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4|回复: 0

[百年新诗0007] 周作人 · 两个扫雪的人(外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21: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个扫雪的人(外二首) /  周作人


阴沉沉的天气,香粉一般白雪,下的漫天遍地。
    天安门外白茫茫的马路上,全没有车辆踪影。
    只有两个人在那里扫雪。
一面尽扫,一面尽下:
扫净了东边,又下满了西边,
扫开了高地,又填平了洼地。
    粗麻布的外套上,已结积了一层雪,
    他们两人还只是扫个不歇。
雪愈下愈大了;
上下左右,都是滚滚的香粉一般白雪。
    在这中间,仿佛白浪中浮着两个蚂蚁,
    他们两人还只是扫个不歇。
祝福你扫雪的人!
我从清早起,在雪地里行走,不得不谢谢你!

慈姑的盆

    绿盆里种下几颗慈姑,
长出青青的小叶。
秋寒来了,叶都枯了,
只剩了一盆的水。
清冷的水里,荡漾着两三根
飘带似的暗绿的水草。
时常有可爱的黄雀,
在落日里飞来,
蘸水悄悄地洗澡。


小河

    一条小河,稳稳的向前流动。
经过的地方,两面全是乌黑的土;
生满了红的花、碧绿的叶,黄的果实。
      一个农夫背了锄来,在小河中间筑起一道堰。
下流干了,上流的水被堰拦着,下来不得,
不得前进,又不能退回,水只在堰前乱转。
水要保她的生命,总须流动,便只在堰前乱转。
堰下的土,逐渐淘水,成了深潭。
水也不怨这堰,——便只是想流动,
想同从前一样,稳稳的向前流动。
      一日农夫又来,土堰外筑起一道石堰。
土堰坍了,水冲着坚固的石堰,还只是乱转。
       堰外田里的稻,听着水声,皱眉说道:
”我是一株稻,是一株可怜的小草,
我喜欢水来润泽我,
却怕他在我身上流过。
小河的水是我的好朋友,
他曾经稳稳的流过我面前,
我对他点头,他向我微笑。
我愿他能够放出了石堰,
仍然稳稳的流着,
向我们微笑,
曲曲折折的尽量向前流着,
经过的两面地方,都变成一片锦绣。
他本是我的好朋友,
只怕他如今不认识我了,
他在地底里呻吟,
听去虽然微细,却又如何可怕!
这不像我朋友平日的声音,
——被轻风搀着走上河滩来时,
快活的声音。
我只怕他这回出来的时候,
不认识从前的朋友了,——
便在我身上大踏步过去。
我所以正在这里忧虑。”
       田边的桑树,也摇头说,——
”我长得高,能望见那小河,——
他是我的好朋友,
他送清水给 我喝,
使我能生肥绿的叶,紫红的桑葚。
他从前清彻的颜色,
现在变了青黑;
又是终年挣扎,脸上添出许多痉挛的皱纹。
他只向下钻,早没有工夫对了我的点头微笑。
堰下的潭,深过了我的根了。
我生在小河旁边,
夏天晒不枯我的枝条,
冬天冻不坏我的根。
如今只怕我的好朋友,
将我带倒在沙滩上,
拌着他卷来的水草。
我可怜我的好朋友,
但实在也为我自己着急。”
  田里的草和虾蟆,听了两个的话,
也都叹气,各有他们自己的心事。

   水只在堰前乱转,
坚固的石堰,还是一毫不摇动。
筑堰的人,不知到哪里去了。



参见:中国新诗鉴赏大辞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