

女儿看重了一套旧的,84平方,460万
和妻子一起坐火车去上海看看,很想很想买

不知房东是怎样的想法
女儿托人去讲价钱,他们却只想房价向上涨

有心的妻子在网上到处找
居然找到了在建的楼房,价钱贵却不用装潢

家里卖掉了第二套新房,女儿又贷款300万
买下一套94平方米的新房

2019年9月,女儿欣喜地收了房
在上海,我们有了家;在上海,我们有了家
发表于 2019-11-7 11: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转[诗坊]发帖。
发表于 2019-11-7 11: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唐丝宋瓷兄,我是给晕透了……


这还是往日的唐丝宋瓷式的诗篇吗?
发表于 2019-11-7 1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算不了什么新的探索呀!!
发表于 2019-11-7 11: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这些题材就无法诗写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