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6|回复: 2

大赛上榜诗人作品汇总(第一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0: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大赛上榜诗人作品汇总展播
                       (第一期)

原创 2017-12-04 山城子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一)
山水情缘/山城子



乘想象中的专列

从古稀出发
径直上行
开往辽远的童年
不怕那里的饥寒
采榆蘑
吃榆钱的过往
在内心
依然是天堂



登车之前

Z88次被喊成88号
提前上车一人只需一张小票
女儿相跟队伍被老伴儿拉回
说三十元钱干啥不好
一刻钟过去
我们正常通过检票登车
小小的腐败就这样生长
西安火车站想暗示我们什么



无锡印象

那首歌儿的韵
可谓水灵灵的城市水灵灵的云
忽然想起东林党
留下主张
叫事事关心
如今这儿关心水浒
关心三国了
可是关心那些看电影的人
我不关心电影。我兴趣在
粉黛三千柔媚三千的江南之春
只是来得迟了
夏日的热,汗水悄悄粘身
幸而太湖多情
无边的浪花
散成爽爽的碎银



东北菜馆

我们长期留守贵州
却无法改变
故乡辽西之口
看见眼睛就亮了起来
竞相前走
最青睐干豆腐卷大葱
碎肉沫炸酱
满店喷香
不待饺子端上来
人都失了吃相



游法门寺

a
这要乘坐小火车似的游览车
其面积、规模自是洋洋大观
宽阔的路两旁一尊接一尊的
佛像高大地相迎。彰显尊严
崭新的塔影
渐渐从远处寺殿的后面出现
仿佛许多神秘都牵着游人心
我们在壁画墙前流连……

b
这是对比出来的本色的慨念
比如海南的南山
一柱高香
人民币百元
再如我故乡的一个什么寺院
要手举着现钞,来接受保佑
据说举的越多
就越灵验
法门寺,却远离商业
年轻的僧人仅做佛事的讲解



秦淮河畔

游人,比南宋时多
游船里没了古筝弹歌
秦观柳永隐在灯影里
等待往昔的欢乐
我们来看夫子庙
在楼上名吃店就了雅座
品味蟹黄包子
听座旁的评弹新作



乾陵神道

宽宽长长,步步升高
只能乖乖仰望
雕塑石头文武和大象
分列站于两旁
不知比上朝远了几倍
图解天子欲望
在世时挥霍皇天后土
崩了也要辉煌



熊童子

都说绿叶配红花
只有你,敢说不
因为,你有胖嘟嘟的绿手红指甲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山城子,中学退休教师,海内外纸质发表诗文1100余篇。网上诗文集,已编订至46卷。其中有多卷是对诗学美学和修辞学的探索。


原创 2017-12-12 蕭开秀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二)
深秋的蕊/蕭开秀



即景

更多的只言片语
千万不要随意丢弃
精心挑选组合——穿绳结线
搭上滚边,刺绣
配上流苏和盘花扣
做一件越冬的棉袍

——“夕阳下的奔跑
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玻璃窗外

梧桐,榕树,芙蓉......
嘶嘶蝉鸣
如火辣辣的情歌
树间接力

汉字的遴选
字里。行间
空调一样,吹出的凉风
让心,渐渐凉爽……



秋晨

一场秋雨,淬掉夏燥
露珠儿圆瞪着水晶
盼望一缕朝起的霞光

“吱嘎”一声
母亲拉开门栓——
鸡牲鹅鸭
拍打着翅膀
咯咯嘎嘎
奔向竹林,池塘

灶头。燃起
梦中的黄花
她正煮一个水蛋
内心轻轻唤着:
“乖乖,快点起床”。



秋夜

没有秋虫哼唱
也没有秋风,拍打棂窗
不见秋月,穿透刻满千鹤的格窗

幽冥一样的油灯
照不亮檀木桌上
空无一字的红签

今晚,我该用慢板
还是清唱
填满一副惆怅
和,还没落款的忧伤



秋光里的蕊

开就开吧,尽显你的舞姿
将雍容华贵与窈窕淑女
一一展现

我只想,拽紧裙幅
小心翼翼
弦弦掩抑声声思
将一曲秋的咏叹
留在冰清的蕊



被一只鸟琢破……

只听见,一山被火烧红的秋林
叽里呱啦,锣鼓唢呐
应该不是杜鹃?更不会是相思鸟儿
那一声悲似一声的呼唤
那会是什么鸟儿呢
如此喧哗?如此喜欢?
喜鹊闹梅,应该早了季节
是否金翅鸟的老腔
唤醒了秦腔和黄土高原?……



