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94|回复: 1

088.卷八十八·杂歌谣辞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10 07: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八十八
杂歌谣辞六
谣辞二

【尧时康衢童谣】


《列子》曰:“尧治天下五十年,不知天下之治与不治,忆兆之愿戴己与不愿戴己,顾问左右外朝及在野,皆不知也。尧乃微服游於康衢,闻童兒谣。尧喜,问曰:‘谁教尔为此言?’童兒曰:‘闻之大夫。’大夫曰:‘古诗也。’尧还宫,召舜,因禅以天下,舜不辞而受之。”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晋献公时童谣】


《春秋左氏传》曰:“晋献公伐虢,围下阳,问於卜偃曰:‘吾其济乎?’偃以童谣对,曰:‘克之。十月丙子旦,日在尾,月在策,鹑火中,必是时也。冬十二月丙子朔,晋灭虢,虢公丑奔京师。’”《汉书·五行志》曰:“周十二月,夏十月也。言天者以夏正。”
丙之晨,龙尾伏辰。袀服振振,取虢之旂。鹑之奔奔,天策焞々。火中成军,虢公其奔。

【晋惠公时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晋惠公赖秦力得立,立而背秦,内杀二大夫,国人不说。乃更葬其兄恭太子申生而不敬,故诗妖作也。后与秦战,为秦所获,立十四年而死,晋人绝之,更立其兄重耳,是为文公,遂伯诸侯。”
恭太子更葬兮,后十四年晋亦不昌,昌乃在其兄。

【鲁国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左氏传》,鲁文、成之世童谣也。至昭公时,有鸲鹆来巢,公攻季氏败,出奔齐,居外野,次乾侯八年,死于外,归葬鲁。昭公名裯。公子宋立,是为定公。”
鸲之鹆之,公出辱之。鸲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鸲鹆跦跦。公在乾侯,徵褰与襦。鸲鹆之巢,远哉遥遥。裯父丧劳,宋父以骄。鸲鹆鸲鹆,往歌来哭。

【楚昭王时童谣】


《家语》曰:“楚昭王渡江,江中有物,大如斗,圆而赤,直触王舟。舟人取之,王大怪之,遍问群臣,莫之能识。王使使聘於鲁,问于孔子。孔子曰:‘此为萍实也,可剖而食之,吉祥也,唯霸者为能获焉。’使者反,王遂食之,大美。久之,使来以告鲁大夫。大夫因子游问曰:‘夫子何以知其然?’曰:‘吾昔之郑,过乎陈之野,闻童谣,此楚王之应也,是以知之。’”
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

【周末时童谣】


《家语》曰:“齐有一足之鸟,飞习於公朝,下止於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怪之,使使聘鲁,问於孔子。孔子曰:‘此鸟名曰商羊,水祥也。昔童兒有屈其一脚,振讯两肩而跳且谣,今齐有之,其应至矣。急告民趋治沟渠,修堤防,将有大水为灾。’顷之,大霖雨,水溢泛诸国,伤害民人,唯齐有备不败。”
天将大雨,商羊鼓舞。

【汉元帝时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元帝时童谣,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宫中井泉稍上,溢出南流。井水,阴也,灶烟,阳也;玉堂、金门,至尊之居:象阴盛而灭阳,窃有宫室之应也。王莽生於元帝初元四年,至成帝封侯,为三公辅政,因以篡位也。”
井水溢,灭灶烟,灌玉堂,流金门。

【汉成帝时燕燕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成帝时童谣,后帝为微行出游,常与富平侯张放俱称富平侯家人,过阳阿主作乐,见舞者赵飞燕而幸之,故曰‘燕燕尾涏涏’,美好貌也。‘张公子’,谓富平侯也。‘木门仓琅根’,谓宫门铜鍰,言将尊贵也。后遂立为皇后,与弟昭仪贼害后宫皇子,卒皆伏辜,所谓‘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者也。”
燕燕尾涏涏,张公子,时相见。木门仓琅根。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

【汉成帝时歌谣】


《汉书·五行志》曰:“成帝时歌谣也。桂,赤色,汉家象。华不实,无继嗣也。王莽自谓黄象,黄爵巢其颠也。”
邪径败良田,谗口乱善人。桂树华不实,黄爵巢其颠。故为人所羡,今为人所怜。

