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天荒一隅

网刊《大诗界》二月号(总91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 07: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17-2-28 19:18
辛苦天荒及编委们!

蜀道姐好!

什么时候有闲时了回来——这里是家,平安而宁静。但又不失内心的那一份澎湃!

点评

一直都在啊,所有作品基本都存于此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 15:27
发表于 2017-3-2 07: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定南朱曦 发表于 2017-3-1 13:46
已转发至《博客中国》http://yyxszx.blogchina.com/742354977.html#article

谢谢朱曦!希望有更多的宣传与推广!!
发表于 2017-3-2 07: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一隅 发表于 2017-3-1 23:48
已做修改。谢谢老师指正!

再表谢意!辛苦!
发表于 2017-3-2 07: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对新主题的回帖外,今后我们将会用更多一点的时间,对网刊的诗作做进一步的阅读和评论,而不是诗到网刊止。
发表于 2017-3-2 15: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7-3-2 07:03
蜀道姐好!

什么时候有闲时了回来——这里是家,平安而宁静。但又不失内心的那一份澎湃!

一直都在啊,所有作品基本都存于此呢。
发表于 2017-3-28 18: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城之歌 / 菩提叶

 



    那些眼花缭乱的ALS,令我茫然无措。全球变暖,我却抱着冷寒入画,用一串冰融的虚词,书写,与春天,与桃花有关的诗句。


冰城之歌

  ——谨献给世界渐冻人纪念日
    
那夜在围城中,提着灯的萤火
在命运长廊徘徊
一个寒颤潜入,就像从一首诗中
碰乱了一个生僻词汇
那些眼花缭乱的ALS
令我茫然无措

全球变暖,我却抱着冷寒入画
在锦绣的设局里,沉潜
并“相忘于江湖”
一半守候故土,一半渐入膏肓

肢体寸冷,似曾相识的美人
隐退了妆镜
笔尖上的烽火越来越黯淡
不甘沉沦,穿越掌心三条命线
失手打碎多少旧句子

这不是汉字英雄
不是昨夜笙歌,不是寒夜的地下铁
没有一个词语
专为我打造下一站的地名
我不想假装镇静,其实
无人时,我常常惊慌失措
曾经那些缠绵悱恻的词语
和快节奏的脚步
与泼出去的水一起倒掉了
似水轻柔,视死如归是历史剧
偶像,流过秀发唇线
“坚持”是大痛后的无奈

像在绵延千里的峭壁中寻古
一阕古词的尽头,摆一个ye手势
请不要悲哀,有些旧句子
总会在某个时辰
重叠,或错位

是的,天很黑,影子禁不住孤单
如果不是那么遥远
背负的天涯又那么沉
怎么会从一个磁卡走到另一个磁卡
电梯,升升降降,每天都是穿越
背景音乐是流亡的主旋律

行色匆匆的脚步,与空想的行为艺术
在静夜,总会把音符吹到永恒
天道,包裹了尘埃的味道
暖气的温度显然很低调
我也一样,偶尔横穿双黄线
想挤上命运的末班车
可惜,思维操纵不了行动

