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8|回复: 15

寄语(17-7-8)与读者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8 10: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读者书

观云忘我


有没有纯粹的读者——只读不写。
没有!
如果有,我将为你赞歌。

在这个诗走不出诗人之外的时代,
只读不写的人,
是多么的光辉啊,他远离了诗内外的一切功利。

连咏物抒情的底限,
也不在他的心里,
他的心、眼里只有诗,他人的诗,他人的情怀。

就像圣者与自然的关系,
彼此只有欣赏,没有指责,
也没有利益!

读者,纯粹的读者,
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
世人谓之知音,其实知音即在琴中。

有音有色,有色有辨,
此音乐绘画之同理,
唯语言可以直抵明白。

不诓,不欺,不诈,
不隐姓,不埋名,
诗到语言止,止于朦胧,止于暧昧。

“我若是纯粹的读者,
绝不猜测一首诗语言之外的流言,
无论有着怎样的蕴藏,不表达就是不信任。”


2017.7.8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11: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类所有的交际工具中,语言是仅次于形体的最亲密无间。

它的直接,使一切隐晦的艺术,黯然失色。

所以盛唐先有李白,然后才有杜甫,没落时才有了无题的商隐君。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11: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之美,不在朦胧,不在晦涩,不在难解,而在通达。
一首诗,读来读去不知作者所云何物、何事、何等情感?要么是读者的确实无知;要么是作者的词不达意。

“诗在言外”,那你书写的不过是一张废纸。

诗在言中,有不尽意,读者可以寻觅。但切不可脱离了一首诗的语言去作无端的猜测,强加于作者。如果有这样的读者,定也是不良之辈。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12: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诗,有其不确定性的一面,但诗人并非胡言乱语,一味的指桑骂槐,更不可能指鹿为马。

要信任诗人有其襟怀坦白与诗同在的一面。

要相信当代人并非都戴着面具生活。尤其是诗人,自由的崇拜者,解放的急先锋,他们岂能总是藏匿着。

诗需要光明,自然是一条通向众生的大道。现在是众生写作,只因一层纸没有捅破,还沉浸在各自的安慰里,隐私得无法自拔。

当一个诗人有能力为众生写作时,他一定是杰出的。惭愧,我们中的大多数热衷于表现自我的人都没有这个能力。

这个非凡的能力,不是一个诗人启动众生的题材,就成写出优秀的诗篇,而是若干优秀的诗篇,确认了诗人的这种能力。
发表于 2017-7-8 14: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若是纯粹的读者,
绝不猜测一首诗语言之外的流言,
无论有着怎样的蕴藏,不表达就是不信任。”


有勇者之诗,如屈原、李白。有智者之诗,如陶渊明、王维。有隐匿者之诗,如李商隐、现代派。
发表于 2017-7-8 14: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如果不本于一首诗的全部语言,写等于没写,那诗何在?
同意观云“诗在言中”之说。也许“诗到语言止”的本意即在于此。一首诗的全部意义,不可能越出它所动用的全部词汇。
发表于 2017-7-8 16: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的表现方式无论怎样的千变万化,其与主题的关系及处理题材的方法大体在直接、间接,或游离于两者间若即若离。后者即现代派所习以为常的方法。但,这在以情为主导的抒情诗里,一切的题材常常被割切得鸡零狗碎般的重塑。

理想主义(浪漫主义)具有历史沉淀的因素,指向了人类普遍的善良意愿。
而被认为现实的真实的现实主义却存在着普遍的漂移,主观的介入,不同的视野下,不同时代的内容。比之理想主义它更因人而异。
现实不只是大众认可的“现实”主要的或者说主体的是作者眼里(主观)的现实,作者所看到的样子,他把他所看到的内容写进了他的诗中。
发表于 2017-7-8 16: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当作者不满意于自己的观察(现实)时,便产生了对现实的反感甚至厌恶,从而反现实的表达。这便是广义的现代派。

现代派是一个复杂的组合。

而超现实主义的表现,则更多的来自于作者主观的现实。
发表于 2017-7-8 16: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基于一个信念:

就是让读者明白,作者的表达清晰。
发表于 2017-7-8 17: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读者要进入作品,必然的要认识作品。认识作品的表达方法。
这一点非常重要。
没有方法上的认同,是很难全面的共鸣一部作品的。
发表于 2017-7-8 17: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粹的读者,不曾发生过写作的读者。在今天是罕见的。
发表于 2017-7-8 17: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个诗走不出诗人之外的时代”


一个无可奈何的时代。纯粹的读者不需要诗的时代。或者说一个强大的时代,本质上不需要诗。
发表于 2017-7-8 17: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歌。歌和诗有本质的不同吗?

歌是声音的共鸣,词只是它的衬垫;而诗尤其是现代诗,主要的恰恰不是声音是表意。接受表意,只能靠思考。而人的思维有着天生的排斥与敌意。
信任,反过来成为接受的前提。

这就是现代诗所遭遇的空前的困惑。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6: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的写作,诚实的做人。这或许是当下诗人挽回败局的唯一可能。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6: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诗人们写了那么多,做了那么久?不说朦胧诗之前,就说这最近的四十年,也是够多够久的了……

但认真和诚实,有几人做到呢?


在生活的现实里,诗人与周围的关系,是同代人必须明确的。因为同代人渴望从诗人那儿知道,如何处理这些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