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9|回复: 1

[【组诗】] 阳明滩纪事(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3 20: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明滩纪事(组诗)

文/孔祥忠

阳明滩,秋阳洒下亲密感

夕阳,西沉。当它降落到阳明滩大桥
以下时候,忽然庞大起来
色彩也愈加殷红,仿佛吸纳了
秋季更多的神秘光阴。河滩的暮色
因此让你刮目相看,穿过草丛
的小路,一片暖色。秋草充满成熟
的生命力。菖蒲的棒棒,被黄叶
聚捧着在微风里摇曳,夕光束
似乎特别关照它们,让你的目光尽享
成熟美的诱惑。相爱的人们
似乎更加喜欢,阳明滩秋天的温暖
他们牵手而行,有时驻足相拥
宛如秋阳,洒下了无限的亲密感



蚂蚁与草芥为邻

高地上,一冬的雪和春天的雪
融化殆尽。重见天日的落叶
在灌木丛里聚集着不同的色彩
蚂蚁们被惊蛰刺激的
抖起了新时光才有的精神
它们的队伍分散去各个方向
探索这一季奋斗的冷暖

野草按着根系里的品行生长
每一个嫩芽都在伊始
告知这个群落,自有的小目标
作为进化链条的一个花环
鲜花与枝条都是不可缺或的
在这个小高地,没有卑微
所有的草芥都是演绎风景的主角



春雷的另外一个原理

春雷还没有响起,它需要土地
的支持,看起来这似乎荒谬
这里的原理是,在北大荒的原野
地底下的冻土需要全部融解

也可以这样理解,天气需要接上地气
天空的云才可以摩擦出
巨无霸的静电,更为要紧的是
春雷不单是属于气候的

也是属于农谚的。刚巧
莽原深处,大动物小动物以及
昆虫,都先后苏醒。草芽
正在放开,花蕾在梦乡

广袤的大地,拖拉机一轰鸣
新季节才算真的到来,没说的
春雷作为战鼓擂响,润物的主角
春雨才会登场,演绎活剧



阳明滩,乍暖还寒时候

在阳明滩,早春仍然没有
春季的特色。雪还在不断反复
融化不讲究形式,雪用潜移默化
偷偷减少。不可掉以轻心
的提醒,是说不定雪花在哪一刻
会重头再来。风暴是冬季
最后的挣扎,伴随雪时
它用看得见的行状,考验来哈尔滨
的游人,使他们不得不买一顶
带有动物毛皮的棉帽子
松花江和它的外滩,最为刺激的
就是暴风像小刀一样刮你的脸
还有甚至,就是你的脚会感觉到
寒冷就像小猫咪,在你的雪地靴里
咬你的脚趾头,那种感觉
痛苦而奇妙,以至于那会成为
你终生不忘的记忆。说不定在你
人生的哪一个过程点,会起到
想象不到的功用。雪城的潜功能
就在于此。如果你意识到了
这一点,你就不枉雪城一行。



阳明滩,雪花开成了昙花的颜色

三月,雪花开成了昙花的颜色
它的命和它的美
也就成了昙花那个样子
在阳明滩,元宵之夜
鹅毛大的雪花,都飞成了
你眼睛里的昙花,不管你是否
愿意,它都要用短暂的美
挑战你的美学理念。在这个
小草原,在严冬告别之际
上天遣派的天使,每一封信件
都会触动野草的心灵
开启去往春天的小闸门
此一刻,我作为局外人多谢
早春的雪,让我也变为河滩的草
体验由冬到春的渐变
春芽是美好的,春季是美好的
秋的死亡或者苍老又何曾不是



春水之格调

春的能量,让河滩一天天
向本色渐变。沼泽里
冰雪,消融的悄无声息。

水的格调,向来低沉
它认为,自己的变形记不需声张
漫延或消退——

如影随形,涨落全凭云水涂抹
没有浪花,涟漪的美
也是直到水草而止。

那是快乐在传递。这些无人约束
的要素,或浇灌或浸润
都令草根,喜于无形,绿于无形



阳明滩的植物志

在松江流域,你只是一个向
北方倾斜的小情节。
一片一片的野水,那些珍珠,都是你的饰品。

春静谧,蒹葭,在水的镜面,沐浴阳光。
影子,倒映。
紫鸢尾,靓丽在法线下面。用组合,临摹对称。

水岸上,兜兰含羞如故。藕荷色
一再典雅她原先的俗。
其实,那些农夫对她的命名,狗卵子花——

更具形象力。但这个由植物志翻阅出的名字,一沾上
兰,就感觉到诗意。你猜
由阳明滩诠释的雅与俗,那个更奇妙呢。



在冷漠里寻找出口

春风把老柳树,又一次当成了
探索的道具,试着把绿
还给阳明滩。那些水岸的
和水里的草根
早都开始新的呼吸,只是它们
的话语被尚未完全解冻的
土壤阻挡在黑色以下

这也正是春风担心的地方
它早先绿了江南岸,而阳明滩
仍在冷漠里寻找出口
着急让草的思维趋于混乱
因循守旧与除旧布新,哪一个
定律,更适合这个群落呢
这的确是个让春风困扰的问题



松针与秋风的协作

风吹草低,但小高地的林子
依然携手挺立
这些落叶松,正在举行成人礼
这个季节,它真正成为
阳明滩上,新的挡风的墙

遗落的松针,心情是喜悦的
它用离去
与秋风,协作成金地毯
而这个毯子一直铺往
秋季的圣殿

每棵树的小年轮,都在暗里
标识着成长
对于这,啄木鸟
——最好的见证者
可以轻而易举的向秋分举证
发表于 2018-9-15 08: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进在自己的路上,越走越绰约美丽和魅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