夜长天短的日子
适合与智能手机依偎香眠
傲慢的躯壳,软下来,一指禅
触屏到闪烁
照亮隔世离空的人间烟火
抵御突发的风寒

信息柔情,任凭梦想冻僵
也要用暗夜熬炼的话语
暖暖同命相连的你
请与我隔着一尾暗香打通灵犀
用微红的表情置换情话

在宿醉的日子,分分秒秒
堆起奢华的心跳
我周身的仪器,如此精确
一次次呼叫着乳名
这是生命的祭
而我是羔羊

就用最后微弱的气息
一起吹灭小蜡烛
让世界黑暗一分钟
不要听此刻的喘息是否均匀

我们最后祈祷,相守
就像守着大唐江山
一匹锦,三叠运筹,九道关
不离不弃

酝着春意,刻着浮生
一串冰融的虚词
与春天有关,与你们有关
与春水或桃花有关
哪怕与我无关
我也要用最美的诗句
为你,长久的吟唱

    2016-06-06


*谁与我共秋寒



逆风,呐喊,勾兑一把眼泪
甩给不施粉黛的故土
微寒的斜阳还剩几抹绮丽
留给缄口之后的我

这寒,尚有余温
可以不煮不烫喝下去
就算一场宿醉
用来进补、泻火、吐故纳新

醉秋,那杯余醺能有几度热
能抵住你宽厚的臂膀?
而我何时能饮尽这一秋的心事
为自己驱寒



即使不曾留下爱
不曾留下恨
亦不会整夜地对着夜色行吟
招惹蠕动的心绪

二十四个节气,就是二十四个穴
有几个死穴没被你点过
霜降后的惊颤和温热,很诱人
我在命门穴上,画了一朵梅
等待雪压枝头



霜降秋深,异乡没有倾城月
一阵风,踏破遥远
窗前珠帘叮咚,挂满疼的呓语
这些当作了私秘暖心
此时秋情重,不应有恨

长夜可以来一场穿越
看落叶纷飞,好女子腰如约素
温柔城池抛不开的悲欢离合
那柔情,那执念,那多病的美
谁为她扶正倾斜的身影



伤逝的秋,你像疲倦小虫
浅尝生活沧桑后的昏昏欲死
甲醛,针管,以及你最怕的牙医都无法让你清醒
你在梦中浅笑,享受不为人知的欢愉
我哭,举起自己的骨头
狠狠敲响一个人的宗教

疼儿,与我合二而一吧
我们披着霜色的衣裙,等霜月
即使弦断指冷,孤影只身长
至少与你有寄
共秋寒

    2015-09-12 20:00


*红尘


里面的文字,是会做游戏的小虫——题记

◆屈到病

风声雨声雷霆声
鸟鸣蛙鸣蝉鸣声
倒悬的云,洒下三万烦恼丝
冷暖四季白昼暗夜
万般幻象对准我浅浅的影子
如诗一样穿透

莫怪我恋上魔
我只是一个没有道行的
小妖

◆患者

请爱我恍惚飘曳的姿影
和持续高烧的呻吟
请信我每一次苍白无力的陈述
“其言也善”