N年前,成都,商业街

新居的基础破土开采
战国前巴人,蜀人的安魂寨
——三十多具船棺,纷纷爬出

浩浩荡荡
成队,成排
偌大的葬具,浩繁的
竹、木、陶、铁、铜
恢弘的古乐合奏
从地心——杳杳传来
凹刻的经文
让风读出了留白



街口

拎着书包,牵着小手
等——绿灯亮

小不点点着双脚
嗲声,娇样

不急,不急
保准赶得上
上课铃响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蕭開秀(笔名:蜀道人生、水珍、流水碎月影)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四川散文学会会员。作品在《星星》诗刊、《四川文学》等刊物发表。出版双胞胎同名诗集《抿嘴的夕阳》(散文诗、现代诗)各一本。

原创 2017-12-21 天荒一隅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三)

白山黑水/天荒一隅


豆叶黄了的时候

豆叶黄了的时候
豆枝开始摇铃
收割时,我喜欢
紧挨着你
一起收获金色的大豆
或许,还有你
乱跳一地的心



冷节律

多加了一片红叶,天平就倾斜向
更深的秋。林间
啄木鸟,咚咚作响的敲击
胜过寺庙的木鱼

山风按它的节奏,吹来吹去
清寒,像小刀子
收割草木之绿
变色龙,被弄得措手不及

蓝天愈加通透。云朵不知道
停留在哪个山顶上空,更有情趣
怡然,风景的营造意义
一时间,让诗歌误入秋季的迷途



寒露成霜

晚秋,默默无声。化了妆的叶子
小心翼翼地飘落。静静地
在草地上,听霜白讲故事

云朵结伴而行
阳光,看似寒冷。其实它隐藏着
秋意里的暖

树林里,松鼠如鱼得水
它的轻盈舞步,不时抖落一幕霜花
这些,深秋的盐……



三脚猪

阳光照耀山林
天然次生林的边缘
雪野向林中延伸
微风低鸣,摇曳橡树
灌木丛边
三脚猪,舔带血的腿

福尔摩斯侦断
小路上,一深两浅的血印
很明显是野猪的残迹
让他困惑的是
这猪的那一只脚
哪里去了?……




安阳河园,十二月风

都市。安阳河园
十二月风,被严寒感染
黄色的防火旗
哗啦啦,飘个不停
旗帜周围,春天移栽过来的桦树
光秃秃的白,树干林立

它们在模拟村野
——界江岸边的小景观
冰河,空旷的河床
稀稀落落的雪上,间断着斑驳的阳光
游鱼,都钻入宫殿
水晶花穹顶,宛如星空

萧瑟,也有好风景
雪花在林间
为安睡的生命唱歌。冬虫,在地底下蛰伏
河园静默,休养生息
许多的幸运
都藏在这个小生态里



藏腰刀

扎西把威武横在腰间
却把深情,藏在藏袍里边
呀拉索
举过头顶的哈达,那么洁白

卓玛把温柔围在腰间
却把美丽,顶在头花里边
呀拉索
举过头顶的哈达,那么洁白

客人把美酒捧在手端
却把敬仰,留住心间
呀拉索
戴在脖颈的哈达,那么洁白



白绒花

冬云,低得可以触摸
浅灰色的主调调,蕴涵季节的天使
无风的午后
阳光,再次被盐白隐去

白色的野味,只有在这个时刻
可以分享,你的脸颊
感到的温凉,独特得如千手爱抚
绒花,滴落无痕

音符,漫天。是谁在制作爱的变奏
凌乱就凌乱一点吧
童年,那时候总想在上面
走出点花样

到老,情趣依旧
坦步雪地,脚印谋划的人生
又一次被心爱的颜色覆盖
绒花,为啥总是隐含我的思绪




小雪
小雪节气,首先是寒潮到了
然后才说,飘来乌云
还算初冬吗,西伯利亚狼来到东亚
搅和的气候
乱作一团,该下的不下
不该下的地方,暴雪连天
我走在堤坝上,数落云朵
这算什么
堂堂正正的北大荒
怎么可以没有林海雪原
怎么可以没有原驰蜡象
没有雪
怎么会有浪漫的爱情故事
大江的冰排
你说是吗?心爱的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荒一隅。孔祥忠,祖籍河南,现居黑龙江。部分诗歌被《东三省诗歌年鉴》,《2008中国最佳网络诗歌》,《现代诗人诗选》等年鉴收录。作品散见《中国诗歌》《绿风》《诗林》,……等报刊。出有诗集《窥视太阳》,《黑水恋》。

