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回复: 1

[现代] 风雨故乡(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2 18:0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雨故乡(组诗)
文/赵华奎

◎在河岸上行走

大雨过后
河水的涨幅过于急剧,难以掌握
它所抛掉的隐喻
是一个又一个局促不安的漩涡

鱼群循水而上
在松软的河床上寻找并打造梦想
吐出一串串暖色水泡
为命运充氧

众草造意的想象
足够肥沃且茁壮
经得起日月用刀斧刈割
也经得起人们以行走的方式肆意扩张

许多只脚印伏于岸堤
经风一吹,就能掀起一层波浪

◎水声

又一场春雨,让我潜入水的主题
在某个段落,化作一粒游离的文字
春风途经的时候
我们就像花朵
在枝头抱团递温,或在水里挥手别离

选择一个恰当的夜晚
我从体内剥出另一个自己,对峙或碰撞
倾听水声淹没风声
等候月光照临
一边投撒欣喜,一边投撒忧伤

蛰居于乡下的父母和亲人
比这枚月亮更加寂静
他们擅长用水声叫开柴门
叫醒犬吠鸡鸣
让每一个日子都眉眼带笑,口舌生津

抽离了一身悬念之后
我向土地植下执念,也向河流投下归期
走散了的那些时光
终于又在一章记忆中找回原籍

◎乡路

乡路腾烟
一辆辆马车驮动光阴在狂奔
轮轴里旋转的记忆
时而呈梯次回落,时而呈线性上升
最终陷入一串挥动的鞭影

那些赶马之人,都被北风称作乡邻
他们把心事攥进手中
勒紧每一个离家出走的旧日
也不放过每一包开袋即食的念头

乡路两侧
春日居左,秋日居右
尚有起皱的风景穿行其中,妆扮人间
一道溪流抻长了身子,滑步向远

截流处,父亲从水中捞取泥沙
为旧灶续土,为新房筑墙
我以手为秤
怎么也称不出一抔乡土的重量

◎一场大雨路过故乡

狂风掀翻了草垛
暴雨袭卷了山冈
它们联手夹击
也没能搬走根植于土地上的故乡

倒泻的天空下
一间间草屋撑起颤栗的身子
庇护着乡村子民
他们用方言与神明交流,占卜着福祉

院落偏窄,土墙更低
那些被雨水揭掉了的土坯
每一寸,每一厘
都是从父亲的掌心里剥下的老皮

并随浊水溢出村子,流向庄稼地
填实每一个清淡的日子
2019.04.21
发表于 2019-4-29 23: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入 (2019)诗界 十二家 之 赵华奎  大诗界网刊总103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