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8|回复: 0

[以诗论诗] 生命——微说微诗【3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9 08: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微说微诗【39】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走了两千七百余年
你从卫国,来到我面前
篮子里的《氓》依然鲜活、凄婉


【微说】

诗的生命力在于作者寄寓的真情实感,以及这种真情实感的艺术呈现。
没有真情实感的作品,就没有生命;真情实感不能含蓄在艺术呈现中,那生命,至少是不咋健康。比如你爱国,很真情地喊“祖国万岁”,是真情,却不是诗。

上世纪大跃进年代全民写诗歌,大都口号,没记住什么。但有一句,至今不忘“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那时我国贫油,公共汽车顶上,都驮着个燃气包——作者很深的爱国真情都含蓄在“吼”中了,那时我国发现了大庆油田,所以,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老一辈石油工人的“摘掉贫油国帽子”的辉煌业绩,确实震惊了国内外。那夸张的积极修辞,很艺术地呈现了石油工人的爱国主义的豪迈气概。

我的诗文本借用诗经中篇幅较长的抒情叙事诗《氓》来含蓄诗歌的生命力,在于这首诗是作者对封建社会男女不平等的现实的强烈控诉,并将这样的真情实感通过“赋、比、兴”得以艺术地呈现出来。我文本中的“鲜活”,指《氓》的生命力很强,“凄婉”指主人公“你”的命运。毕竟,这位敢于冲破封建礼教追求爱情,且勤劳、善良、耐苦、忠诚的古代妇女形象,却遭遇了“始乱终弃”的悲哀命运。

新诗中的真情实感,我最青睐的是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我是十多年前细细地研读的,我在诗意日记中写道:

觉得眼睛突然润润地热
鼻头有被什么触动的酸
大堰河的乳汁
哗哗流出田垅一样的诗行
诗人泣血的长吟啊(摘自山城子《诗的日记》2007-3-19)

在这首长诗中,随便拿来两行,真情都很强烈:“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而这样的真情,是含蓄在大量的积极修辞所组合成的语言之河,而波涛汹涌起来的,以至于达到了催人泪下的艺术效果。

时下的微诗,真不知哪首具有能流传百年的生命力(千年就更不敢说了)。但一切都是比较而言,找不到医巫闾山的“万年松”,举出一棵故乡的河边柳,还是不难的吧?河边柳…河边柳……

伐木
文/唐淑婷

拿腰杆粗的开刀
连同攀附瓜葛
齐崭崭,自高处放倒

这是一首真情的现实之作——盼望将那些身居高位的贪官,像伐木一样地“自高处放倒”。这几年国家反贪,确实“放倒”了不少,但还会滋生新的,我们依然盼望着。该诗通篇比拟行文,成功地含蓄了爱国之情。

2018/5/9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