原创 2017-12-30 阿黛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四)
在水一方/阿黛



大明湖的细雨

灰云朵低垂,远山更远了
湖里的荷花开出最后一朵夏荷
八角亭八面漏风,咿咿呀呀的练嗓,也四处围来
豆浆油条好吃,本地的小曲,好听

不远处是天下第一泉
汩汩声似在耳畔。一帘细雨止住我的脚步
在美人靠上,看荷,读易安词



静夜思

多饮了几杯,月色就有些恍惚
满地的落叶亦有了几分霜色
风总是无孔不入,凉意更甚
薄薄的诗卷,已抵不得白露的清寒

白月光照在桌上,笔尖秃了,墨水已干
有些愁是写不出的。况且今夜
月亮又大又圆,和故乡的一模一样



梦里水乡

先入耳的,是欸乃的橹声
悠长的小调随后就来
风清凉,顺着水巷窜悠,指不定落在哪家的花窗下
妹妹你挨着窗梳头呢
蓝花衫子簪朵茉莉白生生地香

妹妹。你手指尖尖,就戳进了我心里
竟忘记了身在小船上,小船儿晃悠悠
晃过小石桥,你窗前的玉兰花瓣掉下来
魂儿,就丢了一半

水巷子悠长悠长,水声哗哗
淌来了一天的好时光



桃花潭水

在潭边,种下千树桃花
等桃花映红水面,妹妹,荡一叶小舟
迎你。在轻雾弥漫的涟漪上,有多少桃花盛开
就有多少桃香的蜜语,漾上你的红唇

妹妹。沉醉无需千殇
潭水幽深,而你,是我那尾调皮的小鱼
跳起串串水花,你银铃的笑
逗引更多的欢喜追逐落花,匿身水草
只有傻乎乎的长脚白鹭
一口一口地叼起誓言,检视



水乡

那个叫西塘的水乡,因为你的缘故
便迥异于其他的水乡
喧嚣褪去,回到质朴的最初

于是,我看到天青色的烟雨中
桨声哗啦哗啦,摇醒水乡
沿河的窗户次第打开
吊兰、金钟、茉莉……垂下香气
阿婆用桂花油梳头,黄杨木梳和她的年龄一样大
青苔从水面爬上小桥,消失于光滑的青石板

沿河的柳树依依,你会在第七棵老槐树下
摆开茶桌,等我到来



西塘有酒

西塘有人家,家中产酒
青瓷为装,果香为酿,窖藏了整整十年

就约个花开时节
高铁,或者动车,一路青山绿水
逶迤而来,乘兴而来

其实,整个西塘都是酒呀
我们在水边坐下,古村的风景都是下酒菜
说不说诗,都先醉一场



在水一方

九九归一,春风爬上篱笆
窗台上盛开报春花。染了女儿家
特有的香气。我那水做的姐妹

一边梳头,一边歌唱
只有诗还未醒来
红色的笺上,行行小字,打着呼噜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黛。医务工作者,小女子一枚。首先做好母亲,其次才是诗爱者。偶尔写诗,偶尔摄影,定格快乐时光。


原创 2017-12-30 亚子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五)
谛听到春天的心音/亚子



谛听到春天的心音

那年大年夜
我和弟弟充满悔意打开眼睛
那年大年夜
我和弟弟漫山遍野地呼唤
漫山遍野都是冬天的回音
    
一不小心让母亲溜走
一不小心觉察牛被母亲牵走
一不小心忘记了母亲中午的话
你们要过年牛儿也要过年
一不小心忘记得了返童症的母亲
    
那年大年夜
春天比今年来得更早
借大年初一的晨曦
看见母亲坐在一块石上
双手捻紧牛绳
那头老牛哞吆哞吆个不停
我扑上去抱住母亲
弟弟也跟着上去拴紧了牛绳
“亚子,-牛没有丢失。”
母亲的笑容没有牙齿
    
大年初一
祝福的鞭炮声已近稀声
在远处喧哗的世界里
哞吆哞吆声入耳清晰
有人可能说对牛弹琴
可我能谛听到
哞吆哞吆是春天的心音




土公鸡

该吃饭就吃饭
该睡觉就睡觉
我那只吃饲料的花公鸡
精力过剩
好像我
精力过剩
写一篇黑色的文字
写了半夜未见光明
花公鸡
半夜打鸣
叫了一遍
叫了三遍
也未见黎明
却见灯火透明

