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8|回复: 1

[现代] 回到烟火深处(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9 16:0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到烟火深处(组诗)
文/赵华奎

◎柴

取一截树骨
提旺焰火,就能提旺生活的亮度和温度
焚灭自己
来自心间的浮念。回到烟火深处

日子,质地简洁而硬实
只有草木,肯用内心的厚度去证明
它从时间的缺口处折返至体内
又被时间挤压、消磨和肢解

没有年轮的水
以行走的姿势,把生活走成了一条河
把故乡安置在滩涂地
几座低矮的柴垛,被父亲视为小小的城池

透过火光
我看见母亲坐在灶膛前
佝偻的身影,越来越像一根干枯的木柴

◎米

淘洗,入锅,加火,蒸煮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
母亲就把愿望交给时间,把心思交给土地
把一怀暖意交给老屋

一天的秩序就此开启,停顿或落幕
一生的福祉和难处,它都贯穿其中

那些热爱土地的人们
都在用最朴素的欲望,拉动身体的内需
攒起最普通的一粒温饱富足

我终究不能被烟火排除在外
如同我终究拒绝不了母亲的一怀暖意
比一碗饭香更浓,更久

◎油

这生活的润滑剂,是土地搾出的血汗
人们依据一滴血回馈烟火
又依据一滴汗收获烟火
我依据自己的想法,烹饪简单的幸福

在村子里穿梭的乡音
保持着香油的韵味,反复调剂乡间物事
也在祈愿来年风调雨顺

一些花絮,经过风的剪辑和修饰
穿上羽毛就变成飞鸟
或浮于水面,被天空误读成点点星光

我从灶台起步,再次抵入生活的纵深
与父母妻儿围坐于一张槐木方桌
一边分享着彼此的关爱
一边谈论着过去、现在或将来

◎盐

日月在天地间沉淀,结晶
用一个脆硬的名词,说出纯粹的白
弹起缕缕炊烟

向海处,这局部人间略显单调且狭小
几间瓦舍,就像某人遗落的器物
盛装着同一幕夕光
还有水声提醒着人们,咸淡皆是生活

夜潮还没上涨
老盐工们做完了最后一道工序
歇下来,用一勺盐调出烟火的滋味
犒劳自己

而在远方的城市里
我终于卸下一身奔忙,走向灶台
这一刻
我从一把盐粒里认清了大海

◎酱

生和老
是从日月间抽出的代名词
又被日月提交给生活
引导着人们
用双手催生一团团烟火,着色四季

低矮的院落里
祖母来来回回
将一箕箕煮熟的黄豆搬上院墙
然后倚门独坐
等候它们慢慢褪妆,依次走进陶缸

某个时辰
太阳会将自己书写成一粒标点
村庄陷入寂静
那一抹酱色,又一次在舌尖漾开

◎醋

粮菽与水结伙
隐居于乡野深处,酝酿着一坛私密
生活倒出体内的酸汁
一点一滴,刺激记忆的味蕾

红土地上
草木皆有示爱之心,与流水纠缠不清
还有鸟鸣和虫吟
暗自揭穿清风的动机,拂乱一池醋意

出门在外的人,再次回到乡村
匆匆褪下一身行装,换上一身布衣
用乡音描述田野
描述一桩桩被陈醋泡发了的村事

那些故事里,时间就像一根缰绳
一头拴着奔波不定的男人
另一头拴着朴素端庄的留守女人

◎茶

叶尖被摘走了,叶片略显孤零
茶园里浮起谁的低叹
经露水一洗,又落入一片虫鸣

尘沙不识细节
起落的节奏如此粗砺
就像任性的我,一把揭下季节的面巾
从她的眼波里
寻一位采茶女踩梯上树的曼妙身姿

丘陵隆起的腹部,孕育着大地的孩子
竹篱笆厮守着寂静的茶林
用一种独白的方式,诠释过往曾经
我望过去,原本透明的视野
竟不知不觉被它染成一幅碧青

我摊开沾土之手
接过她递来的一篓香气
她落地浅笑的样子,浮起一层云意
而时光如水
在低处,忽远忽近,或行或止
2019.03.09
发表于 2019-3-9 22: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华奎真诗人也。

有谋篇,有布局,更有选择,可谓匠心!!

赵华奎很珍惜和善用题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