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5|回复: 0

1706诗21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0 04: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祈望重生

跨界的涡旋,自下而上
吸纳多种形态的能量
生态系统被搅闹的不再安生
龙卷的水与火,自然外泄的疯狂
从兔子,鹰和大象到群落
的树林草原房子,城里广告牌
说起来,极易带入情感
风暴的眼,没有泪。周围旋转的
都是透明的血,恶劣被它诠释
土和石头,意外的损害力
一再冲击失联或死亡,气象简直
成了恶魔的代名词,等同于
以泪洗面。废墟,橘黄的影子
爱坚毅在内涵里,祈望重生

2017年6月30日3:37:48


兼顾苍鹭和鱼

栖息,不远万里找寻的色彩
那片水走出梦幻,遐想不再是
云端的设定。雨也不再是
相思的泪。伴随幼雏儿生长
水草最为乐意的事,尽管
那些雏儿尚不知里面的快乐
将印记到它小脑的急转弯里

鱼儿也到摆籽的时光
草丛的水已经足够的忙碌
以至于水忘却了劳累
像小梦初醒,进化被无意中描述
胚胎在某一时刻竟那么相似
鹭,小鱼儿,水上与水下的巢穴
食物链的关联者,互为暧昧之礼物

2017年6月29日15:52:33


异化或约束力

这个岛屿,漂浮如船
油沙土,才是黝黑的诱饵
被掠夺的树根,茅草
不知道痛苦,沙土默默承受

索取,一年又一年
也可以说豪夺里面所有的养分
故土蜡黄,如太婆的脸
趟过江水的车辙,隐藏于江底

每一个柴油机的突突声都无罪
原罪被探寻的时刻
该死的,不在乎有罪或无罪
自然的法则,毫无约束力

绿岛,只是称呼或象征
产出的谷物,好些已经被注入
孟山都的基因,异化
从种子开始,直至大脑神经

2017年6月27日1:15:52


河床,漂流木

江水一再退去,缓冲出戈壁滩
搁浅的木头,枯如白骨
被捡拾的堆儿,在草地上或
滩涂上,不久它们会成为
能量中的小角色

江坡顶上,小拖突突作响
这些牛车的代用品
只有我可以透视出偶然的过往
曾几何时,大江也成能源
依稀的痕迹,成了江畔的另类

江啊,我读过的这本书
有许多无字的诗,在江流里飘过
那时候你无法捕捞。时到仲夏
幸好这次行走,纠缠出
老场景,穿越出诗的思绪

2017年6月26日17:40:27


游移的江

江流,瘦到极处。没有人虐待它
芳草地,缓慢蚕食
江滩这片长满铁锈斑迹的叶
河床,以及对岸的岛屿
一直都在云影下叹息
我们这边,草地绿漫江坡。一辆
摩托,又一辆,穿过清晨
划动江湾这把竖琴,惊醒江的晨曲
渔网,期待你快些辨识它的标记
它被游鱼所累,不得安生
你一把拽住浮漂时,小木船
很兴奋。仿佛船歌引子已经奏起
江鸥几声,红了渔帆
这让诗一下从黑龙江游移到乌苏里
2017年6月26日08:54:13

天公思维

天公老的,乱了思维,几日的天气
明证着。趋势堪比
股市大幅度跌张。不说你的气温
不说你的降水,还是旱涝
或悲喜。
卫星,写真。无时无刻
量子暂时无法干预,其它新事物呢
用缠绕对话,诗在启迪

2017年6月24日3:59:14


在黑龙江的坝外

坝外,土地碧绿。分享鱼的领地
这草原,终于可以承载放牧

羊群如云,低头寻找乐趣。奶牛的背
开满黑白相间的花。

江,暂且无浪
摩托,新的功能。干掉了牧羊犬

2017年6月24日3:41:00


截句

1

雾,弥漫江面。模糊,发散。
老农告诉我,往后是大晴天、大热天。

又一天,晴天。热得冒火。他说
傍晚有大雨。直到滂沱,落汤鸡四散。

2

老农说,椴木发凉,适合做锄把。
我的锄,还有老茧磨光滑。

也光亮了。烙印在脑袋里
成世界观的一部分,思维的亮点。

2017年6月22日15:32:02


潦草的诗意

江坎上,土路随地形
弯曲向下游。两旁的田间
玉米苗在疯长。田垅上
碧绿的曲线组合出
夏至特有的画幅,它上空
翠鸟,自由自在飞翔
鸣叫声里,它在跳跃婉转的气息

田头,灌木丛勾起粉红色
的记忆,那年头花瓣被留恋
如野花之王后。田间歇息
偶尔观赏,给小憩以乐趣
打头的一站立,除草的战斗
再次打响。那时候的锄头
让本世纪赋予了潦草的诗意

