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1|回复: 2

七月见闻19首,词1首,散曲2首,回帖1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1 02: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月见闻19首,词1首,散曲2首,回帖1辑


知青故里见闻

以往的路,还在记忆里
木头桥,坍塌的样子依稀残存
扛着自行车,趟过河的样子
似乎有些可笑。在暮色里
再骑行十里地就到那个村子了
田野,路弯弯。微风沙沙响
青纱帐,唤起莫名感觉
第二个家,我已经把这个村庄
当作新家乡,那里的茅草屋
那土炕,还有那些生产队发给我的
干农活的家什,还有民兵的
枪,我的心爱武器
——想着想着,就又到了这个地方
江,还是那条江。村庄却改变了模样
你还认得它?再不用唱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我那屋
用新貌淹没在村镇里
故里,故里,虚无缥缈,难以找寻
2017年7月30日04:48:39



回声来自俄罗斯见闻

我来到江坎底下,我想趟过
这一条曾经熟悉的河汊,去往江心岛       
我看到,一群奶牛在河两岸吃草
草绿得滴翠,那露珠儿
果然绿如蓝,它染上了江的颜色
每一头牛,都像草地上的花
走动着开放。让你难以追逐它的美
牧羊犬不是宠物,又是宠物
你对它的喜欢,由衷而发
它联系着人类与动物最常务的纽带
友好又与你心灵相通,比女孩
还懂得你的心思,它的叫声仿佛歌唱
动人音符,在江面飘得像凉爽的风
悠远的回响,来自那岸的俄罗斯
那边的山,叫外兴安岭
你吆喝一声,一不小心,就会飘到域外
2017年7月29日04:27:28



雨滴随风倾斜见闻

雨滴,随风倾斜。玉米地
沙沙作响
小判断,渐渐清晰。炎热在配置
自然界的能量,雨的温度
并不等同云的温度,这一点
野草和庄稼或许正在感知
土地包容一切,只要是真实的东东
它都允许落地,并获得自由
在这儿,所谓高贵或卑微
可以扯成平局,包括生长和死亡
远离都市,在这些偏僻地
乌云,闪电,雨露,以及阳光
都是均沾的,田野和山地

2017年7月28日04:41:22



小草原见闻

江边的草地,仿佛写着肥美
牛羊的领地
谱写绿的牧歌

星星点点,黄花散落其间
小音符,翩然而开
引来蜂蝶,酿造甜蜜

鸟,不可或缺
它飞翔的曲线,不知遵循那一个函数
美声,叠加出互不相干原理

2017年7月23日 05:12:39



浮标见闻

岛屿北端,浅滩如大陆架
向主流延伸
航道,以折线东来西去航行
界江里,浮标,用无声的喊叫
宣示水底魔怪

标示,惹得身后的江水
轻泛浪花,那是
江的另一种美,内在的
恒定的心里美
与暗礁为伴,那可不是沉睡。

2017年7月23日 04:50:12



渔网见闻

江岸,草丛。露珠儿在倾听
太阳升起的声响
金波粼粼。江的音符由晨风演奏

渔网一出水,就挂上橘黄的珍珠
犹如珠帘
掩饰初醒的,我的江美人

涟漪,浣花。还有燕子点水
喜鹊歌唱。它们把我弄成了局外人
只因它们难懂心心相印

2017年7月22日 04:57:52



桦树见闻

去往山里的路,格外幽静
它在暑天,描述
小兴安岭荒野的阴凉
路边的花草也是凉性的,太阳能
很快被它们吸纳,并被存于
果实或根部。我的墨镜
镜片也是阴凉的,它过滤的热
滴滴嗒嗒,落进脚下的黑土
这些种子发芽之时,它
仰视的白桦树,会如父亲一样
守护它。而且那眼睛会一眨不眨
2017年7月22日 03:30:56



水被雕刻见闻

水,可以雕刻吗
河流可以,它被鱼雕上悠久的名字
——大马河
鱼的习性使然,深秋的洄游
这条来自或去往森林深处的河
清凉的水,反射着云光
跌水,乳白的水幕
滋润至极,发出的声波
里面的密码,只有那些在这儿
出生的鱼儿可以听懂
这种呼唤——
甚至传递到更深的,更远的海
2017年7月17日 03:47:54



