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9|回复: 0

[以诗论诗] 意识流——微说微诗【2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 09: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意识流——微说微诗【24】
文/  山城子

像是流动的波纹
更像镜头的叠印
静静热热…在心


【微说】

意识流原为心理学和哲学术语。指意识并不是一段一段衔接起来的东西,而是不断流动的。后成为西方文艺领域中广泛运用的一种特殊表现手法和技巧,如“意识流小说”、“意识流电影”等。 意识流是一种文学的叙述方法,当然也可以借鉴到诗歌里来。我曾读过加拿大际华人诗人风动先生的《我总是忘记》——

小路/ 和那些幼小的名字/ 路边清香的水草丛/ 闪烁的一朵朵笑脸/ 红的蓝的白的紫的/ 那些一同被螃蟹咬过被蜜蜂蛰过的名字/ 不断的溜过破洞的袋口/ 那三月的田野/ 飘香的阳光/ 风醉醺醺的追赶蝴蝶/ 让麦田和油菜花笑的东倒西歪/ 那金色的海洋波涛汹涌/ 太阳羞怯地躲进薄薄的棉絮/ 阳光却被夹在阁楼的门缝里//
    我总是忘记/ 铁轨/ 和那些站台/ 晨雾 把公鸡叫醒/ 送走了小路和渡口/ 火车开动/ 沿着站台与阳光之间/ 不断的拉长 拉长/ 终于甩开了尾巴/ 那颤抖的自由/ 站台/ 冲进了村庄与田野/ 穿过万家灯火/ 火车的鼾声中惊醒的站台/ 清晨的冷风中颤栗的站台/ 午夜的站台/ 南方六月的站台(2004-11-2)

这就是意识流诗歌。我是2006年6-月2日从酷我•北美枫上读到的。
读后写了一篇一千多字的赏读文章,标题为《流成桃花水的乡思》。全诗两节,含蓄着强烈的思乡情结。第一节写童年,第二节写离别。多么真切的童年,多么真切的家乡,然而不得不离别了。童年的记忆太深刻了,离别的记忆更是刻骨铭心!这样强烈的艺术效果,就来自这独特的意识流叙述手法。

七月半的怀念
文/ 山城子

高粱地/ 锄头/ 抹汗/ 父亲/ 母亲…
旱烟袋/ 火盆/ 皱纹/ 母亲/ 父亲…
荒草/ 土坟/ 石碑/ 褪色的碑文…  

诚然,因为微诗文字数量的限制,不大容易流得起来,但也不是绝对不行。我写的这首《七月半的怀念》第一行是父母在世时白天劳作的情形,第二行是冬闲夜晚的情形,第三行是2015年冬我回故乡给父母上坟留下的记忆。

2018-4-24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