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5|回复: 0

十二月风(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0 05: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二月风(组诗)

文/孔祥忠

安阳河园,十二月风

都市。安阳河园
十二月风,被严寒感染
黄色的防火旗
哗啦啦,飘个不停
旗帜周围,春天移栽过来的桦树
光秃秃的白,树干林立

它们在模拟村野
——界江岸边的小景观
冰河,空旷的河床
稀稀落落的雪上,间断着斑驳的阳光
游鱼,都钻入宫殿
水晶花穹顶,宛如星空

萧瑟,也有好风景
雪花在林间
为安睡的生命唱歌。冬虫,在地底下蛰伏
河园静默,休养生息
许多的幸运
都藏在这个小生态里



安阳河园,那一尊玉色雕塑

小堤坝,掬起的那一捧水
在十二月,结成
半个月亮。河湾便恢复文静性格
坝下,小水帘滴落的情志
冷艳如珠。活水
升华的雾气,缭绕幽情

岸上的跳水孩童,一如既往
那雕塑上,眼眉的霜
也无法,让其老成
童心。凝固在内里,那是工匠
刻画的心思。透过河冰
我想再次数出孩儿入水的涟漪



白绒花

冬云,低得可以触摸
浅灰色的主调调,蕴涵季节的天使
无风的午后
阳光,再次被盐白隐去

白色的野味,只有在这个时刻
可以分享,你的脸颊
感到的温凉,独特得如千手爱抚
绒花,滴落无痕

音符,漫天。是谁在制作爱的变奏
凌乱就凌乱一点吧
童年,那时候总想在上面
走出点花样

到老,情趣依旧
坦步雪地,脚印谋划的人生
又一次被心爱的颜色覆盖
绒花,为啥总是隐含我的思绪
       


安阳桥,跌水

黄昏殆尽。渐变色源自
晚霞,又一次升腾
金黄富贵,粉红温存
冬季的云彩,在差解人意

小树林,树杈间偶尔透过的霞光
铺在空地上。雪上的蓝
与落叶上的橘色
辉映的画图,冷暖相间

漫步的人,时而搀扶着
走进夜色。安阳桥上,路灯闪烁
河道,冰底下,细微的流水
在跌水处,散发傍晚的暖



在冰河边想起天山雪莲

初冬,让人极富想象力
在冰河边,想遥远的地方
——直到天山悬崖

傲雪开放的雪莲,她的风骨
那震颤的花瓣,她的心脉
沿纬度,东行至紫气升腾的河流

漫江的江花,水的精灵
——流冰
雪莲的亲姐妹,在严寒里重生

摇篮,那么晶莹。冰莲花
盛开在如冰的河
似乎高原的魂也在里面流淌



定格立冬

落叶像画作的图层,一遍遍叠加在
河园的小路上。
悄无声息。
委婉地积累季节的元素。

西伯利亚的冷空气游弋着,
通过哈尔滨的上空,划破气温的纸。
这一刻,立冬。分娩出
新季节,呼唤冰河重生。

仅是一个“度”。潜伏的伟力
在造就冰的城。雪的雨
——或雨的冰
自然而然,被草木熟视无睹



安阳河秋歌

有秋光相伴,安阳河愈加幽静
它,蜿蜒流淌于都市
早已幻化成,律动的精灵

那一种陪伴,伴随成约定
钻天杨,笔挺般的擎天柱,招摇的
黄金叶子,只那么一抹

惊世艳俗的色彩,就定格在河畔
入画的灵动,还有晨练的
那些个白发,被渲染成金发的人

秋日暖阳,极易倾泻出秋的旋律
安阳河园的小呓语
在流露四季最优美的音符



凝固的季节,会否让心坚强

初冬,往往姗姗来迟
你再问,会不会是,大榆树的叶子
拖拽深秋的缘故?

雪,还是如期而至
但它依旧是秋天的姐妹
心相印,润土无声。

游子的血脉,是黑土里的根须
它沿着岸潜行
都市边缘,它弱如游丝

故土可离。难圆的梦里那颗心
早就覆水难收
走过四季。凝固季节,会否让它坚强

2017年12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