第二天
我中风的老父亲
说杀了这只花公鸡
半夜鸡叫不吉利
不吉利的花公鸡
该杀
该补身子
该完成那篇文字

想一想
老父亲
不中风时
养的
那只大公鸡
该多好
吃蜈蚣
吃草籽
土生土长的大公鸡



老水牛

是它
站在门口
呼唤我
风吹来一些
竹子与草根的气息

我骑上它
牛蹄奋起灰尘
尾巴翘起
牛角突起
我如同骑上战马

在城市化的边缘
在家里
遗弃的牛角
今夜
在梦中
突然长鸣



竹节米筒

我家那只量米筒
不知传了多少人
祖父用它量了多回空气
父亲用它量了多次红薯丝和蚕豆
如今我用它量米煮饭
一筒米一斤多方便
三人一筒半米
多乎哉不多也

大儿子从外面回来
爸你煮饭煮少了
我饿
小儿子也说
我饿
肯定是米筒已经残缺不全
肯定是米筒制式公私不分

我决心在磅秤上寻找
一筒米
是否吃饱喝足
是的
顺便称一下
我最近一段日子
是否短斤少两



不再仰头  

我仿佛看见
老子与【道德经】
一起
从那块原始森林
离散
  
心中那口气
从肋骨疾速扩散
分明击中
桃花源背后的
谎言
  
阳光正在下雨
只需要
一柄荷叶
遮住秃头
做一回矮子
和每个
点头哈腰的人
相视



王者之歌

小的时候就认识他
一副蚌壳的样子
后来我儿子没有考上
找到他
上学的事没问题也没事
那时他已经英俊潇洒

再后来我儿子
被同学打了
同学的家长凶煞
我又找到他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此时他已经威武高大

此后我追随他
说来也奇怪
昨晚我梦见他
在纽约
在9,11废墟喊
过来
中国人
我看了看身边
只有外国人
我向他走去
听见他不是喊
而是唱
过来
中国人
过来
中国男人
中国女人


写给自己的挽歌

我喜欢那春秋风
有朋自远方来
我喜欢那唐宋雨
为伊人肥瘦
愿在战国风云中
高谈阔论
张仪苏秦
你看你看
横竖不清不明
愿在大汉上林苑里
挥戈策马
霍去病李敢
你看你看
武艺谁高谁低

但我逃不出今天
回避不了明天
不知从何处来的贾人
不知从何方来的异域人
念咒悼词
敲响丧钟
等待我寿终正寝——
你看,你看,纸钱开始燃烧
轻轻
飙升……




在只有一只鹰住的山谷里  

  
穿过黑森林
跨过暗溪涧
我来到
这里
  
就是这里
寻找一种草药
一种
能治疗我
痛不欲生的草药
一种
能治疗慢性病的草药
    
汗沾山风凉
日斜竹影凄
黄蜂颤动
荆刺麻
黑蝶盘旋
花丛酸
灰蚊子摇晃紫青蓝
红蜻蜓坠入白山涧
    
在这里
还有人吗
还有人吗有人吗
    
一点黑影牵上天
呜哇呜哇
哇哇哇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广西桂林人。草根诗人,姓欧名亚,亚子乃乳名,亦笔名,网名。主张诗做为思想的载体,把现实打碎,重塑的理想:即乌托邦。坚持诗歌无极限,用最简洁的语言,创造最丰富的诗意


原创 2017-12-30 一拂烟云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六)
梅花三劫/一拂烟云





清风中略带着健朗
晨曦里白皙的臂
透着晶莹的光
白裙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十八岁的你
娇娆而妩媚
楼梯口的相遇
淡淡的笑容
带着少女的芬芳

年少时的轻狂
害羞时的模样
萦绕在梦中
回想回想......



乱了方寸

我的江南
有柳绿,有杏花红
有断桥,有烟雨濛
适合想象
我从桥上走过 。桥下的一湾水
垂钓的绿
可是你的影儿
一不小心,一滴泪
在水里乱了方寸



火花

火花的距离
近到燃烧彼此的速度
那是,心与心
近距离的,感应

当二者对撞,火花四溅
灵魂发出了惊异的呼叫
几乎同时
哦,是你吗?
哦,是你呀!