【王莽时汝南童谣】


《汉书》曰:“汝南旧有鸿隙大陂,郡以为饶。成帝时,关东数水,陂溢为害。翟方进为相,与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行视,以为决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费而无水忧,遂奏罢之。乃翟氏灭,乡里归恶,言方进请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罢陂。王莽时常枯旱,郡中追怨方进,时有童谣。”子威,方进字也。
坏陂谁?翟子威。饭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当复。谁云者?两黄鹄。

【更始时南阳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更始时,南阳有童谣。是时更始在长安,世祖为大司马,平定河北。更始大臣并僭专权,故谣妖作也。后更始遂为赤眉所杀,是更始之不谐在赤眉也。世祖自河北兴。”
谐不谐,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

【后汉时蜀中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世祖建武六年,蜀中童谣。是时公孙述僭号於蜀,时人窃言王莽称黄,述欲继之,故称白。五铢,汉家货,明当复也。述遂诛灭。”
黄牛白腹,五铢当复。

【后汉顺帝末京都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顺帝之末,京都童谣。按顺帝即世,孝质短祚,大将军梁冀贪树疏幼,以为己功,专国号令,以赡其私。太尉李固以为清河王,雅性聪明,敦诗悦礼,加又属亲,立长则顺,置善则固。而冀建白太后,策免固,徵蠡吾侯,遂即至尊。固是月幽毙于狱,暴尸道路,而太尉胡广封安乐乡侯、司徒赵戒厨亭侯、司空袁汤安国亭侯。”
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

【后汉桓帝初小麦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桓帝之初,天下童谣。按元嘉中,凉州诸羌一时俱反,南入蜀、汉,东抄三辅,延及并、冀,大为民害。命将出众,每战常负,中国益发甲卒,麦多委弃,但有妇女获刈之也。‘吏买马,君具车’者,言调发重及有秩者也。‘请为诸君鼓咙胡’者,不敢公言,私咽语也。”
小麦青青大麦枯,谁当获者妇与姑。丈人何在西击胡。吏买马,君具车,请为诸君鼓咙胡。

【大麦行】唐·杜甫


大麦乾枯小麦黄,妇女行泣夫走藏。东至集壁西梁洋,问谁腰钅廉胡与羌。岂无蜀兵三千人,部领辛苦江山长。安得如鸟有羽翅,托身白云还故乡。

【后汉桓帝初城上乌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谣。按此皆谓为政贪也。‘城上乌,尾毕逋’者,处高利独食,不与下共,谓人主多聚敛也。‘公为吏,子为徒’者,言蛮夷将畔逆,父既为军吏,其子又为卒徒往击之也。‘一徒死,百乘车’者,言前一人往讨胡既死矣,后又遣百乘车往。‘车班班,入河间’者,言桓帝将崩,乘舆班班入河间迎灵帝也。‘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者,灵帝既立,其母永乐太后好聚金以为堂也。‘石上慊慊舂黄粱’者,言永乐虽积金钱,慊慊常苦不足,使人舂黄粱而食之也。‘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者,言永乐教灵帝,使卖官受钱,所禄非其人,天下忠笃之士怨望,欲击悬鼓以求见,丞卿主鼓者,亦复谄顺,怒而止我也。”刘昭以为:“此谣后验,竟为灵帝作。言‘一徒’,似斥桓帝,帝贵任群阉,参委机政,左右前后莫非刑人,有同囚徒之长,故言寄一徒也。且又弟则废黜,身无嗣,塊然单独,非一而何?‘百乘车’者,乃国之君。解犊后征,正膺斯数,继以班班,尤得以类焉。”解犊,灵帝所封也。
城上乌,尾毕逋。公为吏,子为徒。一徒死,百乘车。车班班,入河间。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舂黄粱。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

【后汉桓帝初京都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谣。至延熹末,邓皇后以谴自杀,乃以窦贵人代之。其父名武,字游平,拜城门校尉。及太后摄政,为大将军,与太傅陈蕃合心戮力,惟德是建,印绶所加,咸得其人,豪贤大姓,皆绝望矣。”
游平卖印自有平,不避豪贤及大姓。

