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0|回复: 3

朱曦:诗学碎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20: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语言是表达情思的工具
如果诗人作家运用语言表达不清其情思
那就只能靠他自圆其说了,谁也不可能懂
表达不清的原因,是写字者违反了汉语法规则
2.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此句无语法毛病,但有逻辑毛病——
原因是黄河之水来自巴颜喀拉山
而不是天上
3.
汉语法规则
是汉人传情表意的轨道
一旦脱轨,其情其意
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4.
汉语法既定规则的改造和创新
必须建立在“约定俗成”的基础上
离开这一基础,一切“改造和创新”
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从而
使汉语变成正常人看不懂也听不懂
只能让患了幻听幻视的病人
去胡猜乱想和误解误读的哑语
5.
有规则的语言运用
是想象力的依托
虽说汉语言的改革和创新是必然趋势
但是要循序渐进,潜移默化,不能操之过急
可是,在当代诗创作领域里面
我明显看出——诗人们
企图将汉人的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
异化成肢体语言,甚至疯言疯语
此风断不可长
6.
人类自由鲜活的情思
不喜欢戴着脚镣手铐高歌低吟
未来的新诗坛
属于自由自在表情达意的
崭新的意识领域
任何人都不能用任何框框套套
猥亵“自由情思”这个美丽灰姑娘
7.
有诗趣即诗
诗趣者——
情趣理趣物趣是也
无趣之“诗”
清汤寡水,淡然乏味
非诗!简言之——
诗,是诗意呈现
情理物三趣的文字
此三趣乃天文地理人情使然
非诗人一厢情愿处心积虑可以求得
发表于 2017-1-12 17: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六、七,但对语法部分不敢完全认同。在新文化运动前,中国是只讲文法没有语法的。现代汉语语法是舶来品。

又,诗主形象思维,不能套死在逻辑思维里。当然没有三段论式,不等混乱。诗的混乱是由于整体思维的不清晰而非逻辑问题。

现代的一些诗篇里经常出现因为、所以,而,而且之类的词,语法是通顺了,但晦涩者,依然令读者不明白。所以又不是语法问题,而是诗家的有意隐匿。

如黄河之水天上来,不是描述黄河的源头,而是诗人想象其高远如同来自天上。如果在“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之间稍加一词:君不见黄河之水像从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符合逻辑,也更符合语法了。但一个像字的介入,诗的气势没了……

所以诗的语法、逻辑问题,主要的是能够让读者理顺,而不是越理越乱。其实当下诗里,为了语法的通顺是不少用诸如:因为,所以,而,而且,但,但是……的。但一些诗照样的让你看不懂、理不顺。我以为既非逻辑问题,也非语法问题,而是作者的思想、思维问题。他要蒙胧,他要晦涩,他要的就是让读者似懂非懂。他或许以为这样会增加诗作的“艺术魅力”(假如确实有深刻的内容,读者透析这些蒙胧、晦涩之后能获得新觉悟或启迪、共鸣,那自然是可喜的。但若原本内容空泛、无聊、无出新及通篇陈词滥调……)没想到读者一撞墙,是必定要回头的。

                  2017.1.12复于大诗界
发表于 2017-1-12 17: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朱曦诗友,望多交流。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11: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7-1-12 17:04
喜欢六、七,但对语法部分不敢完全认同。在新文化运动前,中国是只讲文法没有语法的。现代汉语语法是舶来品 ...

有道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