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回复: 1

[现代] 火力点(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08:5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火力点(组诗)
文/赵华奎

◇枪手

于记忆深处
剥出一盘厮斗,闪出山形、林烟和水影
闪出一群迷彩士兵
在枪声率领下,向高处,呈波次冲锋陷阵

尘烟屡次袭扰过的地域,光阴如铁
你把情绪酿成火药,瞄准一个又一个目标
借一根药引,或一枚击针
点燃焰火,又射落焰火

沙场之外,你开始分解和结合枪体
分离自己,径直从体内拔出另一杆身影
安插在营房前、操场上、靶台边
忽略成长的细节和背景,无视日月旁听

当烽火再起
当雨点般的枪声,再次折返耳际
每一名枪手
必然又是一道凌厉的火力

◇火力点

把火调升至最烈一词
以炼石的温度和淬铁的力度,锉出枪身
以目光打磨出钢蓝的锋刃
再以尖利的声线,将子弹推送出去
他们喊出的每一行字,都是一束火力

与枪为伍的日月,简炼到只有一种色彩
任四季随心所欲挑选
而散居的高冈、低丘、巨石背后
总有无数个身影,时而显现,时而隐形
像那些明暗不一的火力点,虚实难定

必须抓住每一丝风吹草动
必须摁住每一层心血潮涌
他们都是一个个相同特质的行动代号
一如高山与深海
谁也不能纂改它们原本的属性

只有握紧乌云闪电和狂风骤雨
阻止它们
取缔头顶之蓝,浇灭体内之火

◇一枚子弹

现在,我已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赞美一枚子弹
找不到足够的证据,为它安上一对翅膀
承受住风的阻力
追寻那些旋飞的念头和一次战斗的走向

战斗已在泥土中沉睡多年
一旦揭开结痂的创伤
仍可听见枪林弹雨,杀声如雷,撼天动地
看得见矗立旳旗帜上,弹孔无序
排列出一个个被鲜血染红的名字

英雄无名,无泪,也在这里沉睡
没有任意搜集的情节,录下稠密的战事
没有一块石头肯于发声
静静讲述自己的前世今生

只有一枚子弹
用尖利的呼啸,将他们从故事里唤醒
用飞行之姿
又一次证实,他们冲击和突破的方式

◇狙杀

从一个阵位到另一个阵位
标示着存亡之距
每前移一步,都布满无数道陷阱

战斗,历来是钢铁与钢铁的胶着对决
飞舞的弹片
便是一句最实的证词

无可否认,成规模的战事侧后
总留几手伏笔。如高地上、密林里、深草间
必然隐藏着一些虎影与鹰眼
静候猎物出现,并一一捕食

我们也在自己的体内,埋下伏笔
像埋进一粒粒锃亮的子弹
随时冲出体外
将那些杂草丛生的欲念,纷纷狙杀
2018.12.02

作者简介:赵华奎,安徽合肥人,现居广东东莞。中国远山文学网副站长,中国原创文学网特邀作家。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世界日报》《诗歌周刊》《作家天地》《北京诗人》《华东文学》《战士文艺》《战士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刊物,有部分作品入选诗歌集,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确实是一组具有刚性的诗。

问好赵华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