【后汉桓帝末京都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桓帝之末,京都童谣。按解犊亭,属饶阳河间县也。居无几何而桓帝崩,使者与解犊侯皆白盖车从河间来。延延,众貌。是时御史刘儵建议立灵帝,以儵为侍中。中常侍侯览畏其亲近,必当间己,白拜儵泰山太守,因令司隶迫促杀之。朝廷少长,思其功效,乃拔用其弟郃,致位司徒,此为合谐也。”刘昭按:“《郡国志》饶阳本属涿,后属安平。灵帝既是河间王曾孙,谣言自是有征,无俟河间之县为验也。”
白盖小车何延延。河间来合谐,河间来合谐。

【后汉灵帝末京都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灵帝之末,京都童谣。至中平六年,少帝登蹑至尊,献帝未有爵号,为中常侍段珪等所执,公卿百官皆随其后,到河上,乃得来还。此为非侯非王上北芒者也。”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芒。

【后汉献帝初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献帝初童谣。公孙瓚以为易地当之,遂徙镇焉。乃修城积穀,以待天下之变。建安三年,袁绍攻瓚,瓚大败,缢其姊妹妻子,引火自焚。绍兵趣登台斩之。初,瓚破黄巾,杀刘虞,乘胜南下,侵据齐地,雄威大振,而不能开廓远图,欲以坚城观时,坐听围戮,斯亦自易地而去世也。”
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唯有此中可避世。

【后汉献帝初京都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献帝元初,京都童谣。按‘千里草’为董,‘十日卜’为卓。凡别字之体,皆从上起,左右离合,无有从下发端者也。今二字如此者,天意若曰,卓自下摩上,以臣陵君也。‘青青’者,暴盛之貌。‘不得生’者,亦旋破亡也。”
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魏明帝景初中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魏明帝景初中童谣。及宣王平辽东,归至白屋,当还镇长安。会帝疾笃,急召之。乃乘追锋车东渡河,终翦魏室,如童谣之言也。”阿公阿公驾马车,不意阿公东渡河。阿公东还当奈何。

【魏齐王嘉平中谣】


《宋书·五行志》曰:“魏齐王嘉平中谣。按硃虎者,楚王彪小字也。王氵夌令狐愚闻此谣,谋立彪。事发,氵夌等伏诛,彪赐死。”
白马素羁西南驰,其谁乘者硃虎骑。

【吴孙亮初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吴孙亮初童谣。按成子阁著,反语石子堈也。钩络,钩带也。及诸葛恪死,果以苇席裹身,篾束其腰,投之石子堈。后听恪故吏收葬,求之此堈云。”
吁汝恪,何若若,芦苇单衣篾钩络,於何相求成子阁。

【吴孙亮初白鼍鸣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吴孙亮初,公安有白鼍鸣童谣。按南郡城可长生者,有急,易以逃也。明年,诸葛恪败,弟融镇公安,亦见袭。融刮金印龟,服之而死。鼍有鳞介,甲兵之象也。”
白鼍鸣,龟背平,南郡城中可长生,守死不去义无成。

【白鼍鸣】唐·张籍


天欲雨,有东风,南溪白鼍鸣窟中。六月人家井无水,夜闻白鼍人尽起。

【吴孙晧初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吴孙晧初童谣。按晧寻迁都武昌,民溯流供给,咸怨毒焉。”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吴孙晧天纪中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吴孙晧天纪中童谣。晋武帝闻之,加王濬龙骧将军。及征吴,江西众军无过者,而王濬先定秣陵。
阿童复阿童,衔刀游渡江。不畏岸上虎,但畏水中龙。

【晋武帝太康后童谣三首】


《宋书·五行志》曰:“晋武帝太康后江南童谣。于时吴人皆谓在孙氏子孙,故窃发为乱者相继。按横目者‘四’字,自吴亡至晋元帝兴,几四十年,皆如童谣之言。元帝懦而少断,‘局缩肉’,直斥之也。干宝云‘不知所斥’,讳之也。”
局缩肉,数横目,中国当败吴当复。
宫门柱,且莫朽,吴当复,在三十年后。鸡鸣不拊翼,吴复不用力。

【晋惠帝永熙中童谣】


《晋书·五行志》曰:“惠帝永熙中童谣。时杨骏专权,楚王用事,故言‘荆笔杨板’。二人不诛,则君臣礼悖,故云‘几作驴’也。”
二月末,三月初,荆笔杨板行诏书,宫中大马几作驴。

