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5|回复: 0

[以诗论诗] 微说微诗(10-1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0 18: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灵感——微说微诗【10】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突然兴奋起来
电闪雷鸣
铺天盖地,淋漓一场欢喜,或疼痛


【微说】

我说的“突然兴奋起来”与灵感定义中的“突然爆发”,是一个意思。此句是直叙。接下来再直叙就缺乏诗性了。我赶紧用“电闪雷鸣”比喻定义中的“创造能力”。至于创造成什么样了呢?“铺天盖地,淋漓一场欢喜,或疼痛”——比喻一首真情实感的作品,一呵而就了。

《新华字典》这样解释灵感:文艺、科学创造过程中突然爆发出来的创造能力。其产生虽带有偶然性,但它的获得却离不开创造者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知识积累。

我这里的文本,应当说还是比较形象地注释了什么是灵感。但字典上的“其”字之后,我没有表达出来。因此,必须举个可以说明问题的例子,才能做到彻底地诠释。例如曰生老师的《瀑布》:

瀑布
山西/曰山

临绝境   仰天长笑
抖开   三千尺银髥
与断崖比高

我没问曰生老师,从哪儿得的灵感。或许看到别人写这个题目,自己突然就兴奋起来,也要写一个?还是想起了诗仙的“飞流直下三千尺”引动了思绪呢?反正是偶然。但这偶然的获得,在于“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知识积累”。这诗豪迈、大气,力透纸背了。如无“丰富的实践经验”,如何写得出?“面对绝境,长笑而仰天”,何等的人生气魄。还要抖开“三千尺银髥”何其飘逸。无疑都是仰仗李白的诗在心中扎根了。还要“与断崖比高”,毛润之的诗词,也熟稔于心了。这就是“知识积累”的成效。

我们的论坛,常有“也”或“与某某同题”或“和某某”的帖子出现,这都是因为读了别人的作品,“突然兴奋起来”,于是就“电闪雷鸣”。之后,支撑其临屏完成的实力,实在就是“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知识积累”了。

2018/4/12于黔


塑料花——微说微诗【11】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或能乱真
可春风不待见难以缤纷  
蜂蝶远遁

【微说】

有一些微诗作品,文字跳来跳去,不知道他想说什么。那行走,仿佛总想整出个鬼脸来,逗人一乐,却读不出丝毫的真情实感。这就同塑料花差不多了——没有香味,没有生命,难以让人喜欢,看一眼就忘了。诗的生命在于真情实感,特别是强烈的真情实感。“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们一下子就触摸到了诗圣那颗忧国忧民的心。你写诗不乐出声来,怎能让读者喜悦;你写诗不落泪,读者如何潸然;你写诗不激动起来,如何打动读者呢?诗是心情与思想的不可遏制的流淌,绝非制作。我们是诗人,不是电脑软件。电脑软件作的诗,只是更逼真的塑料花罢了。只有人,才能感动人,电脑软件是感动不了人的。

举个例子吧,这倒是一件很难心的事。若不难心,我现编一个吧:
标题——清晨
文本——打开窗子/ 漂亮的春风扑进/ 暖洋洋的给我一个吻

若是这样编诗,一天几十首,也轻轻松松——真的人人都可以成为诗人了吗??

2018/4/12于黔


言他——微说微诗【12】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谁,扭头东张西望
似乎虚晃一枪
实为掩藏


【微说】

说“王顾左右而言他”,是“形容支吾其词,无法应对”。我倒觉得或可别解——何尝不是齐宣王智慧的表现呢?不正面回答,说明他已接受了孟子的意见,但又怕尴尬了自己,索性若无其事好了。
写一首诗,把真情真思直接摆出来,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那样直露,无异于写合同了,哪里是诗呢!就是说,无真情实感,不是诗;而不把真情实感隐藏起来,也不是诗。所以,我们抒情达意,述思立观,就用得着“言他”了。

今天邂逅了一个好例子,以致使我的“微说”,立刻有了新题目“言他”——就是如何把诗人的情思,含蓄到语言的艺术化过程中去。这个例子就是天歌的顾问老师曰生今天发表在天歌的新作品《夜晚,走向一棵树》:

夜晚,走向一棵树
文/曰生

嘘  脚步放轻  再放轻
未婚的
鸟儿  正做梦


曰生老师说,写这首诗的初衷是“是想表达人与自然的和谐”。但我说:“爱鸟儿到这个程度,不必说对晚辈们了!——又何尝不是对晚辈们深深挚爱之情的含蓄地表达呢!我是读者,读者有读者的权利。

一棵树,自然是鸟儿的家了。可是“脚步放轻  再放轻”,分明是诗人回到自己的家了。但,若是将标题改成“晚归”,文本修为“嘘  脚步放轻  再放轻/ 未婚的/ 孙女儿  正做梦”,就太直露了,孙女儿读了也尴尬。所以——
绕开“晚归”,绕开 “孙女儿”,言“夜晚,走向一棵树”,言“鸟儿”(也就是 “言他”),这就是诗人的智慧了。诗人写诗,必须把真情真思,艺术地含蓄在文本中。
所谓“言他”,实在是写诗最基本的方法了。

我这样说对不对呢?特别渴望老师们诗友们的批评指正和交流。毕竟,我们热爱微诗的业余爱好,是一样的呀!

2018/4/12于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