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与诗为伍

神  曲 〔意〕但丁著 黄文捷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1: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首




圣贝纳尔多的祷告(1-45)
觐见上帝(46-108)
三位一体与化为肉身(109-132)
结 局(133-145)

           圣贝纳尔多的祷告
           
“你是贞女兼母亲,你是你子之女,
你最卑微也最崇高,超过其他造物,
你是永恒意旨的固定不移的最终限度,
你正是曾经使人类变得如此高贵的那一位,
这就使人类的造物主
并不厌弃使自己也成为他本身的造物。
在你的腹内,燃烧起爱,
正是依靠这爱的热气,
这花朵才如此萌芽在这永恒的平和里。
在这里,你是如日中天的火把,点燃我们的仁爱,
在下面,在凡人中间,
你则是他们活跃的希望源泉。
圣母啊,你是如此伟大,如此无所不能,
谁要想获得恩泽而又不求助于你,
他的渴望就等于想要飞翔而又不要双翼。
你的善心不仅限于把祈求的人拯救,
而且有多少次,
它都是自动地走在祈求的前头。
你身上有慈悲,你身上有怜悯,
你身上有宽容,你身上聚集
造物身上所能有的一切善意。
现在,此人从宇宙的最低洼地
一直来到此处,
他曾把所有精神生命都一一看在眼里,
他祈求你施恩,赐予他足够的能力,
使他能用双眼向上望去,
仰望最高处,仰望那最后之永福。
我位我自己的觐见,
从未像现在为他那样,满怀更大的热诚,
我现在向你奉献我的全部祈求——
我也祈求这些祈求不致有嫌过轻,
望你能以你的请求,为他驱散
他那凡尘的一切迷雾,
使那最大的欢乐能在他眼前展现。
我还向你祈求,王后——
你能做你所愿做的一切事由,
望你能在完成如此重要的觐见之后,把他的健康情感保留。
愿你的监护能战胜人类的冲动:
请看一看:贝阿特丽切与多少享天福者
在向你双手合十,为了我的这些祈求!”
那双备受上帝尊敬的喜悦的眼睛
凝视着祷告者,正向我们表明:
那些虔诚的祈求是多么受到她的欢迎;
这双眼睛随即朝那永恒之光转去,
不该认为,有什么造物
曾把如此明晰的眼光送入那片光辉里。

               觐见上帝
               
我此刻正像我应有的那样,
以接近一切欲望的尾声,
我心中的炽热愿望也达到顶峰。
贝纳尔多向我微笑,向我示意:
让我向上看去;
但是,我早已如他所愿那样,自行做出此举;
因为我的视力已变得异常清晰,
它愈来愈深地透入那崇高光芒射出的光线里,
而这崇高光芒本身便是真理。
此后,我的所见就超出我的谚语的表现力,
言语赶不上视力,
记忆力也便赶不上那么所难以言表的奇迹。
正像一个人在睡梦中观看事物,
睡醒之后,激动之清依然弥留心底,
其他则不见重返脑际,
我也正是这般模样,因为我之所见几乎都销声匿迹,
只有那来自梦中所见的甜蜜感觉,
还涓涓滴流在心里。
白雪正是这样在阳光下消融;
西比拉的警句也是这样,
失落在被风吹乱的树叶中。
哦,至高无上的光芒啊,你是如此凌驾在凡人的观念之上,
请你把曾显示过的景象,哪怕只是一点一滴,
送回到我的脑海里,
并使我的舌头变得足够强劲有力,
能把你的荣光中哪怕只是一粒火星,
流传给未来的世人;
因为一旦一些景象返回我的记忆,
一旦在这些诗句中,能有一点回音响起,
人们就必将更多地领悟你的胜利。
尽管我受到那强光的刺激,
我却相信,倘若我的双眼把它回避,
我就会神昏目迷。
而我现在记得:当时正是为了这个原因,
我曾更加果敢地承受那强光照射,
这就使我的视线与把无穷的威力相接合。
哦,浩瀚的恩泽啊,正是依靠它,我才敢于
把视线凝望那永恒之光,
直到我把视力在其中消耗殆尽!
我从它的深处看见,
在宇宙中被撕得五零七散的那些东西,
在它里面则依靠爱连为一体;
一些实体、偶有性和它们相互的关系,
正是以这种方式,几乎像是交融在一起,
我说的这一点无非是简单的光明一线而已。
我相信,我当时所见的恰是这纽带的宇宙形式,
因为我在谈出这一点的同时,
我感到自己在享受更大的乐趣。
只不过是一瞬间,对我却像患上嗜睡症,
这瞬间的嗜睡竟比对二十五世纪以前的壮举的记忆更加昏迷不清,
正是那壮举曾令奈图努斯呆望阿耳戈船影。
我的心灵也正是这样,全神贯注,
我目不转睛、纹丝不动、聚精会神地呆望者,
心中愈来愈旺地燃烧着热望观看的烈火。
在这光芒照耀下,竟然变成这样一个人:
他永不能容许自己转身
离开那光芒,而去把其他物象观望;
因为作为心愿对象的善,恰恰完全汇聚在这光芒里面,
凡是在那里面属于完美的东西,
在那光芒外面就变成有缺陷。
现在,我的话语将要变得更加简短,
即使仅限于描述我所极大的那一星半点,
甚至我还不如一个婴儿,他仍在把舌头舔在乳头上边。

          三位一体与化为肉身
         
这倒不是因为我所观望的那片强光,
有了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形象,
它始终是方才那个模样;
而是我身上的视力,在观望的同时,不断增强,
正因如此,在我自身发生变化的同时,
单纯一个外貌,在我看来,便改变了形状。
在那崇高光芒的深邃而明亮的实质当中,
我觉得似乎有三个光圈,
三个光圈有三种颜色,一个规模;
一个似乎是另一个的反射,犹如一道彩虹反射着另一道彩虹,
第三个光圈红如烈火,
它同等地来自这边和那边,在熊熊烧灼。
哦,我的言语是多么无能,我的思维又是多么软弱!
拿这一点与我所目睹的景象相比,
甚至说是“微不足道”,也还差得很多。
哦,永恒之光啊,只有你自己存在于你自身,
只有你自己才能把你自身神会心领,
你被你自身理解,也理解你自身,
你热爱你自己,也向你自己微笑吟吟!
那个光圈竟像是孕育在你身上,
犹如一道反射的光芒,
它被我的双眼仔细端详,
我觉得它自身内部染上的颜色,
竟与我们形象的颜色一模一样;
因此,我把我的全部目光都投在它身上。

                 结局

如同一位几何学家倾注全部心血,
来把那圆形测定,
他百般思忖,也无法把他所需要的那个原理探寻,
我此刻面对那新奇的景象也是这种情形:
我想看清:那人形如何与那光圈相适应,
又如何把自身安放其中;
但是,我自己的羽翼对此却力不胜任:
除非我的心灵被一道闪光所击中,
也只有在这闪光中,我心灵的宿愿才得以完成。
谈到这里,在运用那高度的想象力方面,已是力尽词穷;
但是,那爱却早已把我的欲望和意愿移转,
犹如车轮被均匀地推动,
正是这爱推动太阳和其他群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