注:打头的,七十年代农村生产队铲地时的掌握时间和速度的农民。一般由农活技术熟练干活麻利的人担任。
2017年6月22日4:57:26


夏至的大事件

现场漫步,在乌黑的浓云下
夏至日一步步到来,雨滴
作为天使的莫尔斯电码正
滴滴答答完成一篇节令传递
电离层,美妙的光被无情掩盖
甚至,最早的霞光也被遮盖
延时成了这一天的大事件
湿热的特征被连续抹杀
连阴雨——
冷空气的杰作舒缓了憋闷气候
人们的舒服与庄稼的感觉
形成大反差,水分和积温像是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作为田地的朋友——
诗,在这个节气同样喜忧参半
2017年6月21日3:39:51


霞光里久远的情怀

最好的风景在坝上——
黑龙江边的土坝上。我故意
使用这个极易混淆的概念
就是借代坝上的风光,秀美
我的第二故乡。地理诗
可以透视写者的心境,直白
的赞美,没有夸张。心里的
画卷罗列在眼前时,绝不
会只是惊叹和震撼,即使是
历史上的美景,眼前依然
领略原生态土里土气的命运
大江用看不见的方式哺育
两岸的国度,土地山岭溪流
都在坚守着本色,折射边远的
霞光里——久远的情怀。
2017年6月20日5:38:13


在界江边重复过去式

这个清晨,曙光隐约在乌云后面
江水消瘦的不可置信
沙滩大面积裸露在水边
水线弯曲如锯齿状,涌来涌去
白色泡沫囤聚在小水湾
沙滩另外一边,青草娇嫩
沿江坡,直到江坝顶上
这草原的地毯,让人充满想象
一辆摩托驶过。不远的地儿
羊在咩咩,它们被一束霞光照耀
得充满诗意。几棵树似卫士
瞭望着界江上下。树叶苍翠欲滴
露珠儿打湿牧人的裤脚
江鸥几声,说明这不是过去时

2017年6月20日4:56:57


黎明之光

水那么轻静,水苔浮着
随水流缓慢飘动,岸边的芦苇
几天不见已经是成年的样子
透过它的缝隙,看微薄的曙光
淡淡的粉红,被稀疏分隔
渐渐的浓,不易察觉
类似数学里在演算积分
湖岸上,路在草丛里延伸
透视过去,霞光造成的各类剪影
让人充满遐想,里面有经验
更有愿景。年老的人
感知已经愚钝,他试图通过思考
与写作业,以及摄影
减缓脑力衰弱,这有用吗
只有上帝知道。在人间,现在开始
对‘’生命在于运动‘’的格言
进行讨论,更有生命在于静养之说
证据是王八可活百岁,这些真是
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应该是诗迷茫的原因之一吧
时间啊,还是由你来验证一下
生命过程,起源还是终结更重要
2017.6.16


倒叙德胜沟

穿行,曾经的脚步量过的山沟
体现又一次,风景里
倒叙的影子书写的野史
心境,逐渐在绿色的画布上清晰
工棚遗址,塌陷的地坑
表面腐朽的栋梁。苔藓在盛夏复活

吹不枯的针叶绝对是天赐的礼物
无关森林的风,温和或肆虐
眼下的静谧,好想重复倾斜的月色
炉膛里,灰烬不再噼啪作响
盘腿在简易的大铺上,不是打坐
倾心谈吐开怀大笑,皆在缘里