一片火花
流淌进冰冻的眼里
汩汩地流着
柔软而多情
最终把爱的欲火—— 洗礼!……




思念的时间

古道边,长亭外
霜白的相思
在冷风里开花

思念的时间有多长
从一到百
用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计量:

一次次想象中,离你很近
邀你走进朱红的梅园
恍若灯光下的亲密
绝不是幻觉!……



修炼

一只白狐
一只纯粹的白狐
很美,很孤独
隐于雪峰
千年修炼一种禅和灵性

每晚,白狐望着月光
离月亮很近,也很安静
她守着月光
目光里除了夜色就是白雪

谁会来救赎这一只白狐
三生石畔,千年的守候
等你,爱的旨意
渡她回到前世

一滴狐泪
冰冻了千年的梦
衣袂飘飘,雪地上留下了
一枚银色发簪



今夜无诗  
在很深很深的夜里
抱膝浅坐

一缕茶香
给久疼的心蒙上一层雾纱
浮生一梦花事散
原本痴痴的爱
什么时候,都落了尘埃

离开,成为一种割断
我的世界被冰雪尘封
心,渴望着轻抚
和一束阳光的照亮

你落进我心的刹那
注定这幸福终归会如泪沙一样
泪流成河 ……



幽月岛

同在这月下的光景
一樽芳酒。怀望。幽思
划落,一滴泪

苍白是朵没有颜色的花
彳亍是孤独的脚音在思考
空酒杯溜走的是光阴里的故事

一个姑娘,海边,伴着她的岛
建一栋房——收藏
所有的朝暮霞光

心月涟漪。含情微笑
眼眸是蓝的,眼前的海也是
还时时绽开白色的花



雾云轩

那片海,那座岛,那栋房子里的
那扇窗,偷偷地被打开
满山满海的白色花朵
随月华流淌
流过山,流过水
流过梦里的天涯
来到海角边的雾云轩

松下的你,早已迎候多时
披着风的外衣
敞开的胸怀
珍藏最深的角落里
我看到
大海里的一颗
与月亮一样明亮的蓝色泪滴

爱如潮水
潮起,潮落之间
只感觉
唇上印了一记清露



距离

指尖点触一组号码
终究没有拨响
隔着屏幕
发个信息给你吧
许久,你回了一个笑脸过来
你无法想象到你的心不在焉
敲得我
心有多疼

寒夜,那么刺骨
想不起给自己加一件衣衫
墙上的挂钟
似乎冻僵了
渐渐地沉默下去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拂烟云,安徽六安人。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对文字,源于热爱和一颗虔诚的心。作品散见于纸媒及个人博客。


原创 2018-01-08 五屏山下一野夫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七)
身在江河/五屏山下一野夫



蝴蝶

不想成为水晶球里琥珀

所以,所以跑出来
漫山遍野
刮起彩色的风



身在江河

遇到阻力
直到囤积起足够大的
能量
让出一条去路

有时会有不可预知困惑
比如磐石
冲击,你改变不了突兀现实
那就迂回着

偶有回流潮水
那短暂就忽略的插曲
终将被裹挟
仅有的一小部分



多出一种可能

隐于井下
不需要汹涌波澜
有一种安逸
叫静如止水生生世世

尘世的土覆没井口
独享
属于你的一片天
你,不在江河

井水与河水,各自相安
压水井机械的装置
保留与外界单向联络
会多出一种可能



井水之痛

力道作用于
压手柄
吸水管有了剧烈喘息
打破井内平衡

他们设置了单向阀
杠杆,向谁倾斜
抽空胸腔

歧途,一次例外的逆行
顺着垂直管道
井水,爬升
成为他们索取部分

即便有一万个冒犯理由
井水百口莫辩
面对浩大的涛涛江河
滚滚而去



旋转

吞下太多浓烈的生活
这刻松手,疲惫瘫在地上

房子,面包,疼痛,孩子的书
围着我,像之前围着他一样不停旋转



楼上的倦鸟

唧唧,唧唧,时断时续
调节快乐的开关,开的很低
不在背后江滨公园
树丛里传来

声音就对面楼上被圈养
我确信
某半开半合窗内
导致整个上午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不喜欢待那里
为什么单调低沉
为什么哀怨
像与我招呼?唧唧唧唧

