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5|回复: 3

[短 微 小] 和观云忘我《一说》之《一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2 15: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说

文/哑榴


你的意志!
即你的心。
你心所向,所指,向抵,
皆为你的神。

如神附体,
你不必怀疑神的足迹。
它会成为未来的神址。
20190422


发表于 2019-4-30 17: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哑榴 / 哑榴


。风吹草动

蚂蚁运送的枯叶
让他看清了,一共有三只蚂蚁
他一来,感觉自己是风
所有的风都是人为的
大风最先吹走了自己

20190328

。暗门

一条鲜为人知的道,敞开着
鸟,飞往南山;鱼,抵达泽国
布置陷阱,和网的人,终不得悟
一扇重生之门,入口窄窄的
蛛网,铅丝,也会长出障眼的花,叶

20190328

。想念一个荒废的名字

一滴沧海
己化为牙缝里一粒香甜
一粒萤火。故土。乡愁。却粘在肠壁上

咀嚼,反刍一个名字
一吞,一咽,触动一截断肠

20190328

风吹四月

吹落的
有白玉兰。紫玉兰。仿佛在一夜之间
樱花,依旧盛大
红花继木的花,石楠的叶,那么红
前几日,地里娇嫩的菠菜
忘了采摘,一下子老成了瘦茎杆
三日不折菜苔,急上了火,招蝶乱开
油菜花盛期己过

风,吹来了上山的人
手捧花束,酒杯
自然,和人,竞争着老去
地上的花瓣,和头上的白发
一样,被风
吹落,无声,无息

四月,盛开之后
思念,总会遇见雨水

20190402


面具

清明的丛林
碑林,邀来
一拨又一拨戴着面具的人
似火似雪的人造花
燎原了大江南北
这让山野的野花
也深感羞愧
自然生,死却要装门面
一切形式
空洞地摆设,并无实际意义
徒增
人间闹剧

20190404

淡马的春天

马匹游来
雨水里,皮毛发亮
破落的村庄
桃花,被马蹄带走

淡马。记忆中的农耕
无人来绣
无人来织
雨水,浸泡着
捞不起的,往事

20190404

大江大河

汨罗江,融释着
一种忧愤
也淘尽
历史的渣宰

有一种源头
万古不息
我分明看见白浪里
跃出的,诗人

20190404


清明

魂的聚会
血脉的纽带,将魂们
生与死
对接起来
苟活的血肉
也将常眠于此
让累魂
得以清静,释然。是谁?
还记得另一条大动脉
源源奉送精英
谓之中华血统

20190404


英雄  您一路走好
一一凉山救火英雄们不朽!


山火爆燃,炸飞石头
火魔的狂嚣依旧不可恫吓
后来者的接力棒
逝者己安
只不过让苟活者看清
守灵者以带血的足迹
立起又一道生死的防护墙
让生者更加珍爱
英雄殉职之地

20090404


合肥印象※罍街


罍街

双墩一号墓出土的镂空龙耳罍
器皿顶部是镂空雕纹,皿身镶嵌有四条“龙”
岁月只如罍中酒,被喝干,饮尽
剩下一只仿真的空罍

夜市

像一滴雨,或血
也像一滴酒
淌过这条街
进入一扇无形之门
都市的肺叶
自由呼吸
像雨滴,酒水,缓存在
游人们的红鳃

老宅

尘埃在此化作苔藓
喧哗,凝神,驻足
千年府,万代梁
心一静,世界一片清凉

刻石鸣金,对联嘱记
画凤雕龙,最终
渗入到血液里
它的心脏呢?……

你是尘埃也是光


1。尘埃

泥土里的各种味道,裸根
并不全似香水花露
爹,娘,手捏泥巴成人
擦洗不掉的
是嗅惯了的婴儿屎尿

2。春蚕

一把风雨,一把血
揉成泥粒,搓成灰
你是尘埃
也是搓成布条的光

3。入俗

岁月,腥臭的皮囊
归来以后
化作泥土,也会拥有
青草的人味

4。往事

亮柱,照到往事。尘灰之上
刷亮了旧的痕迹,人品
风雨之后
一些幽暗的缝隙,泄出白瀑,惊艳


5。春深

埋骨己深。死骨,活骨
而你,一半是火焰,一半是灰烬
不能媳灭,也不能再点燃
一些光,无故走失。一些光继续打探
陌生的面孔
。魂的面

十点钟花的方向
魂的钟点
停摆在荒凉

魂,散着发。分裂成一前一后两个面
惊觉,十点钟的回头,为时已晚

。暗门

一条鲜为人知的道,敞开着
布置陷阱,和网的人,终不得悟
一扇重生之门,入口窄窄的,长满蛛网,障眼的花,叶
鸟,飞往南山;鱼,抵达泽国

。早春

一种温度,引爆
沉积在体内的火药
连环,炸成一片

到处是乱哄哄的世俗作怪
泥土,偏偏蹦出裸体奔跑的先行

。无题

一滴沧海
己化为牙缝里一粒香甜
萤火。故土。乡愁。却粘在肠壁上

咀嚼,反刍一个名字
一吞,一咽,触动一截断肠

。病史

心在滴血,面容枯槁,发丝变白
却不是因为自己
直到那一天,我倒下了。让我憔悴,咯血的幸福们,围绕着我
轻轻地说句,没啥病


。厮人

眼下,一拨又一拨
如鱼,得水
鱼,是玻璃缸里的鱼
水,是花园的喷泉

。釆菊人

在流水线,看不见内心任何东西生长
在乡下,还可以望见南山。和今年的采菊人告知你
一年一度的惊喜,和
不老南山的,全部秘密

。惯性

石头,向山坡滚动
在推到山顶之前
莫道疲惫,深渊一一
连一裸小草,也使出了
吃奶的力


。倒春寒

极冷
极热
一碰头
人间总有暖暖的心

。庄子梦见蝴蝶

煽动着一片陆离之光。他说
是先看见的光再看见蝴蝶
还是先看见蝴蝶后看见光

蝴蝶,出自春秋。闭上眼,那束光娓娓游来……
睁开眼,不见那只蝴蝶

和观云忘我《一说》之《一说》

一说

你的意志!
即你的心。
你心所向,所指,向抵,
皆为你的神。

如神附体,
你不必怀疑神的足迹。
它会成为未来的神址。
20190422











发表于 2019-4-30 17: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哑哑好!


以上全部收入大诗界 总103期网刊-[诗人选(辑)]
发表于 2019-4-30 17: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版主请归队

大诗界的运营已经趋于正常,总版主请归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