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6|回复: 6

与观云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6 23: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诗的二分或三分天下


一,以自由诗为代表的现代诗。
二,以格律诗、词为代表的古体诗。
三,不分行的散文诗。

前者基本上“一统”现代诗坛——注意是“一统”而不是统一。而格律诗词为代表的古体诗又为中国读者所情有独钟。这样基本上就形成了当下中国诗创作与阅读的分离。甚至现代诗作者不读现代诗,转而阅读由“翻译家”们所各择其意的外文汉译,也即“翻译体”影响着现代诗的写作。但骨子里,又有多少诗作者去承认呢?作为汉语诗的写作者,纵然再世界,也还是使用着汉字—— 这一数千年积淀且通行的文化符号。
当我们用这种文字写作时,无论自由与否,其音符与意符总是同在。我们的阅读(目诵)听不见由肺部而来的气息的流动,但仍然在我们的大脑中回荡着它的音符。这是因为对文字的识读紧扣着语言的汉字,几乎是这一语言-口语的同化。从学童起,除了第一任教师——父母、年长外,大多是经由文字而学习语言的。他们的父母、再父母又何尝不是如此?纵然文盲,他们的语言也来自文字的转化。我一直在想,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她的语言——主要是口语还是文字在起作用?更准确的答案可能是后者。如秦之统一文字。
现代诗人的古体诗,应当表现现代的内容,这才不辜负读者对古体诗的钟爱。而现代诗人的现代诗,同样应当接纳或改进诗的古体形式,以实现形式与内容的最佳融洽。而自由诗,是的,自由诗,它并不总是自由的!!!这是因为一首诗的完成,即是她的定型。长诗?短诗?一行?二行?三行?四行?抒情?叙事?押韵?无韵?一旦完成便已定型。所以每一首自由诗,又都是定型的诗。接下来的问题是:某一定型能否被一再复制?如果被复制,这就是形式。
广义的自由是拒绝复制的。但具体到一首诗,则完全可以复制。重要的在复制者是否成众!!
所以当众多的现代诗作者随着广义的自由奔走时,形式便难以复制!不复制就在不断的创新之中……因此,这广义的自由便成就了内容的最佳载体。但内容呢?也有阴阳浑浊。这就又反转来选择自由中的可择的形式。长诗?短诗?一行?二行?三行?四行?抒情?叙事?押韵?无韵?所以自由诗,不等于无韵诗。无韵诗也不定自由。
但假若定自由于内容,则无谓于形式。二者兼备,便是一种精神。因此,以自由诗为代表的现代诗,所导向的即是人性、人文的自由向往。注意:是自由向往,不是向往自由。向往自由是未曾自由,自由向往是已经自由。自由者必自然。
当以格律诗词为代表的古体诗呈现为自然的表达时,我们说这同样是自由的。
散文诗。散文诗还不足以三分天下。但她明确的区别于诗——自由诗、格律诗,区别于分行。她是彻底地远离了韵文而亲散文的诗意且诗性的表达。诚然,一不小心便会写作成诗意盎然的散文。纵然诗意盎然,毕竟散文就是散文。这就令我再一次思索起:到底什么是诗?
诗,一定不止于诗意,不止于押韵、分行、格律或自由。诗一定有其内在的旋律、结构,有着将意与境密切的溶洞。意和境,不是一而是二;意境是二者的合一。它们同载于诗的形式之中。所以:诗只表意是不够的。就像诗言志,但志不等于诗一样。在现代诗之前的中国诗中(包括诗经以降)是很好的和合了意境的。当然也有离异而不和合的篇章。而现代诗以来,不客气的说:大多数诗人是以表意为第一进而为唯一的。这就使他们的“诗”离诗还相差了一步。一步之遥也是遥。
意,容易理解,也易明白。但境呢?境就有些模棱了。首先,它不是境界。一旦误解为境界,它就并入了意中,成为意上升或下降的部分。境,即环境和营造环境的各类物象——它如此简单,但在每一首诗中,意对于境的取舍往往是唯一的。稍有变异即是另一首诗。在西诗中,尤其是长篇中,我们会发现有大量的甚至通篇的人物或景物的描绘。它们即是西诗中的境,而非意之外的可有可无。它们在一首首诗中,时常是独立的,但在整篇诗中却是不可分割的。如果剔除了这一部分,西诗的美甚至失去一半。
因此,我们论诗,讲意境,其实就是二者的同列,通融。这里,我想到了生活中我们形容环境不好的三个字:肮乱差。那么在诗中,在意与境的离合中,是不是也存在着境的肮乱差呢?我想一定是存在的,而且不在少数。诗意的提升,有待于诗境的改善,这是不容怀疑的。意不和境结合,就是空洞而抽象的。无论假大空或假小空。

以上或许对观云兄重新布局大诗界和我们日后诗的写作、评论有所裨益。不足之外,还望批评。

问好并期待大诗界掀开新的一页。


                                                                            与诗 2018.12.26

.







发表于 2018-12-29 06: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视角宏观,书也宏论。

谢过与诗先生!

置顶,共品于同道。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1 09:44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9: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8-12-29 06:37
视角宏观,书也宏论。

谢过与诗先生!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9: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形与神

有形而失神者,谓之拘形。与之相反有一成语叫得意忘形。中国词典是对立与统一的辩证汇集。有近义词也有反义词。

点评

说得真好!! 形和意乃诗之根本,守其根本必能枝繁叶茂,否则不过是一枝、一叶,一花而已。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3 12:27
发表于 2019-1-13 12: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诗为伍 发表于 2019-1-11 09:51
形与神

有形而失神者,谓之拘形。与之相反有一成语叫得意忘形。中国词典是对立与统一的辩证汇集。有近义 ...

说得真好!!

形和意乃诗之根本,守其根本必能枝繁叶茂,否则不过是一枝、一叶,一花而已。
发表于 2019-1-13 12: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有形,不只是形式之形,形式之形固然千姿百态,还要有形象之形——形象之形日日人生、江河横溢、万紫千红……

点评

其实还有一个词,即:情意。 情意是可以直抒的——生活中即常是这样——所谓喜笑怒骂皆付诸言行。 现代诗自自由诗以来是秉承直抒的,这一点可以说从郭沫若开始,郭先生的“诗的本质专在抒情”和他的诗基本上是一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3 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5: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9-1-13 12:33
诗有形,不只是形式之形,形式之形固然千姿百态,还要有形象之形——形象之形日日人生、江河横溢、万紫千红 ...

其实还有一个词,即:情意。
情意是可以直抒的——生活中即常是这样——所谓喜笑怒骂皆付诸言行。
现代诗自自由诗以来是秉承直抒的,这一点可以说从郭沫若开始,郭先生的“诗的本质专在抒情”和他的诗基本上是一致的。
这样情和意的结合,就产生了现代广义的抒情诗。
我们说现代诗主要是表意的也正是这一点。
它的通俗性决定了它的写作意旨。

然而中国大陆自朦胧诗之后,现代诗的内在格局发生了改变,这一改变几乎让“读者-诗”产生了恍如隔世的困惑……近四十年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