嘶鸣着,声音被笼子墙体挤压
在替代落单的我发声
惺惺然拽出自己魂魂出逃
一片繁华世界之外



夜幕下的新安江

早已淹没汪洋大海中
远山低处山村
萤火虫的光,忽略
漫过来,夜色留下阑珊

不夜的城市
高脚杯里
一个谎言绽放
撞击,另一个谎言

飞蛾吸食摇头丸
魅影在暗处舔着泡沫
高于夜幕声音
隐匿了坎坷

浮躁夜色足以引爆
柔的软的欲望
蠕虫一样
不可名状悸动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及
漠北,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我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遥想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徐建生:网名,五屏山下一野夫。浙江杭州建德市人,打工者。当地作协会员,网站编辑。中国诗歌网浙江频道推荐诗人。作品散见各大论坛,网站。希望写一点有温度、有力度、有思想的文字慰藉自己。

【往期链接】**梦与诗**

原创 2018-01-08 王玉芬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八)
风过鄱阳湖/王玉芬



有风吹过

不清楚是什么风,东南西北
不,不是从四面吹来的
突兀,怪异,像是布了一个充满悬念的局
它让我冷的时候感到冷
而体温升到摄氏四十度时更加灼热
它蛮不讲理,粗暴又及其甜蜜温柔
它让我站在那里,四周都是眼睛
狼狈不堪,手足无措
它让我恨恨地想我也变作风
狠狠地,狠狠地向谁吹去



海会寺

荒凉不仅仅来自遍地丛生的茅草
还有斑驳的墙,生锈的锁,坍塌的坟茔

人去寺空
衍意法师,大学生尼姑,云游和尚,广东居士
四年前,我们坐在“真面目”寮房里聊天
云蒸雾绕的五老峰,耸立在寮房后
只有它天老地荒
只有它永不改变

绑在树上的播放器一遍一遍地念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单调,落寞,代替了
大雄宝殿飘出的师父们的诵经声
庐山山南“五大古刹”之一的盛名
如今湮没在,古树荒草里



方竹寺

再次来到寺里,已是暮春
只有樱花树树叶在轻轻晃动
刹那芳华,那么多绝美的小精灵
一个个都不见
她们落在大雄宝殿的屋脊、飞檐
落在僧人玄色的肩头,居士海青服的衣襟
落入某人的怀中,隐没,等待来年

游客、居士、上香人都会去寺院的右边
摸一摸看似圆实则方的竹子
惊讶过后,他们像竹子一样沉默寡言
盛开的樱花,撩人鼻息的香火
甚至慈眉善目的菩萨
都似尘世的陪衬

没见着寺里的住持惟吾法师
喝过他亲手泡的功夫茶
这个帅气的僧人,问他缘何出家
“为情所困”?他笑而不答
回头看看山坡上葳蕤的樱花树
那一丛蓬勃的方竹跟着风
也开始摇曳



观音桥

坐在红男绿女间,喝“天下第六泉”泡的茶
享受陆羽式的惬意
苦涩过后全是甜蜜
深深的欲望啊怕是桥下的溪水也洗不清

过了桥,是慈航寺、栖贤寺
观音菩萨端坐在莲花里,等着喝完茶的红男绿女
“求子很灵的”,寺庙也洗不净
一团的和气,不尽的欢喜

中正行宫旁,蒋夫妇种的两棵柳杉
高大、挺拔,两两相望,不离不弃
夫妻树,这满坑满谷的绿
流动着的还是俗世的情意

观音桥,也称“梵桥”
若愿意,便渡了去



星子

一座城的名字,已成为历史
新的名字,覆盖政府、学校、医院
覆盖乡镇、企业、社区
可这种覆盖的力量是有限的
到处是旧的痕迹
就像这猛涨上来的鄱阳湖水
它淹没落星墩、步道、观景台
淹没茫茫无际的绿草洲
但总有一些物象物证供你辨认
在这座改名为“庐山市”的小城
稍有年纪的人都变得多愁善感
一开口就是“从前”
像是一个人的名字
长在心里,刻进骨头
一有风吹草动
脱口而出的,必是那个
心心念念不忘的,旧名字



台山公园

白天很明朗的台山公园
夜里却变得诡秘和莫测
行人稀少,灯光暗淡
小道起起伏伏,情形不明
寂静里只有微弱的蛙鸣
女同事忽地短促惊叫
她说她听到一种很怪的声音
而我则完全被她的声音吓坏
两个想深入其中的女人
只好匆匆逃离