火烧雨见闻

燕子低飞之后,雷声传来
密集的雨丝编制了江天的美画图
夕阳在云那边走她的路线图
一个定律驱使那些动人的小水粒
在散射或衍射(现在我弄不太清楚了)
或者都有——
“一滴水也要反射太阳的光芒”
(你瞅瞅,这里又成了反射)
——不管怎样描述,诗歌感到了笨拙
火烧雨,奇特的气象
稍瞬即逝的东东,我逮住了你
——你永存在我的相册里

2017年7月16日,昨日傍晚的事



鸥鸣见闻

弥漫的雾抹煞了所有的细节
淡化之后,山林依然模糊
但江面如菱花镜,镜像出史上处子
素面,使得蓝三色浓淡相宜
这一案例被清晨描述相得益彰
刚好去掉了气温的最高分和最低分

清爽,呼唤出鸥鸣
大江的自由之子,并不懂得寂寞
它周游于俄罗斯与中国之间
见证黑龙江两岸,靓丽的风光
它表述的语言,变换的如此巧妙
如影随形,仿佛诗歌
2017年7月18日 02:40:20



紫燕出门见闻

房梁的小角落,那个窝
唧唧声一天比一天大
小脑袋上,黄嘴丫争抢着母爱
蚊虫,连日的美食
在这一季,饱食终日。下一季
起飞的日子,这个临界
在伏天,超高的气温里到来
踉跄的笨拙,飞跃出质的高度
成人礼——
以,天蓝为背景举行
穿行在天空,高或低,曲或直
都是你的王国

2017.7.11



雷雨夜见闻

闷雷拽着乌云一路北上
平原,空间漆黑一团
闪电不规则的曲线,偶尔撕裂
夜幕。沙沙作响的雨声
比雷更让人喜悦

里面,玉米林在淋浴中拔节
黄豆,绿豆及红小豆
在一种原色下,默默成长
它们似乎懂得
不张扬本身就是一本色

夜雨知时节,这时光里的密码
被雷识破。一个痛快的行程
在仲夏潜行,更黑的黑土地一直在
倾听神往的夜曲
诗在默读,这夜半的天书

2017.7.9



兜兰见闻

次生林混交于湿地边缘
草丛,多样性源自万类竞自由
群落在竞争中的和谐
这个动态及其缓慢,以至于
邻居们没有任何察觉。所谓宿命
——物竞天择
使世界趋于完美,包括这卑微的
兰。它的形象,类似狗的篮子
色彩却芬放异彩,手工难于描绘
40年前,它被熟视无睹
而今难得一见,它那苞米般的叶
纹理愈加清晰,那一串花
从不屑一顾到甚为珍稀
那低矮到杂草深处的一芝
我询问了农学家,才知道了它的
蹊跷的大名。
2017年7月8日06:14:11



边塞,北京庄

倚着小山,这小湖泊很温暖
荷叶,联手漂浮
几处睡莲,在水摇篮里笑
那些小蓓蕾含笑
对仲夏,充满期待
几根水葱点缀水墨的层次
让画幅立起来。湖边
青年垦荒志愿者博物馆的
玻璃廊桥矗立着,它俯视
的拓荒牛,拉着看不见的犁铧
在诗行里奋力潜行
黑土地的田垅,在新一代
心里,无限延伸

注:黑龙江边塞,有个北京庄,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国第一支青年志愿垦荒队吹响开垦北大荒号角的地方。
2017年7月4日22:50:21



中央大街,教堂遗迹

高耸的楼林,在与天公试比高
寸土寸金的地儿——
二道街之北,残存白俄遗迹。
那一个东正教教堂,被文革
破了相的喇嘛庙,欲再次拆迁
的时候,竟然那么难。
高层建筑的设计师,最后一刻
文物意识被良心发现,弄出
一个楼中庙的方案,拔地而起
的新建筑,古旧恻隐里面。
有意或无意,不再被猜想
新奇,独一份的幸存。这个都市
虽无人去朝圣,但偶有旅人去
浏览这怪异的书,并无词不达意