【晋惠帝元康中京洛童谣二首】


《晋书·五行志》曰:“惠帝元康中京洛童谣。南风,贾后字也。白,晋行也。沙门,太子小名也。鲁,贾谧国也。言贾后将与谧为乱,以危太子,而赵王因衅咀嚼豪贤,以成篡夺也。”按《贾后传》有此谣云:“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前至三月灭汝家。”与《五行志》所载不同。其后贾谧既诛,贾后寻亦废死。《宋书·五行志》曰:“是时愍怀颇失众望,卒以废黜,不得其死焉。”
南风起,吹白沙,遥望鲁国何嵯峨,千岁髑髅生齿牙。
城东马子莫咙哅,比至来年缠汝■。

【晋元康中洛中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晋元康中,赵王伦既篡,洛中有童谣。数月而齐王、成都、河间义兵同会诛伦。按成都西蕃而在鄴,故曰‘虎从北来’;齐东蕃而在许,故曰‘龙从南来’;河间水汇而在关中,故曰‘水从西来’。齐留辅政,居宫西,有无君之心,故曰‘登城看’也。”
虎从北来鼻头汗,龙从南来登城看,水从西来何灌灌。

【晋惠帝时洛阳童谣】


《晋书》曰:“惠帝时洛阳童谣。明年而胡贼石勒、刘羽反。”
鄴中女子莫千妖,前至三月抱胡腰。

【晋惠帝太安中童谣】


《宋书·五行志》曰:“晋惠帝太安中童谣。其后中原大乱,宗蕃多绝,唯琅邪、汝南、西阳、南顿、彭城同至江表,而元帝嗣晋矣。”
五马游渡江,一马化为龙。

【晋怀帝永嘉初谣】


《晋书·五行志》曰:“苟晞将破汲桑时有此谣。司马越由是恶晞,夺其兗州,隙难遂构焉。”按列传:“东海孝献王越,字元超,怀帝永嘉初出镇许昌,自许昌率苟晞及冀州刺史丁劭讨汲桑,破之。越还于许。长史潘滔说之曰:‘兗州天下枢要,公宜自牧。’乃转苟晞为青州刺史,由是与晞有隙。”
元超兄弟大洛度,上桑打椹为苟作。

【晋怀帝永嘉中童谣】


《晋书·五行志》曰:“司马越还洛时童谣也。”按《列传》:“越既与苟晞构怨,寻诏越为丞相,领兗州牧,督兗、豫、司、冀、幽、并六州。越辞丞相不受,自许迁于鄄城,移屯濮阳,又迁于荥阳,后自荥阳还洛。”《帝纪》曰:“永嘉三年三月丁巳,东海王越归京师”是也。
洛中大鼠长尺二,若不早去大狗至。

【晋永嘉中童谣】


《三十国春秋》曰:“永嘉中童谣也”。
秦川中,血没腕,唯有凉州倚柱观。

【晋明帝太宁初童谣】


《晋书·五行志》曰:“明帝太宁初童谣。及明帝崩,成帝幼,为苏峻所逼,迁于石头,御膳不足,此‘大马死,小马饿’也。高山,峻也,言峻寻死。石,峻弟苏石也。峻死后,石据石头,寻亦破,此山崩石破之应也。”
恻恻力力,放马山侧。大马死,小马饿。高山崩,石自破。

【晋哀帝隆和初童谣】


《晋书·五行志》曰:“哀帝隆和初童谣。朝廷闻而恶之,改年曰兴宁。民复歌曰:‘虽复改兴宁,亦复无聊生。’哀帝寻崩。升平五年而穆帝崩,不满斗,不至十年也。”
升平不满斗,隆和那得久。桓公入石头,陛下徒跣走。

【晋太和末童谣】


《晋书·五行志》曰:“太和末童谣,及海西公被废,百姓耕其门以种小麦,遂如谣言。”
犁牛耕御路,白门种小麦。

【晋孝武太元末京口谣】


《晋书·五行志》曰:“孝武帝太元末京口谣,寻王恭起兵诛王国宝,旋为刘牢之所败,故言‘拉飒栖’也。”
黄雌鸡,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 飒栖。
发表于 2016-6-6 05: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诗为伍有些举措,竟然未有人回复过。论坛之上实乃有失公允。

兆玉这里叩首了!一并提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