棠荫岛

洪武二年,段姓先人弃舟登岛
那时该是春天吧
该是被一树海棠花所吸引
就如同六百多年后的今天
我来到汪洋中的孤岛
仅仅是喜欢“棠荫”二字

登岛时看到的海棠树
开着和几百年前一样的花
只是此树非彼树
不像棠荫村的渔民来历清楚

他们的祖先避战火,躲乱世
在此辟一方净土,建一座桃源
打鱼结网,叩拜三神
休养生息,繁衍子孙

棠荫岛,它风吹过后的孤独
水洗一场的安宁
多么契合我现在的心境
真想留下来,余生只用
湖水和湖草,来回替换这人间布景



蛇岛

惊蛰过后,蛇岛的蛇也该醒了
不知道哪一片草丛埋伏着那对小眼睛

这是无人岛,几个小伙子驻守水文基地
岛上风大,长不成一棵大树
灌木丛、芒草以及白色的刺莓花
漫山遍野

当快艇靠岸,一条大黄狗正兴奋地摇头摆尾
岛主说,它叫阿文,它非常热情
阿文一直跟随着我们
你轻声唤它,它就围着你打转转
甚至直起身子,想亲亲某人

我们一群人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阿文呆呆的立于岸边
原来,阿文的热情
正是为孤独所生
2017.4.2



十二月,矶山湖滩

在绿洲沙滩之间来回穿行
短暂,甚至是瞬间的时空置换
就历经冰火两重天
历经生与死,青春与衰老

眼前的十二月矶山湖滩
湖水隐退,留下小面积的积水潭
水岸优美的弯度和流畅的弧线
弥补了一点绿洲与沙漠的冲突

被绿滋润豢养的湖滩,渐次沙化
而正在沙化的何止是湖滩,面对
抽身而去的绿
他们无从抱怨,只能沉默

其实他们都在等待
等待来年春天而至的大水
渐渐淹没,抹平
没有分化,没有颜色质感的对比
只有仿若身边的这一场
汹涌荡漾的爱情

大雁一次次从头顶飞过
一次次在远处的湖滩唱起歌
从俗世而来的五个人
在巨大的流失和残缺的美中
找到无法言说的快乐



在灵山

转山时,只要握住了一缕风
几声清脆的鸟鸣,就行
一圈一圈,以什么样的姿势行走
走多久,不必纠结
看尽山色,悟透空蒙
到时自会醍醐灌顶

寂静中,蜡瓣花、五裂槭、木合
这些陌生的名字会排列在山崖边
等待和我们相认
而野生花椒树小小的叶子像极了玉兰花
我们一致认为她为我们所熟悉
忍不住上前看了又看,认了又认

当然,灵山的石头才是重头戏
它们在栈道旁静默,云海里翻腾
演绎人间故事,兽中乾坤
其实我们要记住的应该是石头上的花纹
那是大自然馈赠的文字
是灵山留给世人唯一有迹可循的密语

“什么愿望都没有时,
就什么愿望都能够实现”
双手合十,转山吧转山
让灵山,洞悉我们内心的一切



鄱湖大风

落星墩有点远,草洲湿滑泥泞
伤残的脚已无法带我前去
一起来的人消失于远处
刚刚喧闹的湖滩安静下来
只有风,春天鄱湖的风
“呼呼”地吹呀吹
凛冽,充满草腥味
一个人,真的扛不住了
被风吹至凌乱,不成人形
站着,蹲着,压低身子近似匍匐着
在草滩上打着转转,躲避风
一只鸟从高空一划而过,它看见的我
狼狈不堪,随着湖草起伏
我却在低头瞬间听见它尖细的鸣叫
好像有压抑不住的伤悲
倾泻而出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玉芬 ,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见《星星》、《诗选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创作评谭》、《青年作家》、《时代文学》等刊。诗歌入选《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


原创 2018-01-08 庄晓明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九)
影子的世界/庄晓明



品茗

闲步庭院,独自品茗
夕日西沉,池月东升
遥视青天之外
俯听地宫深处
有一道金色长廊
时而闪现
而万物若杯间泡开的茶叶
悠然隐去



空寂

休谟,时而神经质地奔出书房
直至握到朋友的球杆
才相信,还存在一个世界

而我们,不停地捅着球杆
直至所有的球都滚进一个黑洞
只剩一张球桌的空寂

(休谟,英国怀疑主义哲学家。)




喀喇昆仑山的雪豹

喀喇昆仑山冰川
绵延,闪烁
原初的冷光,覆盖地球
与人类遗忘的另一极
一只孤独的雪豹
在无可攀登的危崖
断裂的神经一般跳跃,捕猎
哺育岩洞深处
它的同样孤独的后代
世界如此荒凉
它想到达哪里