2017年7月4日3:43:39



象牙花

细雨濛濛,在湖畔匆忙
珍惜时光宛如珍惜甲天下
雨伞,人的叶子
排列出的曲线,缭绕如影随形
盲目前行。偶然里
那棵轻摇的树,仿佛在召唤
满树的蓓蕾,亮光光
光滑成微缩的小象牙,更惹人的
是殷红如血,让你领略
生物学的器官的形象
并无动植物之分。平台不同
器物则何其相似乃尔
没错,人类夹杂在它们之间
只是多了可以发现和思维那根筋
需要领悟的是什么是它们的暗示
不然也就抹杀了人与兽之区别

2017年7月9日03:40:50



象鼻山禅意

寻找,跨越了万里
下车那一刻,小小的激动
掀开了雨帘。白色的车
象征着旅途到了一个新节点
这个城市太像是水做的
你见到的树,都在苍翠欲滴
所有的船都在大画江湖
异客们比划出喜悦的心情

象山,深入水中的鼻子
超越了人们的想象
它似乎更记得那个凄美的传说
趟过这条河,以往的时光
被叠加成一本线装书
岩洞里,钟乳雕刻的形态
被流光穿越,阐述应有的禅意
诗似懂非懂,但它有一颗虔诚心

2017年7月3日17:13:19



桂林,夜雨时

梦被拦截,颠簸只是开始
北向阳朔更糟糕的是连阴雨
悲惨的痛,源自向往
漓江失去平静,难得相见
竹排积聚在漫水的码头

打道桂林。两江四湖唱着
黄水谣。青山不老
突兀苍翠。倒映却如老照片
泛黄成另类的味道,江不安生
雕塑的马帮在一步步沉没

傍晚的漓江,灯光流彩
今夜,它漂浮着无言的结局
随波远去。游者更加悠闲
金嗓子有点甜,可夜雨如幕
甲天下在朦胧里伤感不已

2017年7月2日22:12:40



小飞虫链条

七月,湿地如画。平静的水面
涟漪很像是大脑的纹路
在思考下一个画幅,蜻蜓
还有蚊子等小飞虫,看似讨厌
但这里是它们共同的领地
讨扰,本就是入侵者之错
真格的战斗空间,由它们决定

水下或水上,孪生的天敌
残酷地维护生态链条,其中
包括人类的鲜血,事实的真相
夹杂在原野的深处,水草的
茂密只是暂时的掩盖,迷彩
探秘时,思考一下,生物学
是否早该把人类学纳入它的章节

2017年7月1日22:54:53



〔黄钟•贺胜朝〕磐石颂

秋夏间,赴营盘,登崇山,好一派边塞尖峰图画镌。
战旗飘飘哨所端,亮利剑、镇边关,保一方安宁意志坚。



山花子·夕照界江芳草地放牛

坝外青青绿野繁,清风瑟瑟碧波连。岸柳婆娑摇燕影。艳阳天。
牧犬悠闲正戏吠,花牛沐浴不扬鞭。夕照又描新画卷,有牛栏。
2017年7月28日06:05:02



桑叶记(回帖)

美好的地儿,真的不多了。毕竟现在已经考虑建设生态文明了,还留有游丝般的希望。

就是社会学都无法解释,况诗者乎~

像一块历史的砖头敲击思维的洞门,想象散开,却无法求解。诗者就像蚂蚁终日劳累,仍然不知目标在哪里。探寻,只是呼吁中的故事……

毕竟开始了思考,低碳概念被一次次提出,厄尔尼诺或拉尼娜的光临——不可抗力,在此面前,自信的人类竟那么渺小。共同的努力,结果都不可知,哪一个言商的总统还在撕毁

巴黎条约,真个是无知者无畏。留下一个千古笑谈。

小飞虫链条,改了一下题目,小一点的思维,湿地里的想象,免得空洞。

是啊,桂林,漓江的噩梦,让我心有不甘。它复述的黄水谣,多了气势,少了温存。再去游览的时日,小小竹排江中游,竟然成奢望。遗恨难消啊。

老师去桂林,随便那一天都可以,记得只有两小时动车程。

清晨两点半,天蒙蒙亮,摩托车在江滩的草地上飞奔,真的是让我惊叹,尽管那时候还没有羊群,但一会就到了,它们在路上。行走出的句子,就让它流淌到网络里。

是这样,生产队里大帮哄,延续了这一称呼。他掌控着劳动进度,至于质量,由生产队长检查了。

2017年7月31日
1
发表于 2017-8-26 13: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行  收天荒兄大帖。
发表于 2017-8-26 14: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八月诗章五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