磁体、梯度、射频
电击,火疗,磁共振万针穿心
我美丽的曲线与一个裸魂抱在一起
所持,所守

即使八十一根消魂钉穿进肉体
吻和烧毁的夕阳中
我的笑
呈现刮骨后的红晕

◆综合症

在时间的轴上
一个红与白的混血儿
走过虚拟之门

幻灭爱恋
那些细若游丝的疼终将残烬入心
灵魂的拾荒者
在退潮的沙滩上
收集驱壳

◆今夜衰老

秋夜,罂粟的瞳
目睹一场错过白昼的生死恋
被檫伤的小芦花
一夜白头

从种子到种子
生死契阔一如老化的桎梏
里面的文字
是会做游戏的小虫

    2015-09-30


*子夜书


当所有的子夜都耗尽
必用一朵纹刺的罂粟遗言
我要在死结上用美与善封印
肉身之外,是痛后的世界
一个人的天堂
异常纯净

厌倦了假面的喧嚣
和纷至沓来浮华
我看到千人千面的世界里
唯有镜相,占有一滴纯
而镶嵌在人性中的心肌毒素
从来没有解药

掸去尘嚣回到往昔,痛定思痛
在胸中苏醒的诗,很静
作为谶言
我必须忘掉那些绝美诗句
忘记写诗时候的泪水和孤单
失忆,其实很美

尘埃逗留在窗子下
书里的有一线稀薄的空白
漂洗着私语
让一切空下来吧
包括我挤满浮尘眷恋的眼神

    2016-06-05

*行走的草

行走江湖,决计不沾一丝尘念
把爱,全都抵押给净土
和低音域的梵歌

草野,是一个人的
要关闭好前朝的风雨
我这多病的女子,走不得歧途
必须脚踏净土
填写字正腔圆的歌词

偶然想起,温良至善的夜
嗅到的草木香
怀抱神性,安抚深爱的人
物质的星光白得耀眼

词语的瓦下
很多缘起的细节,躺在草丛中
像一幅矢量画
由绿变黄,像慢煲药膳
调养夕阳

    2016-06-13


*时光尽头的恋人

在时光尽头
请原谅我悄悄沉溺
苍茫千顾的爱,越过了试情石
就是往世
请与我笑着告别,并清零

那些曾经、过往
和无法重复的日子
在草样的屋檐下,你许我专属的爱
在一粒空谷壳里预热,发芽
已备足沉甸甸的记忆

而我们的恋曲,反复燃烧
以致搭上所有的诺言,和花开花谢
我无可救药的爱上苍白
爱上失忆

和长发一样
频频多情缠绵却越来越短,
一切发生和消亡,无需追问因由
恋人,我信你
在时光尽头,一定会留下最纯的
空白

     2016-06-18

发表于 2017-3-28 18: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网刊,我们编选了菩提叶如上的诗作。及两篇评价菩提叶诗作的文章。
发表于 2017-3-28 18: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岸花,彼岸盛开 / 宋清芳

 



敲击键盘的手指迟迟没有落下来。一遍遍听《冰城的歌》,一遍遍调节自己。此刻,万家灯火四起,我还是坐在这台电脑前,还是在这扇窗前,可思绪仿佛又回到十几年前,回到杰出论坛,回到菩提叶那间屋子,听她轻轻地熬粥,准备早餐……      
人是最喜欢忆旧的吧,幸好生活那么匆匆,我们顾不得去想太多,忽然间就都白发纵横了。杰出论坛成为了历史,和叶姐联系的也少了。在尘世的洪流中,我们奔波在各自的轨道里,一边看尽繁华,一边心香一瓣,总以为来日方长,总想着再等一等。    
这次,我不等了。     
