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4|回复: 7

[现代] 父老乡亲(之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1 07:28: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老乡亲(之四)
文/赵华奎

◎油匠

花生、大豆和菜籽在铁锅里欢腾
火焰舔着锅底
像一条条渴极了的舌头

他从这个灶台,跳向那个灶台
用一把铁铲
翻炒着自己的心情和故事

榨油机以手工方式
将从他的身体里挤出汗水和油水
也用滤网,筛下星星点点的幸福和希望

而幸福迟迟没来敲门
门里羁押着一个清贫而苦涩的年代
和我年轻的父亲

◎春风兄弟

我把春风称作兄弟
也陪伴这个患了小儿麻痹症的男孩
一直成长到了十八岁

二十五年前的那个冬天
我远赴海南参军
他提着那条长不粗的右腿
一瘸一拐地到车站送我

我们默默相视,不拥抱,不流泪
瞳孔里闪烁的
都是曹湖村低矮而厚朴的影子

他离去时
蹒跚的脚步,怎么也不如春风那般柔和
通向村庄的那条土路
像极了一条爬行的蚯蚓

◎小木匠

旧门敞开着
阳光斜身,探进来
抚摸着他泛黄的发梢和一地散乱的木头

十七岁的小木匠,接过师傅交给的活
从一条墨线开始,独自弹舞
也用一把把工具
刨制和雕琢自己走得太快的青春

那年的雨季短暂而浅薄,树矮,木瘦
他的身子更瘦
像一道烟,穿行在村头巷口

◎哑巴媳妇

那年冬天,雪花
将一个衣衫褴褛的哑巴女人,送到村口
也没告诉父老乡亲
她从哪儿来,又到哪儿去

她像一根禾草,被北风抱回屋里
也像一只家鸡
被四婶用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喂熟
也将她许配给自己双目失明的三儿子

并取大名:赵小鹊
惯用称呼:瞎老三媳妇
2019.07.20
发表于 2019-7-21 08: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年了,诗人忘却了世俗生活,那些人们——他们走不进诗中,因为既不陈述也不书写,他们只闷着头过艰辛的日子。

点评

谢谢卢老师批阅,都是过去的人和事,我用口语分行出来,写得不好,您多多指教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1 09:12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09:1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7-21 08:20

问好老师!

点评

一想到别人,心胸自然开阔。 除却语言、情感障碍,诗不好也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1 10:38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09:1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7-21 08:28
好多年了,诗人忘却了世俗生活,那些人们——他们走不进诗中,因为既不陈述也不书写,他们只闷着头过艰辛的 ...

谢谢卢老师批阅,都是过去的人和事,我用口语分行出来,写得不好,您多多指教呵
发表于 2019-7-21 10: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想到别人,心胸自然开阔。

除却语言、情感障碍,诗不好也难。

点评

是呵,用瘦弱的文字去感悟生活,远远不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21 11:23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11:23: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9-7-21 10:38
一想到别人,心胸自然开阔。

除却语言、情感障碍,诗不好也难。

是呵,用瘦弱的文字去感悟生活,远远不够!
发表于 2019-8-12 19:26: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华奎 发表于 2019-7-21 07:28
父老乡亲(之四)
文/赵华奎


欣赏佳作,问候诗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