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回复: 9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五屏山下一野夫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五屏山下一野夫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五屏山下一野夫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医院》之二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检视的眼睛,从痛苦表情跨过去直抵腰包
楼内张开许多嘴巴,黑咕隆咚的
紧咬着瘦骨嶙峋,不放

我看见走出侧门的人,大都憔悴萎靡

2017/5/26

点评

感谢提醒。问候秋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蝴蝶》

不想成为水晶球琥珀

所以,所以跑出来
漫山遍野
刮起彩色的风

2017/5/17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旋转》

吞下太多浓烈的生活
这一刻,松手,疲惫瘫在地上

房子,面包,疼痛,孩子的书
围着我,像之前围着他一样不停旋转

2017/5/16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风云

风,很轻
只要一招呼
没有固定好锚的云
就撮合在一起
制造了许多江湖故事

2016年11月12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00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哑榴老师,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17-8-11 21:59
《医院》之二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感谢提醒。问候秋安。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