很多人为她选诗,为她的诗集出版忙碌着。当我昨天得知她委托我做序,就一口答应了。后来想了想又请示欣茵姐,说我没写过,我也没出过诗集怕辜负她,她说,姐姐信任你就写吧。是啊我还在矫情什么呢?很多时候我为自己所想所做惭愧不已,就像和叶姐之间曾经的来来往往,和后来的言谈之少。我说看看叶姐吧,而她说要留给我们最好的回忆,拒绝让去。忽然泪流满面。我以前做事从不后悔的,可是在五台山听到猴头L的讯息,我后悔永远不会有的一面之缘。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晚,我知道那个美丽的女子——菩提叶,正在用心灵焚香,以双手合掌的安宁,坐看云卷云舒…… 
现在,我的内心一片温润。     
此岸花、ALS、渐冻人、李忠建、菩提叶、晚霞、莲花,我知道这些词语之间一定有某种神秘的联系;我知道叶姐看到我写的这些不会心灵紧缩,而是会心一笑;我知道这个奇异的历经坎坷的女子即使偶尔慌乱,也一定会用心经消除雾霾和灰暗;我知道此岸花开,彼岸接引,这个才女不会输于一世的生生灭灭!     
因此,我心安静起来。      
我不想调整上面打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我知道每一个词语都是经历,给我们回忆。而所有的回忆不需要都那么完美,拥有安详和慈悲,坦然面对所有命运给予的,一定是叶姐和我们共同的心愿。    
“酝着春意,刻着浮生/一串冰融的虚词/与春天有关,与你们有关/与春水或桃花有关/哪怕与我无关/我也要用最美的诗句/为你,长久的吟唱”这是《冰城的歌》是她献给世界渐冻人纪念日一首诗的结尾。这样一点点见证自己生命过程后,依然向往美向往春天的人,让我心生敬意。       
每一个生命的存在和消亡,都有命数。我非常相信这些,而我们只不过是拥有现有的皮囊,在俗世里行进这一段距离而已。下一刻,我们都会有不同的容颜,讲述着属于自己的语言。我们都是,因此我们不必忧伤。“天见冷,切莫喊天凉好个秋/心寒与举目无亲/只是一枚叶子的距离,而花/没有曾经和以后”《走向花的时间》里,叶姐能洞穿人间冷暖,以走向花的禅悟理解尘埃,让人多么安慰。       
想起叶姐刚查出得了ALS病,我联系上她时,我说姐,你读佛经吧,菩萨会护佑你。她那么虔诚地说,我每天默念好多呢。忽然想起“菩提叶”这三个字有着多么深的内涵,我却自以为是。她必是菩提树上一片叶子,只不过是秋华时,她需要再生!所以我们不要去怪怨命运什么。正如叶姐所写“当所有的子夜都耗尽/必用一朵纹刺的罂粟遗言/我要在死结上用美与善封印/肉身之外,是痛后的世界/一个人的天堂/异常纯净”《子夜书》    
叶姐诗歌语言呈现出来的韵律美,如古琴悠扬,诗歌里面爱情真挚,亲情感人,面对沟壑谈笑风生,遇到红尘一笑而过,古韵和现代诗有机融汇带来的陌生感和新鲜感,会让你耳目一新。这些大家会在诗集里能充分感受得到。十几年来她不注重发表,一直默默写着、爱着、走着,让人心怀敬意。她那么爱美,我记得她窗口自己弄的风铃;记得她壁柜里各种花色的衣服;记得她出门要打口红,要试穿衣服;记得杰出论坛时她无怨无悔地付出;记得她为别人准备的行囊,记得我和她一起买早餐时说过的话……       
往事依依,而我现在总喜欢沉默。因为很多时候我感觉语言那么苍白,不能淋漓尽致。这样也好,留一些空白给句子,留一朵花开给以后,留半壁翅膀给香火,多好!      
就像现在,我要留一本经文、几声木鱼给此岸花,留太多祝福给菩提叶,留心的舍利给我们的来生,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安排。     
此岸花,彼岸花,都是花开。        
菩提一叶,花开莲现,捻香的双手有了光影的味道! 

