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回复: 0

[报名帖·自选精华] 鲁午坡诗歌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10: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鲁午坡诗歌十首

南山多景

南山园子大
树多枝长
它收留的天使多
连天上的云也都跟来了
哦,原来是梨花仙子

优雅的白盖过闪光灯
旋起的裙卷起阳春雪
这是春风的赞赏
鼓动我们也做一阵风
跟着上了仙道

风华中露出鳞皮与疤痕
露出土地的坎坷垄间的粗略
这都是手的模仿
剪一个树杈制造粗糙生活

农夫的快门在一把剪刀
一柄锄头
喜欢用雨水冲洗底片
一幅画即在额头钤印

让花朵诗意成果子
我们只截取枝头芳华
一双茧皮却要颤颤巍巍
生怕剪错了枝条
剪不去旱情冰雹和毛虫

一朵雪花的芭蕾

落光叶子的树亮出骨瘦如柴
古槐树皮的皱纹爬行微弱气息
白发飘飘继续北风走向
一朵雪花似乎终老在冬季垂垂

春天那么多的花开需要示范
那么多的鸟要跟她飞翔
那些芽和苞需要奶水呀
用干瘪的乳房教他们吮吸
她必须飞舞

她是先于燕子的使者
听小溪第一声啼哭
将东风置于手掌
只一吹春天就满身茸毛

她不作声
不去惊动雷声
一曲芭蕾足以让土地酥软
柳风花影是她扬起的裙裾

预想春天的坟太华丽
不要棺木
她裸身睡入泥土
后事,春天懂得料理

多纬的雨

五月的雨是年青的
像玉米伸出骨节
像麦子挺起头颅
它毛发粗壮
引领青的海绿的浪

高处是它的手臂
它不颐指气使呼星唤月
不去拨云见雾当救世主
只将天空打碎
做一条洪流

它目光向下
适时弯下腰身
村庄原野才是它的天空

有时调出黑的底色
便于它攥起拳头
生长是有声音的
它替一片高粱喊出

土地种下太多雨点
一株株秧苗拥挤它的气质
在新麦的祭祀中
一炷香火模仿了它

南山行

城里的春天过于精致
好像在极力补缺钢筋水泥与柏油
带状的繁茂中规中矩
一树花开有边有棱

当年我们顺着苦涩的藤爬进来
逃离了没有粮食的春天
如今我们大腹便便
霓虹下的风景已见油腻
我们的胃又一次被饥饿追赶

放下斑马线的捆绑
摘下青铜面具
牵着村野的风到南山

杏花三钱苦菜两克泉水一壶
南山有更多方子疗失忆
它不经意的撒手
桃花红梨花白绿色自由栽
一声鸟鸣一尾鱼跳
记下我们不是看客

那时芦苇

那个夏天
它用年轻的颜色藏住我
瞒过池塘的蛙声
让我快速地捉住那只“小绿”

那个夏天
我用一截苇哨轻易唤来水鸟
掠水的样像风飞进我心里
以至跟母亲闹着要翅膀

那个夏天
我嫉妒一个鸟窝的占据
责怪它在藏猫猫中也掩护别人

那个夏天
我是芦苇的弟弟
一株跟着童话跑的芽

稚事

向六月靠近
用麦浪触碰童年
一条小蛇从芒梢飞来
麦丛下的鸟窝好像又被我猜中

粒子熟了就走远了
只有七七菜离我篮子近
离我的胃近
麦子藏不住它
它比麦子高

麦也偶尔跃上我舌尖
这让我又紧了紧手中的缰绳
生怕小牛犊也认识它

鹅黄小嘴被安置在麦檐下
它们的妈妈时时盯着蹦跳的蚱蜢
提防它们把麦压弯

它们住在蛤蟆湾东数四十八行麦
我同时在地头标记了一块鹅卵石

与樱桃早恋

李家埠像麦子一样安静
它安静地长韭菜
安静地开梧桐花
安静地讲绿色故事

唯有樱桃吵闹了春天
她有比花朵更长的腿
一着急就把花开成了果子
风是顺的不判她叛逆

她急切地搅动我的舌尖
搅动舌尖上油腻的麻木
从樱珠里刨泉
灌溉我舌面的荒芜

李家埠似有红珠出墙
她的姿色乱心
如唇如腮如明眸
春天总有一颗美人痣
撩人

长不大的桑葚

有些记忆注定是鲜活的
像青青叶子拥拥麦浪
树上的杏记录过它
一顶小瓜屋珍藏过它

我的五月被一穗桑葚垂下
紫色河流横断我的舌面
口水常是找不到缺口的潮

有多少时间长大了
多少往事长老了
那穗桑葚始终满身茸毛
我们很对撇
都乳臭未干

五月的视线聚焦一片金黄
我的心始终被紫色浇灌
一穗诱惑一味颤感
让我口若悬河
太阳穴上常起孩子气的舞


槐花艳

槐花如雪
这样读她过于直白
她含蓄地占据这个夏天
制止一场雨淋漓的艳遇

白裙旋起
波及池塘的蛙声
鼓动树上的蝉鸣
热流起伏恰好隐藏一道闪电

湖面尽量迎合无风的夜晚
让满天星跟她私语
无数眼睛会错意

七月诗行密
一只蜜蜂早已背负春天的桃花
他成功将漫天花雨轻拍窗外

夕照

脚印太长
我已在秋雨之后
落叶与枯草都是我穿过的鞋子
时光重新将它们送进橱柜

我还是忍不住回翻一部书
翻到春天的花瓣与蜜蜂
翻出一条小溪灌制的唱片
桃花的云依然围住我

我在一片苇花中停留
秋水绵长为一轮月亮缠绕
岸边躺椅放大一对老花镜
助燃一枚枫叶

清风指引
前面有一场雪的等待
天涯咫尺
夕阳正有胭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