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2|回复: 0

[以诗论诗] 幽默——微说微诗【3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5 08: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幽默——微说微诗【35】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养鸟
学鸟叫,叫成“喵喵喵…”
爷爷知道,两岁的孙女儿喜欢的是猫

【微说】

幽默:形容有趣,可笑,而又意味深长;
诙谐:谈话富于风趣,引人发笑;
风趣:说话或诗文幽默或诙谐的趣味。
三者词义上相近,虽然在语境使用上有所不同,但在语言艺术风格上都应属于分类的幽默风格。

我的文本并不高明,只是图解似的:第一行,意思是有趣;第二行,可笑;第三行其意味在于爷爷深爱孙女儿,孙女喜欢猫,所以学鸟叫学成了猫叫。

古代谁的诗文具有幽默的风格呢?当然是扬州八怪之一的郑燮了。夜有小偷光顾。他床上翻身面里低吟:“细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进我门。” 小偷近床边,闻声暗惊。继而又听到:“腹内诗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小偷只好退却了。人幽默,文必幽默。请看他写的《竹》:“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何其风趣——明明是开花就结束生命了,却美其曰省得招蜂引蝶。

当代新诗不乏幽默力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青年诗人马也的《悬念》——

听说本•拉丹99% 死了/ 为什么死得不那么彻底/ 最好100% 死了/ 那样,他就可以转世投胎/ 做我儿子了/ 我,一个默默无闻写诗的/ 如果培养出一个恐怖主义的儿子/ 我就可以骄傲地宣称——瑞典文学院,拿诺贝尔奖来/ 我是本•拉丹他爹

两个百分数入诗,很觉幽默,引入的又是世界知名度极高的本•拉丹,就很吸引人了。但干么要他投胎呢?最后两行“图穷匕见”,诗人很好玩地捅了瑞典文学院一刀。哈哈!尽管是虚晃,但也挺解气的。不公平么,小日本和印度你们都给了,中国为什么不给(虽然现在给了,但马也写这首诗时,还觉遥遥无期呢)?我们的鲁迅比他们谁差?我们的沈从文比他们谁差?我们的老舍比他们谁差?不必说后来者啦。

至于微诗,不想大范围普查了,就拿个山城子的凑数吧:

拿套马杆的

骑马的小猴
欲套前边迅跑的小狗
没用好劲,套住了自己的头

说凑数,实在幽默得不够,戏谑一下罢了。但归类,还是可以归进来。

2018/5/5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