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0|回复: 0

冉杰诗选||《三峡诗刊》第40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4 23: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宿达州城(三首)

    1
听雨


夜如半山腰上的落叶,一片片覆盖我的脚印。
来的时候。
风抓住我的衣袖,那远去的鸟儿只留下了一丝孤影。
身后的脚印还在弯曲着,犹如铁山林中那朵盛开的芙蓉。
西下的余晖成为瞳孔中一个辉煌的圆,
伸开的手掌,似乎已成为圆心。
而那高耸的铁山,就是儿时滚动铁环的支点。
远去的鸟儿,却将这片铁山当作思念的风筝。
雨,在淅淅沥沥地下,犹如鸟儿飞翔的姿态,在州河‚中的倒影。
林中的雨声,穿过余晖,抵达耳膜。
你是否听见那一声声呼唤归去来兮的声音?
而那鸟儿和夕阳都将远我而去,剩下的只有脚边的落叶,
还在承受雨的浸润和夕阳的照射。
孤零的那片落叶,不知何时才能化作春泥护花?
而我站在铁山听雨,看山下的一缕炊烟,
莫非是鸟儿飞翔的痕迹?
雨滴拍打着轻盈的炊烟,是那般地抚媚,又是如此地浪漫。
轻盈地,是鸟儿飞翔的英姿;抚媚地,却又是余晖的洒脱,而浪漫却是雨中飘逸的炊烟。
雨中的我,却如铁山,在不停地相互呼与吸。

2
这个春天,盛开在远方的枝头

远方的枝头,在淅沥的春雨中拔节,
那种望月的阳光被陋室的玻璃折断——
满地是桃花般的血。
枝头拔节的音响恰似骨骼噼噼啪啪,
又如儿时玩耍的鞭炮,
而我已经丢失的火焰呢,却深埋在岷江流经的沙滩。
残阳般的星星火苗,在煎熬从未破土的种子。
这个春天,永远盛开在遥远的地方。
我们却因为遥远而遐想,想象万紫千红的温馨,想象万花丛中蹁跹的飞蝶;
我们又因遐想而美丽,美丽成一片青翠欲滴的庄园或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
遥远而美丽的春天,在远方中盛开,永远。
那根七里香呢,已绽放出缤纷雪花;
而那瓣梅呢,或许还在遥望冬的到来。
就或许一朵不经意的小花,盛开了我远方的春天,
永恒地、丰盈地。

3
KTV里的歌声

一片歌声穿透心墙
开放成一瓣炫艳的桃花。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
敲打此起彼伏的声嘶力竭。或许躲过的
才叫洲河边的杂草
而塔坨的顶尖早已把月亮撕成了两片
一片叫麦子,另一片叫稻谷
麦子与稻谷的爱情却不叫成熟
只有kTV里嘈杂的嘶叫,才让歌声
真实地飞扬

KTV里的歌声爬上了站台小妹的脸。满脸间的
皱纹在嗨歌里荡漾,有一种笑叫苦笑
比苦笑更难看的是皮笑肉不笑
无论你袅娜的身体弯曲如蚯蚓
如爪的歌声钻出,也会把你撕成一片
血淋淋的现实。哪怕你的青春
比纸薄

满夜飞扬的歌声在链盘上跳动
屏幕的画面比手势变化更快
每个嗨歌的人都掏空心室
不停地尖叫,也不停地颤抖
歌声与月亮相隔,只有一块木板
但比木板更硬的是水泥
比月亮更柔的是水
那KTV飘荡的声音在水与水泥间穿来穿去
却不是歌,只是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