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2|回复: 0

诗天下●诗选‖诗奔流(03期)总035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4 0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像葵花一样老去
‖琴匣

羊儿走过那道绿坝就不见了
必须躲开粘稠的目光  绕过一排发亮的刀铺
抵达你  我看到
我少年的情人 在月光下梦回唐朝的一粒朱痣
我亲爱的手足 在合欢树下进行最后的杀戮
我看到王侯将相走向最高的山峰
我看到穷人选择向阳的山坡遍植葵花

像葵花一样老去
月儿 你是我此刻唯一温暖的词汇
但我的仰望 不对夜晚开放
我的屈辱和光荣 不可言说

乌云后面的湛蓝
‖魔头贝贝

乌云后面的湛蓝。
一树桃花般的血淋淋。
水壶里的沸腾。像青春近在咫尺。
茶叶沉到杯底。如人到中年。

白纸上词语投下阴影
——贴住嘴巴的封条。
从鹅黄女孩到细雨母亲
只需要一道闪电。

只需要一滴露水
——这被来回翻炒的一生的一夜。
2016.8.16.11:28

写在鸡年
‖蝌蚪

听不到鸡鸣
那就多睡一会
买不到活禽
也就不用磨刀了
即便不小心踩了狗屎
就权当好运气吧
在这座城市的这个年末
我理解刀的寂寞
目睹了田园的快速消失
清晨时分,当我走过烟花爆燃过后的街巷
遇到很多遛狗的人
七八只鸡扑棱着翅膀
从记忆里跑来
2017-1-28

春色
‖谷冰

活色生香,生两仪
四象的一十六条腿儿
窗花在水晶上演绎歧黄之术
朝露顽皮,T台秀滑梯绝技
久蓄凌云志的梅花
嫌雪太浅,太淡,经不起
绿萼的纤指推敲
从寺庙里走出的和尚乐了
艳字当头,阮囊们
已不用去当铺
羞涩
2017.01.28.

固体的冬天
‖孙启放

多么干燥的冬天。固体的冬天
全身心对付牙痛
口腔中塞满固体的痛
却让鼻血流下,尝到之中的铁锈味
属于少年时所磨的一柄柴刀
我仍然记得
少年院落里成堆的干柴
选择最硬的一根
将冰凌敲碎成白色的盐粒
口中喷出白色的气雾
风流动了,液体玻璃一般
这无关紧要
固体盐粒释放出液体
有一点就行
如同流下的鼻血,有铁锈味
如同柴刀有一线锋刃
冷冷的亮着
春天,你就不敢不过来

布考斯基
‖薄小凉

来吧,喝酒
忏悔
这是一天要做的事
这是一生要做的事
你肮脏,暴力
带着血腥,汗液,异味
从科罗纳街的蟑螂苍蝇中来
从洛杉矶桥下凹洞流浪汉中来
从会做墨西哥煎卷的女人身上下来

你信奉萨特“以暴制暴”
用诗歌反抗世界
你把丑陋,罪恶
赤裸裸地写在纸上
无数首诗
那是无数次绝望

赌马的你
吐烟雾,吞威士忌的你
邋遢的你,疲惫的你
流泪的你,狡猾的你
迷人的你,会让一个女人离开
又折回来的你

你这个妄图推倒政府的狂徒
只不过推倒酒瓶,女人
很多女人,有孩子的,没孩子的
女人
你混蛋

我爱你

春联
‖原色土

年年贴,年年新
我们不能在颜色上游走
我们必须在内容中筑巢

把越冬的候鸟唤回来
敞开春天的门帘
老树吐新芽

雨夜
‖来来

幕布已落下来了
身体里还有一点光,不肯熄灭
灵魂的缺口,还有一道缝隙
不肯闭合


像一个怪兽,在黑暗中小声的
吞噬我
又吐出我

投影
‖清颜

北方以北
穿过防护林,你要去哪里?
河水不再歌唱
鱼和鸟的故事已经结冰

炊烟画出羊角,花鼓
人间是一片青草地
我依着江畔独眠
酒杯中滚动着黑色玫瑰
就像你熟知的颓废
慢慢蒸发

仙瀑
‖都市乡愁

带着兴致
进入白水寨大道
风景区无风
已觉心旷神怡
白色楼房的背景
仙瀑从山顶
将哗哗的流水声
从晨曦中剥离出来
打破山的宁静
并沿着我的目光
像白色流云
向山下输送生命之源

这清纯的圣洁
把派潭镇洗涤得山青水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