2016.9.27  21.21

发表于 2017-3-28 18: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美渐冻花 / 文心若水

 



——病中的菩提叶,及其诗作《冰城的歌》



如果不是认识菩提叶,我或许永远不知道“ALS”为何物。这个生僻词语的背后,是中国30万渐冻人病患者的挣扎,而菩提叶不幸成为其中的一员。根据百度搜索,“渐冻人”是患有严重的神经肌肉疾病———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简称A LS)的人,该病被世界卫生组织确认为五大绝症之一,由于患者全身肌肉组织萎缩,活动能力逐步丧失,身体好像被“冻”住一样,故俗称“渐冻人”。
在菩提叶还没有真正弄明白“ALS”的病症与残酷时,失语,首当其冲成为她病情发展的一个最大特征。当内心的想法,再也无法通过语言表达时,那一纸来自北京权威医院的诊断书,还有“那些眼花缭乱的ALS”,就像生命的信号灯,在命运的长廊里忽明忽暗的闪着诡异的光,“令我茫然无措”。所幸,她还有一支笔,可以让她在失语的世界里,犁出一片净土,种植爱和希望,坚强而诗性的活着。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博弈。但无奈的是,所有的结果都可以预知,而且没有逆转的可能。这于任何一位渐冻人患者来说,是绝望的,仿若站在黑暗的深渊里,永远看不到光明一样。伴随失语而来的,是吞咽功能障碍。由于不能灵活控制舌头和口腔肌肉,菩提叶每吃一顿饭,都要耗费两三个小时,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咬的唇齿流血,甚至有时候,连喝水都会呛到面红耳赤,不断地咳嗽,导致肺部经常积痰而发炎。每个晚上,她常常被一口痰给堵醒,
不得不爬起来吸痰以免窒息死亡。生活是如此惨淡,让人不忍睹视。然而,再灰暗的人生底色,如果被一种信念注入了诗歌的气韵,便有了鲜活的色彩。我不得不说,菩提叶是为诗而生的女子,也是用灵魂写诗的女子,在饱受病情折磨的时间里,她以强大的意志力,抱着对诗歌对生活的热爱,创作了一首又一首诗意盎然,情感饱满,意蕴丰盈的诗歌。这些诗作,不仅仅是她对生活的感悟,更多的是凝聚了她对爱对生命的渴求。
在与菩提叶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和她建立了深厚的姐妹情感,并在诗歌里惺惺相惜。隔着一道屏幕,我无时不刻地感受到一位诗人内心的善良、悲悯和坚强。她用她的乐观还有积极向上的心态鼓励并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朋友,以至于我经常忘记她是一位重病在身的柔弱女子。患病期间,菩提叶通过东方丝雨渐冻人关爱中心的微信平台,一次又一次用诗歌的光芒,温暖每一位渐冻人患者的心,激励他们“从晨起的一声问候开始/做该做的平常事”,像史蒂芬·霍金那样抱着“活着就有希望”的信念,微笑的活着,“让骨骼像一杆旗/昭示/生命的熔岩是如何,从火到冰,从鲜活到陨落/魅力之花却一路开放”。
随着时间的推移,菩提叶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2016年3月,患病一年后的菩提叶,全身肌肉开始萎缩,并且完全丧失了吞咽功能,只能依靠插管鼻饲来维持生命。这个时候,她的手腕活动功能也退化了,只能用一根中指,一字一字地敲出生命的颤音。偶尔,她也会悲观,会绝望地对我说:妹妹,
我生不如死,再也不想活下去了,这也许是我最后一首诗了……然而,第二天,她还会一如既往地履行我们的约定,为我“送”上一杯咖啡,告诉我她平安无事。不久,我又会看到一首新诗在她的“一指禅”里顽强地诞生。
诗歌《冰城的歌》创作于2016年6月,这不仅仅是菩提叶患病后的心路历程,也是她献给世界渐冻人纪念日的礼物。这个时候的菩提叶,因为全身肌肉萎缩已经行动不便,且呼吸间歇性困难,时不时的就要借用呼吸机来帮助呼吸。诗歌的开篇是沉重的,命运让她像一只提着灯的萤火虫,如此弱小,“在命运长廊徘徊”。“全球变暖,我却抱着冷寒入画”,一句话,便诠释了渐冻人内心的无奈与悲凉。这是一群需要被关注和关爱的群体,他们生活在日渐寒冷的世界,每天都要依靠非凡的毅力与死亡抗争,那份痛苦与挣扎,是我们常人无法想象的。生命的火焰,正如诗人“笔尖上的烽火越来越黯淡”,却又“不甘沉沦,穿越掌心三条命线/失手打碎多少旧句子。” 明天是那样的渺茫,生与死仿佛只在一瞬间,巨大的恐惧感,时不时地笼罩下来,“没有一个词语/ 专为我打造下一站的地名/我不想假装镇静,其实/无人时,我常常惊慌失措 ”,这样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强烈震憾着读者的心,也反应出渐冻人在黑暗深渊里的痛苦与绝望之情。
我喜欢诗人刘虹的一句话:诗歌是我俗世的飞翔。寒冷冻僵了菩提叶的肢体,但是,诗歌却赋予她一双梦的翅膀,让她如此美丽圣洁,并诗意地翱
翔着。不放弃,不妥协,“一阕古词的尽头,摆一个ye手势”,是菩提叶用如水的柔韧与沉重的命运抗衡的真实写照。她用诗人悲悯的心和大爱的情怀,找寻尘世失落的善与本真,“任凭梦想冻僵/也要用
暗夜熬炼的话语/暖暖同命相连的你”,哪怕自己不是渐冻人病患者,“我也要用最美的诗句/为你,长久的吟唱”!
菩提叶,我亲爱的姐姐,你是6·21世界渐冻人纪念日的主人,注定以悲情接受无可逆转的命运,但你又是生命的强者,用诗歌的清水,浇灌纯洁而孤绝的美。如果有一种花可以形容你,我想说,你是最美渐冻花,在冰天雪地里,擎着爱的信念,以新生的力量,辽阔的诗情,拥抱生命之光!

发表于 2017-3-28 18: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叶走了

我们很怀念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