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0|回复: 0

[以诗论诗] 清新——微说微诗【3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08: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新——微说微诗【37】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夜雨后的蓝天白云
八九点钟的滴滴晶莹的
阔叶林。小雀们嬉戏好开心

【微说】

清新,就是清丽而又新鲜。有了阳光,就明亮;观察细部,又颇雅致。
这种风格的语言,清丽优美,新颖别致,用以表达怡然喜悦的情感。例如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小池》)。周邦彦"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苏幕遮》)。我的诗文本,在解释了清新外表的同时,在小雀们的帮助下,隐藏了心情的愉悦。

自由体新诗,我读过李晓红的《天河》,应当归属这种风格。请看:

天河里,那些暧昧的灯
一个接一个地打开
我梦里都能听见她们在月光下
发芽的笑声
常常这个时候
我以为自己就在她们中间
让绿色野花的臆想症,一点一点拔节
我一身的清澈开始有了暗香般的涌动
像花朵长了翅膀

写天河的诗,古往今来不少,我却很青睐小红的这一首。这首是将少女情窦初开的情感体验过程,意象到王母娘娘的簪儿痕里来抒发,就有了一种挑战的意味;又毕竟在天上,雅情到了高处,无论如何都高雅美丽。
美之一是那些“灯”——用“暧昧”来修饰,是把移就格揉进了拟人格。两格的相揉又隐喻着那些少女已经朦胧地步入了青春期。
美之二是天河里飘落的那些“笑声”,竟然是“发芽的”,多么稚嫩呀!所以美在于把拟物(发芽)与拟人(笑声——她们——那些灯),又移就到了一起。尽管诗人写下这个句子时,没有想用什么修辞格,只是想把那种情窦初开的朦胧喜悦,尽量很美地表达出来。但却于不觉中,已经把比喻、拟物、拟人与移就融合到一处了。这是美背后的技巧支持。
美之三是后三行的多处喻拟及词类活用创造出来的美感。“臆想症”的比喻,比什么形容词都解决问题;“一点一点拔节”的拟物,那初开的情窦是没法可以抑制的了;“清澈”这个形容词用如名词,少女的纯净情感一下子就简洁地透明出来了;“涌动”这个动词用如名词,那里的“暗香”就有了质感了;不说青春不可阻挡地流溢飞翔起来,只说“像花朵长了翅膀”,多美的诗的形象呀!
一首小诗,美得清新脱俗,就像长着翅膀的花朵,翩然而至我的屏前。

举个微诗例子吧——刚阅读过唐朝兄弟老师的《节奏(二)》,其中就有清新美丽、新颖别致之作。就体会一下这两首吧:

10
绿荫下,鸟的嗓门
格外自信。
11
一瓣树叶筛鸟声
细雨多感慨!

2018/5/7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