德胜,多美好的字眼。它让
这山沟充满人性。恍惚一个梦
在这里尘封,永不苏醒
暗伏的期待,等故人撩开
诗的脚丫,不在乎荆棘丛生
它坦步或攀登,都是修行

2017年6月13日3:39:14


北大荒网格

三江平原,平展得无可挑剔
尤其那网格,防风林带
似鬼斧,畴划出预料之中的
田亩。那些水田可不是百衲衣
它的亮晶晶,拼凑的版画
说它像太阳能帆板绝不为过
这个季节,镜子的背面
——黑土张贴了太多的肥沃
秧苗呢,开始疯长
它们联手描画的时光,正走向
夏天的极致——
偏安一隅,丝毫不会争宠
土里土气的北大荒
盛名之下,你不必与虚无对话
你基因里的绿,坚守着生态的
灵魂,那些妄想嵌入的
——乱七八糟的所谓基因
在这儿,绝对会被网格拒绝

2017年6月12日16:47:41


河口的咏叹

河口,宽阔如一把水喇叭
天天吹奏光谱的歌谣
不过,里面总是带着
山岭和峡谷的口音。这一天
它的桥,切入了咏叹
这种链接,镶嵌到五线谱的
最为抒情的位置,而且
切分的恰到好处,后半拍
的转承,使曲子的节奏
愈加鲜明,这让蓝色的波涛
跳跃的奔腾充满梦想
加入一条江,意味着脱胎换骨
好比软件又一次升级
让测不准原理有了定量的描述
于是我的诗也变为一条水
跃入江面,它知道终点是大海

2017年6月12日6:22:27


燕窝,屋檐下

在江边,这个村子
自闯关东那时算起已超过
一百多年。它起源
在汉子肩膀上的一个扁担
两只筐,一头儿是孩子
一头儿是行装。安身立命
那些地窨子,或泥草房

不知冷暖的家,不速之客
隐蔽于屋檐下的鸟
描述了最为简约的生机
筑巢那些黑色的泥丸
更有唾液或心血和在里面
雏鸟出壳,劳燕是兴奋的
辛劳从不在乎走南闯北

2017年6月12日1:00:59


记录兴安岭上空的火烧云

这些天,乌云一直成为东北的
主题,各方言论众说纷纭
空气骤然的冷,让风如秋
黑龙江面,傍晚的云影
倒映出雨后的乌云,漫卷飞度

山野上空,西边的太阳
隐蔽在薄云后面,偶尔的芒
冲射出云彩缝隙,描画仲夏的
土地。小秧苗伸直腰杆
迎接久违的光,燃烧如火的光

诗的游走,无处不在
这一个傍晚,它的镜头突破
主管控制。甚至一再扩展
那一片晚霞,急于记录
云彩的翻滚如潮,火海惊天

2017年6月11日4:32:09


牡丹的关东情

一个初夏,七彩的海
就有奔腾的浪花涌在脚下。
林子深处,花锄在
一次又一次解开它们的,密码
在东北的东北,时光的寒流
还是不断搅和
原本就迟来的温暖

花神独钟辛勤。芽孢不再神秘
花蕾,一年年添加
关东性情。东方巴黎——
雪城之夏,分享华夏神韵
姚黄流金,魏紫传香
诗流连至此,都想成一花瓣
即使遗落,也在她的裙下

2017年6月5日05:30:47


艾草和菖蒲

这一块领地,暗藏的草香
被五月掩埋
晨风吹过,潮湿滴入泥土

蒿草叶子翻转出两面的颜色
又一次解读
昨日的传说,蛇或诗歌

味道的因子,取材于根的固执
相对于进化论
诗的生命真的过于短暂

湖水那么静,菖蒲的花药
漂浮在一块不散开
以此演绎,聚散离合里的缘

2017年6月1日20:53:56


六月,想象一段行走

打破宁静,来自鸟声
与林间挂在树杈上的清晨的笼子
有关。照进的光线
并没有倾斜时光的本意

鸟鸣在不经意间,引导出一段
六月的故事
路人,在这个时节
习惯如此。默认色已经翠到极端

这一段路,两旁的田地
万变不离其宗,它的脑海里
烙印比地势还要顽固
再往东边,大江更是亘古不变

浪涌,拍打岸边时
诗意到了澎湃那一段,青年们
学到的知识,像是土壤里的沙石
正把锄头蹭得铮亮

2017年6月1日02:46:36
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