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回复: 0

[以诗论诗] 含蓄——微说微诗【4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2 07: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含蓄——微说微诗【41】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大雾朦胧
百米外模糊了风景
一影窈窕,款款了谁的梦境


【微说】

含蓄,原意是指容纳、深藏。诗文上的含义,是不直说,而要委婉地表达,含而欲露未露之间,“犹抱琵琶半遮面”;意思若隐若现,耐人寻味。含蓄是诗歌最本质的要素,不含蓄的分行排列,不是诗。

我写的《含蓄》,其诗文本首行和第二行,是比喻诗文本的“不直说、欲露未露”“若隐若现”的语言状态;末行比喻的是“耐人寻味。”于是,这个诗文本是含蓄的,这首微诗,可以称为诗的。

诗经里,最为含蓄的诗,当属《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遡洄从之,道阻且长。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意思基本相同的第二、三节,略)

该诗以美人作比,含蓄了逆着规律办事,是很难办成的(道阻且长);顺着规律,则就有了成功的希望(宛在水中央)。我这里说的“办事”,可以具体到追求美人,也可以具体到人生理想等等。归根结底,这是一首含蓄着哲理的诗歌。

含蓄,既不能太深,也不能太浅。浅露,近似直说;太深,则令人摸不到头脑。本首则恰到好处。诗文本以“洄”(逆)与“游”(顺)对比,说出了不同效果。读者稍一追问(思考),诗旨就会明朗了。

当下自由体新诗含蓄度恰到好处的不多,“好处”之外的不少——包括直白的分行,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胡诌了些什么的艰涩分行。还是举个恰到好处的例子吧:

蚊子
文/袁东胜

在蝇拍上
跳舞的


这个属于恰到好处:其一是标题有同音的“蚊”字,其二是落笔的“人”字,一想,谁这么不知死活呀?当然非蔡英文莫属了。

  2018-5-11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