缝隙

音乐有一道缝隙
让我自由出入
我刚刚移开
它又自行闭合

这是多么美妙
世界没留疤痕
我悄悄移动
我就是世界的一道缝隙

我滑行着自己的缝隙
如一首乐曲
在时间的巨大封闭里
有着一条蚯蚓的快乐



高原

倾斜的蓝天
向大地搬迁

哈达一般的云朵
山峰,湖水呈献

寥落的人影
使世界更加空寂



白月

窗外,蛙声起伏
一轮白月,一顶白色轿子
赶着自己的路程
新娘是谁?赶往哪里?
好像走失了路径
旷野白蒙蒙的
几点磷火,不时闪灭



灵感

旅途,一位骑手
潜伏着
等待自己的马匹与蹄声



影子的世界

没有摩擦
只有滑行,重叠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庄晓明,江苏扬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会员。《扬州诗歌》主编,扬州诗歌学会名誉会长。已出版诗集,随笔集,寓言小说集,诗学论集等九部。诗集《形与影》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


2018-01-12 黎周谷穗 诗乡宿松

“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
我把你当作故乡的人/黎周谷穗

春夜


今夜,为自己摇橹
永恒的船只
众多影子坐在上面

你看见的灯火
来自一朵盛开的百合

这白色的朦胧之光
当你多年后提及
我竟为一只生锈的月亮
忧伤起来



窗外的花

被轻扣的窗扉
让我重新听见一种绝地的心跳
整个冬天
它像雪花一样
飘——

拥挤的人间,空旷的人间
我更钟情于一种凋谢
这满目残红和苍白
垒砌的高贵墓碑



回归

一口井,以最古老的方式存在
早起的女子是另一片月光
堆高的柴垛,被她一点点搬走

庭院空了下来
木格子窗散发着松树的香味

养蜂的人,有三十六只箱子
天黑前,他会从山上走下来



爱情

睁开眼,你就是我的密林
唯一的山径,像一根青藤
小野花,星星般闪着光芒

幽谷是另一个人间
由于巨大的寂静和隐秘
你拉着我
涧水就从我们的双手滑过

春天,我们遇见的石头
是一些坚硬的雪



安静下来

新长的芦苇绿得心疼
一只鹭鸟飞起或落下
它们都会摇晃一次
这低伏的潮声
若有若无滑过水面

隔江而坐的人
早已忘记了朝代

黄昏如酒,偌大的人间
总有滴酒未沾的人
与你空杯相对



读山记

如果坐在石头上
你会听到水和青藤的漫延
这突出的,是一只虫子
凫过红尘之后爬上的高地

那些生长着的松树高大而英俊
他们有着古铜的肤色,粗糙的手掌
他们是深夜的水手
轻轻划动波涛

这巨大的摇篮——



黄昏的船

岩壁,伏着一千只飞鸟的影子
他们是一群喊醒大地和河流的人

这一江流水,宛若一条绳子
拴住炊烟和远方的星辰
那个企图上岸的人
他是自己的缆绳
踩在潮汐上
拉动黄昏的船

灯塔上的天空
云朵拱着云朵
一群晚归的羊咩咩叫唤着



秋天像一只狐狸

不说黄昏啊
这染料正涂抹田野,山峦
就要走近的芒草花
以一种白坦然于我的到来

林间,落叶飘飘
这些荡来荡去的狐狸
占据了整个秋天
“来抓我呀”
偶尔有几声浅笑和怅然
风一吹,就远了



我把你当做故乡的人

她站在岸边
多像一株水草
登船的旅人
总要回头看一眼

当你怅然地
拎起皮箱里的河流
无意地看了我一眼之后
我竟也默然流泪起来



清风镇

月亮是个磨盘
早起的人推动它
水就哗啦啦淌下来

镇里的人环水而居
他们都会飞,像鱼
我看见过祖母坐在莲花里
后来那支莲花结出了莲子

只是清风镇从来没有桥和船只
除了些缥缈的风
里面的人出不来
外面的人进不去


>>>>>>>>"诗乡宿松”诚邀您加入>>>>>>>>

【作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黎周谷穗,网名:小草帽,女。家乡广西,现居佛山。诗歌发表于《诗刊》《中国诗歌》 《诗歌月刊》 《绿风》 等刊物。获全国2015年《西部文学十佳诗人》 《诗中国2015年度十佳诗人》 全国《第三届育林杯文学艺术大赛》二等奖,等文学征文奖项。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0: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大诗界》的友友们,看过来。这是“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大赛上榜诗人作品,汇总展播的(第一期)。期待兄弟姐妹们,把你们的作品砸过来,下一期可能就有你。欢迎分享转发,谢谢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